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杰埼】电影(竟然忘了写有这么一篇,很久以前的旧文)

埼玉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是一大片黑暗,身下是硌得慌的坚硬质地,形状古怪,有许多不规整的棱角,他伸了个懒腰坐起来,就开始慢慢接受起自己的境况。

冰冷的像是金属一样的坎坷不平的地板,无头无尾的黑暗,寂静的空间,他尝试用屈起的食指敲敲地板,充满空旷感的回音就席卷了他的耳朵。

这是哪里?

他确实该在家里睡觉才对啊?

他坐着,用拳头抵着脑袋思考,却只是一无所获,他所处的是一个密不透光的空间,又安静,又安定,毫无可供思考的头绪,就在他决定放弃思考轰个洞出来看看自己所处的位置的时候,他屁股底下的地板突然震动起来,伴随着喀哒喀哒的声音,一边轻微地左右晃动,一边带动着他的身体滚动起来,这是他从未遇到过的情况,直到地面倾斜九十度,他顺从地心引力的呼唤掉将下去,能看到的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他听到噶吱噶吱的某种摩擦的声音,流水的声音,还有模模糊糊的人声,他觉得那人声似曾相识,音源又在上方,不由得愣了愣,本想着随便掉到底看看,还是抓住了壁上一块凸起的部分,做了爬上去的准备。

攀爬对于埼玉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想到这也许是与认识的人有关的场所,控制着攀爬的力道,进度比他本身正常所应做到的慢了不少,水流声停止过后人声的声调突然向着激动的方向拔高,内容依然让埼玉听不清楚,然后他攀爬向上的壁以至于整个空间剧烈震颤起来,直如同地震,剧烈左右晃动的空间突然轰隆作响,哪怕是埼玉一时也不得不手脚并用地扒在墙壁上。

这家伙到底是谁?够能闹腾的……

空旷的空间里满是哔哔哔的像是杰诺斯做记录和分析时会发出的电子音,空间很快稳定下来,人声却消失了,埼玉撇撇嘴,继续以稳定地速度爬行,电子音给他一股子浓浓的杰诺斯的风格,使他对于所处地点的猜测欲一下变得浅淡了许多,他不是没有想过借着墙壁跳上去,但是手心里像是被精心打磨过的墙壁的凸起部分让他下意识小心翼翼,只得一点点抓稳了再上爬。

他不知道稳定作响的嗡嗡的震动声持续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到底爬了多久,他到现在为止还是穿着睡衣,行动远不比英雄服装方便,很快他看见蓝色的光源,光源在比适才要更为宽阔的地方,巨大的球形让他觉得似曾相识,他没有多想,因为有股气流从更上方传来,吹动着他松松垮垮的睡衣,以及他没有头发的头颅,所以他很快又往更上方爬去,手脚并用,比刚刚更稍快了几分。
上面的区域再也不是底下那样漆黑一片,即使只有一些微弱的,从巨大球体映上来的光,也足以令埼玉视物,从而加快了他前进的进程,但大概是处于脱离黑暗的喜悦之中的缘故吧,埼玉一不小心在上方更为曲折复杂的结构中走过了头,走到了一个特意被设计单位平台上,他感到气流消失,左右四处探索却迷了路,走到小平台中央的时候突然见到一堵墙似的屏幕,那屏幕里是倒退的街景,他直愣愣盯着屏幕,缓慢地坐了下来。

怎么回事?是电影吗?

场景有些眼熟,怎么没有声音?

找路找得也累了,埼玉索性坐了下来,看着色彩真实的如同人眼视角的场景,当作电影看了起来。

无端从家里到了这个地方,又无端爬了许久的墙壁,更是无端地在这时候看起了电影,即使如此,荧幕里的一切还是令埼玉静心看了起来,他看见自己常去的特卖活动频繁的超市,king的家,突然间快速倒退的街景,常去的公园,英雄协会……各种各样的地方,还有索尼克,道场的老头子,很多各色的人,简直就是他生活着的四周,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视角看待那些事物的存在,不知不觉看得入了迷,连为何会在这样的地方看见这些都忘记了。

埼玉坐在平台上,就像他平时看租来的三流搞笑电影一样的入神,突然间他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觉得影片有什么不对,他闭着眼拼命回想身边的人和事,突然睁开眼,想起了自己所一楼的最要紧的部分。

杰诺斯在哪里?

影片中唯独少了与他朝夕相处的弟子,埼玉突然间意识到这一点,莫名地坐立不安起来。

他终于开始认真思考他到底所处的位置,目光从影片的方向移开,开始在平台上踱步,他想到冰冷的金属触感,坎坷不平的壁和地面,会倾转的空间,属于机械的轰鸣声。他没有注意到平台的倾斜,屏幕里出现的怪人,场景的跃动感,用作瞄准的红色圆形光效,被甩动的巨大离心力,他只是突然想到一开始听到的模模糊糊的熟悉的声音,他想起声音的主人所属,也突然间明白了自己的所处的时候,他所处的这个狭小的空间突然被刺眼的日光包围,从缺失的那个大孔向外看去,只见掐着杰诺斯其中一只眼珠的怪人站在那里很猖狂地大笑着,结果最后他连怎么把那家伙揍出一个大洞的都不记得,从缺口下跳落在地面上形成小小的坑,回头就看见了比他现在要大的多的杰诺斯的瞳孔。

“老……师……?”

“啊,是我。”

“您怎么,会变得……我马上带您去找协会的相关人员……!”

“等一下杰诺斯!”

刚刚被生生拗断的手脚根本不足以令杰诺斯站立行动,改造人马上跟断了线的木偶似的又倒了下去,埼玉凑到因为不甘心而低垂的眼睑前,用手撑着杰诺斯的鼻子盯着那只失落的眼睛,半晌叹了口气。

“怎么看都是你这边比较严重啊。”

“我的事情没有关系,老师的身体才是最优先的!”

“你啊……”

埼玉噎了一下,想到适才在杰诺斯身体里四处晃荡的自己,和一看就知道是为了找他才到处拜访的杰诺斯,不由得暗暗愧疚,他用点力敲敲有着裂痕的杰诺斯的额头,想起这家伙体内奇妙的结构,看着杰诺斯认真的脸,又无奈地笑了出来。

“杰诺斯,变小啥的,其实是为了适应巨大反差的环境而做的训练,所以别操心这件事了,我帮你拨电话,告诉我手机在哪。”

之后用小体格一跳一跳地完成了拨号工作的埼玉,在迷迷糊糊恢复成原来身体的半个月后,从连衣帽的兜里掏出了米粒大小的杰诺斯新型号,那就是另外的烦恼了。

总之,请让我们先向库赛诺博士致敬。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