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暗表】弗拉明戈舞(从小号搬过来的文4.0)

暮日下的城镇来了一队旅行的舞团,在市集收工的时刻开始唱跳,伴随着鼓点,快板,高声的歌唱,穿着红裙的少女旋转着舞动而出,瞬间在疲劳的寂静时刻爆发出夺目的激情。

那是一支吉普赛人的舞蹈。

贩卖水果的摊贩,刚刚走出旅店的过路人,正在嬉闹的小孩子,一下子里三层外三层地聚到表演的外围,发出一阵阵的喝彩,除了表演正在进行的这一小块地方,这条街道霎时变得空荡,这舞团来的正是时候,夕阳投射在娇艳少女的红裙子上,直像一朵朵旋转的玫瑰,把围观的年青人直看得两眼发直。

这仅仅是开场的预热,仅有鼓点和快板,这条街就已经为之沸腾,但是一天的生意赚不了几个铜板,并未有谁就因此动过为表演投钱的念头,于是第二个节目舞团放出舞姿活跃的栗发舞姬,舞姬的舞姿较预热节目的少女们成熟,腰肢扭动,眼波流转,脚下又能踏出铿锵的力度来,好似自伴奏中生出的精灵,她又再次把气氛推向高潮,就在人群沸腾的那一刹那,另一名金发的舞姬舞着带有流苏的纱布加入了舞蹈,她身着紫色裙装,配合栗发少女的动作,舞出完全不同于那少女的性感妖娆,不知何时吉他手就了位,共舞的两个少女加快节奏,脚板混合着音乐和节奏,引起的是观众们近乎疯狂的狂呼。

她们持续不断地舞着,作为舞者的身体饱经锻炼,无论舞多久都散发着那样有力的优美,这下气氛是完全地炒热了,舞团的表演变得更加瞩目起来,有些人家的阁楼上探出人头,舞团在这块街区中心的小广场上的表演,甚至吸引到了另一条街的人们。

“好啊!再来一个!”

现场变得皆是吆喝同和着这节奏的掌声。

但是舞团并不满足于此,他们来这里为了大赚特赚,算是一块招牌的两名舞姬在欢呼中声被撤下,接下来上场的几名男舞者带来风格迥异的舞姿,那好似踢踏舞,节奏快速的节奏舞蹈挽救了两名舞姬离去的气氛,有眼尖的人能看到在伴奏的身后有两个身影,有些矮小的身影凑在一起,还盖了似乎刻意隐藏的斗篷。

表演持续着,不断持续着,直到夜幕降临,被表演吸引的人忘记回去吃饭,烛光和灯光也少少只有几缕,渐渐表演昏暗得看不清晰了,观众兴起了退却的心情,眼见他们准备提前掏出自己的钱袋,一直身在幕后的两个身影中的一个走到中央鞠下一躬,点起了一根蜡烛。

“请诸位留步,这是本场的压轴,我们将带来最为精彩的舞步。”

那是一个沉稳的少年的声音,他将蜡烛插在场地的中心,烛火随着风微微摇曳,就在他说毕退下的刹那,另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站了出来,随着碍眼的斗篷被揭掉,一个着装干练的少年就从里头露了出来,他走到蜡烛后面,稚嫩的脸庞被微弱的烛光映照着,跟之前的男舞者们相比,这少年一身的衬衫马甲配马裤长靴,看起来更显精神,柔和的眉眼看着就讨喜,身躯瘦削,却似乎是并不符合这热烈的舞蹈,然而一个鼓点落下,随之而起的是一个漂亮的弹跳,少年围绕着场地中心的蜡烛,猛然爆发出热烈的舞步来。

他的脚就像是活的乐器,每个部分似乎都能创造美妙的节奏,他的舞步铿锵有力,潜藏在瘦削身躯中的力度带来的是无与伦比的惊艳,他跳起这舞,全身随性而动,适才曾在他身上存在过的稚嫩的印象一下似乎淡薄,他浑身绽放出一个青年才具有的风貌,发育未完全的肌肉的力量夺目无比,他只是快节奏踢踏几下动作,观众便被他所吸引,然而他的表演才刚刚开始,这正似戏剧的始幕,烛火在他的脚边摇曳。

快板和鼓声在乍然间停止,歌唱的人也渐渐放缓声音,吉他手的曲子风格陡然一变得同时,少年随之缓缓下滑,弓步委下了身躯。

他的舞步骤然改变了。

踢踏的节奏稍显无序,身躯演绎摇晃,所有的一切突然变得滑下低谷一般,少年的手向天伸展,几度尝试起身又曲膝滑落,曲调随他的动作几经起落,仿佛教人不得不为之提起心弦,他演绎出挣扎般的境象,目光随着手指的方向移动,少年有一双极其特别的眼睛,一开始舞蹈之时目光明亮有神,现在渐渐随着音乐的变化沉静下来,他的动作和音乐合拍异常,仿佛这首曲子已然属于他,而非他随曲而动,微弱的烛光无法非常清晰照出他的动作,在这环境下,他愈加柔和的动作,仿佛显得他已陷入虚弱一般,然而他偶尔站起的脚依然踏出强力的鼓点,终于的,他单膝跪在烛火的一侧,火苗在他跪下扬起的风中波动,他垂着头,舞步停滞于此。

吉他依然平静地演奏着,少年垂着头却不做反应,人群发出小小的嘈杂声,甚至有人直接想上前确认少年的状态,突然昏暗中有人拿着又一根蜡烛走近少年,拿着蜡烛的人身后则是站着适才介绍节目的另一个少年,他解下斗篷,露出其下的扮相,使得周围的观众不禁发出小小的惊呼,他和先前舞蹈的少年有些相似,但是长相更显气势,目光也透着锐利,身上所着的,却是一件黑色的大摆舞裙,他微耸着肩,缓缓昂起头颅,承接吉他此时缓和的音乐加入了舞局。

他扭动手臂,几个旋转行至少年的身侧,他的裙摆就像一团黑色的云雾飘落,少年随着他的加入慢慢站起,他们就这样相互凝视,围绕着中心的蜡烛缓步行走,裙装的少年几度伸手臂欲要搭近另一个少年的身体,又堪堪临时撤回,他收回动作,两只手提着裙摆插着腰,突然挑逗一般整个人靠向另一个少年,他的裙摆在烛光上舞动,火苗却丝毫不见波动一般,他穿着的裙装露出手臂和小块的后背,腰肢在束身的裙装中扭动,做着如同故意引诱一般性感魅惑的动作,然而他虽是少年,未曾长开,却不给人娇媚感,他比另一个少年稍高些,气场更强,身上的肌肉也相对明显,黑色长裙包裹下的身体轮廓反而有种力感的魅惑,如同朝阳将要升起的薄薄天幕,瘦些的那少年似乎被他所蛊惑,忍不住向他的邀请伸出手去,却是发出邀请的他先皱了眉,向后一退,避开了少年递来的那只手。

少年握了个空,他舒展手臂,向前弓步,腰部下压,似是挽留地递出上身,对方刚收回的手动作便也一下变得慢了,两人的眼神在空中对接,到底手还是未曾相触,他们分别向相反的方向一个旋转,手腕翻转,拉开了与彼此的距离。

歌声在此再度响起,唱歌的人站起来,口中流出节奏缓慢的曲调,歌词是异乡人的语言,观众们却已能听懂曲调中的悲意,场中的两人一边旋转舞动,一边靠近彼此又再艰难分开,他们从头到尾没有触碰对方,双手在空中舞动,脚尖在地面挪移,烛火在他们脚边常作波动,却始终没有熄灭。

他们之间的蜡烛烧得很快,已是即将烧尽一般的模样,裙装的少年渐渐逼近另一个少年所在的位置,他原本双脚立在烛火的对侧,现在却跨步到了另一个少年的面前,烛火原本只是无风险的近乎平静的波动,却是被他裙摆下的风激得剧烈晃动起来,眼看似乎就要这样熄灭一般。

裙装的少年腰间是一块缠腰的黑布,他取下那黑布,双方单手搂住对方的腰,他们的手臂还留有僵持的空隙,快板几下咔哒作响,他们活跃着旋转了几圈,然后男装的少年拉着他腰间的手向外一个回旋,缓缓地竖叉下压,吉他音色转低,在他完全压下的同时,裙装的少年也跪在了他的身侧。

歌声再度止歇之时,裙装少年将手中的黑布蒙上了另一个少年的眼睛,他单膝跪地,后腿伸展,黑色大裙摆下露出高跟的舞鞋,他双手好似侵略般抚上少年的脸颊,而少年在他的动作下逐渐停止活动,他用手捧起少年失力般的头颅,将之凑近自己,就在唇瓣似乎要相接的刹那,场地中心的烛焰熄灭了。

然后高昂的歌声再度响起来。

之前一直秉着另一根蜡烛的人高举着蜡烛鞠躬,裙装少年拉着眼蒙了黑布的少年站在他跟前,他们取过那蜡烛,放进另一人呈递的灯中,舞团的众人皆取出那样的灯,他们全体站出,向着观众鞠下一躬。

沉默已久的人群一下爆出经久不息的喝彩,舞团的表演完全成功,甚至有人一天所赚全付给了这个表演,代替看起来像是团长的高傲男子,另一个年龄不大的男孩作为代表不断致谢,还有人不断要求着再来一段,舞团却在这时候有点不大给面子地果断收了工。

虽然有点失望,人群到底该散的还是散去了,跳了最后一段舞的两个少年胸膛起伏,男装少年那块蒙眼的眼布甚至都还系在脸上,穿着裙装的少年为他解下眼布,他们四目相对,然后有些局促地挪开了视线。

“我说,伙伴。”

“什么?”

“刚刚有些仓促,还是再来一次吧。”

“……诶?”

在舞团成员视若无睹的情况下,在夜晚有些空荡的街道上,热烈的舞蹈余热未散,穿着大摆舞裙的少年捧着另一个少年的脸,稳稳地吻了下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