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暗表】我是一件校服(从小号搬过来的文6.0)

我是一件校服,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是有意识的。

虽然我的意识和人类能理解的意识不大一样,是物的意识层,也就是不会被人类察觉的自我意识,我跟人类的意识不一样的地方仅有缺乏向外界传达意志的手段,然而同处于一个层次的意识却可以明白彼此想要传达的意思,说多了感觉是不好懂的东西,总之就是我的同类以外的东西永远不知道我拥有思考能力,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这种东西并不是重点。

我刚出生那会儿,就被装在什么薄薄的塑料膜里在黑暗的轰鸣声中度过了两个小时,然后被人类的手搬到了明亮的地方,和我一起出生的四个弟兄都进了仓库,本来我也该进那种昏暗的小地方的,据说是因为我的个头太小,这是的确的,我是男装高中校服,尺寸却只适合一米五上下的矮小体型,而营养过剩的现代高中生里能有几个一米五?相比之下,和我放置在一个地方躺着的我的同类都大个的很,很容易找到合身的主人,这意味着我晒不到多久的太阳就要被扔进昏暗的仓库和我同一尺寸的四个弟兄闷头睡大觉,因为这个,大尺寸的校服总是用“你这个没人要的”的讥笑的眼神看着我,自顾自的以为自己能被人穿在身上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那简直......就是智障啊。

要是我能动,我肯定是要摇领子的。

我们这样一群毫无自尊的男装校服,跟被领走以后吃香喝辣的女装校服们那是天壤之别,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想想看,被乳臭未干的一群只会挥洒臭汗的小兔崽子领回家,我们又不是女装校服,也不能包裹小姐姐柔软的胸部,也不能被爱漂亮的小姐姐在非工作时间就收起来休息还天天享受洗澡的待遇,说不定三五天不洗还被随便揉揉就扔,长毛了才从角落里挖出来扔给老妈,你们竟然想过那种日子,会期待这种未来的,不是智障是什么?

还不如烂在仓库里忍忍落灰睡大觉,还免了纠结公休假期。

因为有自以为不会被谁领走的自信,我那时非常蔑视那群脑袋瓜长袖口上的傻大个,心里充斥了各种情绪,当然,其中只有羡慕是谈不上的。只是可能是对小型号的自己过于强烈的自信打下了flag的基础,第二天一早我竟成了第一批被分出去的校服,和我的四个弟兄一起,成为了新主人的所有物。

一开始我是很后悔不积口德的,但幸运的是,领走我的,是一个并不怎么挥洒臭汗的小个子男孩。

他一头夸张的,据说是天生这样的发型,一副看起来有点幼小的长相和一双目光明亮的眼睛,从他同班的人那里得知他的名字是叫做武藤游戏。

他是个不擅长运动,在学校里有些畏畏缩缩的孤独的孩子,唯一的爱好就是玩游戏——和拼积木,当然,除了不爱运动,比一般的同年龄的人更爱玩各种游戏之外,他平时和一般的男生其实没有多少区别,虽然不至于和那种所谓的运动系男生一样惨无人道虐待校服,待遇还是和在漂亮小姐姐那里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不过勉强和在仓库里落灰比相差不远,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不满。

我那时的确是那么天真地想的。

我一开始的确是享受着我所看到的比其他男性校服待遇要好的一面,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不对劲了。

而且不对劲的点还不止一个!

按照时间顺序,首先是我发现第一点。

那就是一开始的时候,小个子的武藤游戏,是个挺容易挨欺负的对象。

当然,不喜欢暴力不是什么坏性格,不还手是可以的,个子小不是人家的错,打不过也是没办法的,维护朋友更是好品质,为朋友两肋插刀值得赞誉......可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主人,打在你身痛在我......身,摔在地上也好痛,划破也好痛,而且灰尘扑扑的脏不溜秋的也不比汗脏好多少唯一的优点就只是不臭,如果不是主人的母上针线活出色我就得进垃圾桶了知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啊这可是会致残的啊喂服装可没有医疗保险我们五个同胞兄弟可是每天都活得水深火热瑟瑟发抖——但这其实还不算什么大问题,或者这只是一开始的一时的问题,因为我上了这个新主人的身之后没多久偶尔会性情大变的主人就解决了那一票欺软怕硬霸凌的家伙,对没错,那时候我还以为他是性情大变的主人,但那是我的主人喜好拼积木——拼好积木以后他才出现的,那可是个比我的主人不好惹得多的主,力量强大又下得了对付恶人的狠手,和我的主人性格迥异,他也就是我的第二个主人,一个突然出现的和主人有着相似外表的灵魂,为了方便辨识我在心里叫他主人2号。

主人2号一出现就非常殷切地报复欺负主人的家伙,出手果断大快人心,还从致残危机中解救了我们这一干校服,一开始我是非常崇拜他的。

但那也只是一开始而已!哦,想到他我就头大。

紧接着说第二点。

扔开什么该死的主人2号吧先把槽点不那么集中的主人说一下,或者说这是该把他们两个都槽一遍才对劲。

我的主人,武藤游戏,他绝对是我见过的,童实野高中史上第一爱穿校服的学生。

毕竟,有谁见过哪个学生会连不去学校甚至都远渡出海去小岛上疑似逃学度假的时候,还穿着一身校服四处蹦跶啊,就算是在打牌世界为了打牌逃学,而且穿出各种花样也是不行的——校服披肩上也好身上加皮扣也好戴银饰也好脖子上挂一个大金挂饰也好哪里有学生的样子啦偏偏就是不肯放过校服吗?后台多少鼓风机也吹不成风衣整天逼我绷着身体累死了就不能换个真风衣吗?而且我不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个小时都是工作时间好吗,我是校服我又不能抱怨抱怨了主人也不可能知道,更没有什么年休加班的加班费,我又不能罢工最多只能放空自己的脑海想象自己是只会飞的海鸥——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以外的选项,我还能怎么办?

对,说到这个,说到工作时间!本来晚上会乖乖换睡衣睡觉的主人其实是给了我休息时间的,但是,那个天杀的主人2号,他晚上不睡觉明明是个灵魂体却非得穿着校服坐主人床边,本来只有一个主人的时候我的意识和本体融合,因为这个灵魂体的主人2号的存在我的意识时常被分割成两半,于是到了晚上该休息的时间,那个天杀的主人2号基本要拉着我强行加班到凌晨,我也就只能被迫疲惫地放弃自我陪他看一整晚主人的睡脸——虽然其实还是蛮可爱的,小男孩的睡脸。

但是就算主人是可爱的小男孩也不足以消散我的怨气!

好,既然提到我的意识会被分割成两半。

那么现在重点来了。

第三点!

我先做个说明,虽然我有四个同甘共苦和我一样吃苦耐劳的弟兄,但是我的工作量还是比其他弟兄要多一些,因为我是我的主人拼好积木那天所穿的校服,主人2号恰好是那时候与主人缔结联系而出现的,所以,在主人2号身上穿着的那件校服,一直都是我。

是的,一直都是我。

所以他们有什么互动的时候被迫第一手知道的也都是我。

之前有提到主人2号晚上坐在主人床边看主人睡觉的情况,那已经搞得我极其疲惫了,但再怎么说那只是一般互动,毕竟这种时候我是只能观察到主人的睡脸,而主人2号我则是看不大清的,但是逐渐的,从没见过面到偶尔能见到,不知何时起我的两个主人到了都穿着校服形影不离的境地,连对对方的固定称呼都瞬间定好,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开始互相串心灵房间,虽然一开始有一些芥蒂,但好像关系进展速度还是快得像跑火车,两个主人关系和睦对于一件校服来说,或者对于我来说,其实还是一件挺值得开心的事,有主人2号在了以后,欺负主人的人少了很多,在主人2号的影响下,主人的状态一点一点的也出现了改变,他逐渐变得更有勇气,有了陪伴他成长的人之后,两个人的存在都像是坚定了对方的内心,并且有着默契的合作。他们好像打下了“游戏王”这样的名号,虽然对于一件校服来说那只是不晓得是什么的名词,但是我的主人之间强力的羁绊有得到外人承认的巨大价值这一点,我自己是颇为喜欢的。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可以令校服安心生活的主人,但是的确是令人诚服的主人,关系初步确立还在培养感情的时候,感觉还是极为舒心的。

但那仅止于他们开始牵小手之前。

那天他们是在心之房间牵上的小手。

气氛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开始不对劲,两个主人的脸越靠越近,身体也紧紧挨着,突然,两只手就叠在了一起,校服和校服摩擦,我和被割出去思考完全一致的自己挨得紧紧的,在我被分割成两半的意识前所未有地接近而感到晕眩的时候,主人2号把主人抱进了他的房间,之后发生的种种不可描述的事情,让我现在还有极大的阴影。

那就是我最苦日子的开端了。

被随手脱掉扔在地上还是小事情,有时候会被团成各种形状用在各种用途上,束缚用,遮眼用,包括用在......上,你能想象,我本来只是一件正经过日子的校服,可以被正正经经的叠好,洗干净,挂在衣柜里,等着主人双休日换上休闲装在家睡觉享福,虽然本体的确是做到了一半,但是我的意识体却时时刻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被任意揉得皱皱巴巴,沾上各种液体,就算难得不被用在不好的用途上,也会被用来做事后的清理工作,那两个人,明明在心之房间里想要什么都能想象出来并实际用,偏偏就是不肯放过我一个从现实中存在的校服的内心映像,换成什么【bi——】服装也好啊,这种时候就不能广泛一下情趣爱好吗?

有谁懂我的绝望吗?

而且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校服可以用的墨镜啊——
本来,在他们没滚床单之前相处就已经够让我羞耻的了,说要永远在一次之类的,并肩作战之类的,时不时蹦出一句像是情人间才会说的话,甚至是,有一次主人的意识因为主人2号的一次不听劝被抽离身体,主人2号整一就是往疯里颓丧,那时候他们刚牵上小手没多久,主人回来以后,他们在心之房间里悄悄说的很多话能臊得人耳朵都掉下来,但是对于作为校服的我来说这种尴尬的场面根本一点不可规避啊。

就算是见过从打牌会毁灭世界的危机里拯救世界的主人的大场面的校服,我也只是个校服而已,我更希望看到主人穿着我坐在教室里和平的上课,不论是围观关系亲密的两个灵魂体秀恩爱也好,围观打牌也好,看着主人不上学把自己穿得乱七八糟的也好,我都不期望自己是个接触这么多事情的校服,当时我处于休息不足,思考过度,不想被秀,忍不了被各种液体弄脏意识体的混乱之中,心里油然而生“啊,希望这样的状态快点结束”的祈望。

然后不久之后,这种状态真的改变,主人2号真的就在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他是在博物馆消失的,金色挂饰发出的光芒带走了他,主人为了找他去了一个跟学校的关系更加遥远的地方,那黄沙上的古国干燥热烈,主人2号身处其中,他在那里找回了自己的身份,那是我的主人早就知晓会发生的情况——主人2号迟早有一天会不再是主人2号的情况,找回“亚图姆”这个名字的主人2号和主人之间,一直以来微妙的关系又有了微妙的转变,然而却是确实的结束了原来的状态,在我重新同时着在主人2号和主人身上的某一天,终于不再是映像分裂,而是实体分割的我的意识,在那里清晰地看到那两人的表情,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去看主人们的牌局,那的确是精彩绝伦的游戏,由那羁绊深切的两人一同创造的最后的一局,他们毫无保留地对对方展示了自己的最大能力,然后最后,我的主人打败了珠热2号,眼泪浸湿我的身体,最后的诀别之后,进入门内的主人2号的存在永远与我的意识贴附隔绝,再也见不到了。

我是一件校服,从出生起,我就是有意识的。

我可说是一件幸福的校服,我的主人虽然比常人更喜欢穿校服,却是个珍爱校服的人,他是个勇敢坚韧性格又温柔的人,他长高之后,我就被封进衣箱保存起来,在那之后我进入了长久的睡眠,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到我都快忘了我曾有两个主人,我不知道我主人之后所度过的的生活,我是一件校服,我不能动弹,我只有意识在做梦,然后会想起我还有两个主人的时候。

有一天,有人打开这衣箱,我从梦中醒来,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老人。

这张脸,不是我主人的爷爷吗?

什么啊,这个人还健在的话,那也也没有过多久啊?

但是我已经是一件衰老的校服了,老掉了牙,布料早已褪色,身上一股旧衣裳的味道,那个老人把我抱在怀里,他身上有令我熟悉的味道,他知道我……

“从那之后,真是过了好久了啊。”

萎缩的肌肉,他变成和当年相差无几的体型,然后我知道了,他就是我的主人本人。

他把我穿在身上,然后他躺在他的旧床上。

四周的风景变了,那大约是我和主人时间到了的证明,房间变得混沌,大脑却越发清醒,我恍惚看见主人嘴角上扬,于是我顺着他的目光有意识地观察着。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主人2号的身影正在逐渐明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