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去年五月二十四松生日贺文

五月二十四日,松野家。

出乎意料的沉静与安宁。

六个人像是平日那样各做各的事情,小松翻看着色情杂志,空松在室内也戴着墨镜照着镜子,轻松手里捧着求职指南,一松窝在角落里抱着他的猫,十四松张着嘴撑着棒球棒看着天花板,椴松则捧着手机按个不停。

十四松的眼睛从天花板转移到窗外,在数到第六朵云经过的时候飞快地眨了六次眼,手指在棒球棍杆上敲了六次,一松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在十四松看过来之前移开了视线,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逗弄起怀里猫的下巴。

“呼,perfect的脸,今天的我也是完美的shining boys,a beauty day!”

在十四松盯着一松的方向开始显出思考的神色的时候,空松的方向传来了一贯的痛语,于是十四松的注意力被成功地转移了,马上刷地把脸掉了个头,露出瞳孔扩张的猫一样的神情,但是空松却始终把目光放在镜面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似乎一点都没有从欣赏自己脸颊的专注中懈怠,十四松盯了他数秒,又缓缓把视线移回了天花板上。

差点拿不稳镜子的空松这才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调整好状态,就被角落里蜷缩的一松狠狠瞪了一记,他一个激灵,心中疑惑被瞪的缘由,一头雾水了一小会儿,才又开始欣赏自己的脸庞。

这一切都被椴松看在眼里,他握着手机的手指冒了汗,不动声色地感到害怕,害怕仅在他之上的那个哥哥下一秒会朝他看过来。屏幕里和他聊天的女孩子又换了一个,他既要保持通讯录里的女孩对他的新鲜度,又要强忍住不去做任何像是分神给现实的事情,身体和精神不由得崩得有些紧了,连打字都变得些许不灵活。

“说起来,今天是五月二十四日啊。”

就在室内气氛一片紧绷的时候,轻松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五双眼睛瞬间刷地向他盯过来,那些五味陈杂的眼神让轻松沉默了一秒,本来还想像一贯所做的那样吐槽这种诡异的气氛,却在看到十四松的眼神的时候噤了声,想起自从被炉事件后每次被点名的几乎都是他,硬生生把话头给缩了回去。

“啊……五月二十四,五月二十四,什么日子来着?”

接着用假装不知道的态度避开了差点说出来的真相。

真是危险,差点给了这些家伙机会。

轻松背后起了些冷汗,暗暗地庆幸自己足够机变,虽然对于这方面的机变他心底颇有微词,但是能避免就已经真是太好……

“啊,这么一说,五月二十四日啊,谁去买个蛋糕回来吧?”

……小松!

最后终于把话挑明了的是不知何时坐起来,众人里现在唯一在笑着的小松,轻松好不容易糊弄过去的话题马上又被提起,不由得令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但是小松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擦着鼻头继续漫不经心地翻着他的杂志。

“既然是轻松先提出来的,那就由轻松去吧。”

他就知道这家伙会这么说!

“不去!真要说提起话题的话难道不是小松哥哥提起的吗?更何况你这家伙明明是长男,只是买蛋糕这种事倒是给我带头去做啊!而且生日什么的蛋糕什么的这种我也没有兴趣,说到底我们都二十岁了是成年人了吧!整天想着蛋糕也不对劲吧?”

小松被轻松吼了一通,挖挖耳洞,露出了些许不耐烦的表情。

“啊真麻烦……那totty去好了,反正星巴克也好蛋糕店也好肯定有认识的女孩子的吧?肯定还会打折扣的啦完全OK!”

“不!才不OK!这算什么啊,拜托刚认识的女孩子这种事情一定会尴尬的我才不要!小松哥哥你自己去啦!”

小松开始像刚开始的十四松那样环视他的一群弟弟,一松低着头,空松假装擦墨镜,只有十四松笑嘻嘻地看着他,而轻松和椴松都一副恼怒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这算什么啊推来推去的……说到底二十岁的家里蹲这种物种啊,除了自己去买蛋糕之外还有谁会来给我们庆生啊,妈妈早上不是发脾气了吗,说是再也不给白眼狼买蛋糕了……所以说你们谁去?”

“小松哥哥去就可以了。”

五口同声,瞬间作答,小松一时懵逼在原地。

“……为什么今天这么一致……”

“因为,小松哥哥是长男吧,毕竟是生日,买蛋糕这种小事你来就可以了。”

做出解释的是他家老幺,其他四个都跟着这解释点着头,用从未有过的澄澈的目光盯着他,却生生令他心底一颤。

“那么,现在就出门吧小松哥哥。”

五个声音又同时响起,不知不觉,几个弟弟又坐得离他远了几分,他感觉到如同被投入冰川的极寒,尤其十四松和空松脸上与其他人相当无异的表情,最是令他心冷,他几乎想彻底把自己埋进手里的色情杂志里耍赖不干——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但是就在他把头向下放的时候,十四松第一次单独开了口。

“小松哥哥,脸的方向不对哦!”

“……诶?方向?”

“脸应该朝门外才对,小松哥哥脸的方向错了!”

这是重击。

小松没料到他的弟弟们,尤其是十四松会在生日这天给他来这手,一下就跟蔫了似地颤悠悠地站了起来,一直到走到门口又回头望去,那里还是那几个正坐的乖孩子样的弟弟,就差挥着手绢向他送别地盯着他。

“……我出门了?”

“一路走好!”

“真的出门了喔?”

“慢走不送!”

于是拉门合上,门内的五张脸瞬间露出了五方都了然的笑容。

“干得好啊,十四松。”

他们已经藏进角落里的钱包被冷不丁掏空拿去打小钢珠的大仇终于得报,一个个松懈下来,开始等着将来的蛋糕,但那不是来自于长男,而是另一个人。

在长男在买蛋糕路上溜去打小钢珠而错过母上大人回心转意买回的美味蛋糕之前,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