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暗表】人鱼paro(从小号搬过来的文2.0)

巨大的封口玻璃缸里装的那只雄性人鱼,是整个游乐区最为受欢迎的部分。

那是一个皮肤略微黝黑,有着宝蓝色的尾巴和鳍,姿态高贵的人鱼,公园来来去去的人喜欢趴在玻璃缸上望着他,就好像他是什么观赏物件似的,虽然他在水缸中游动,从不去理会游客的目光,行动也不为食物所诱惑,饲养员漫不经心投喂给他的东西他从来不动,似乎像是没有食物也能活下去的体质,于是人鱼的吃食也就成了谜。人们缺乏与他的交流,只知道那是一条像是人形的半鱼生物。甚至游乐区的负责人曾经想用他来策划节目,广告都打了半年,却也还是不知发生了什么半途而废。

没人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没人知道他的想法,他在这巨大的水缸里待了一年有余了,整个城市的游乐场所里仅有他这么一条人鱼,不吃东西的人鱼并没有瘦下多少,他几乎没有正常的生理活动,让人很难相信那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物,偶尔见到人鱼会望向玻璃缸的外面,也是蜻蜓出没,他不过总是看着蜻蜓飞翔的方向罢了。

然后有一天,有只外来的蜻蜓停在了玻璃缸的外沿上。
那是游乐区难得的休园日,连巡班的保安都偷偷溜去约会,那只绿色翅膀的蜻蜓破天荒地贴上来,然后变成了一个长着绿色翅膀的尖耳朵少年。

那是一只精灵。

水缸里的人鱼对人来人往的人类已经见了不少,但还是第一次看到精灵,不由得抬头看向那个少年,却见那少年皱眉打量着玻璃缸,绕着缸体飞了一圈,最后停在玻璃缸顶端的通风铁盖子上,眼巴巴地看着那把锁,然后露出了沮丧的神色。

和为观赏而来的人类不同,这倒是平日里难见的很的表情。

人鱼不由得开始感到在意。

“......你在干什么?”

“啊,早上好,人鱼先生......!”

好像是终于注意到他一样,精灵从铁盖子的空隙里露出友好的微笑,翅膀稍微有些快速地扇动着,样子看上去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普通的人类孩子。

“路上遇到的红蜻蜓们告诉我人鱼先生你被关在这里很久的事情,就想着,如果能帮上点忙的话......”

精灵的少年看着人鱼,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起来有些窘迫,也许是害怕自己是否自作主张,但他终归还是打量着那把看起来相当牢固的大锁,看起来像是想试着硬着撬动盖子。

“帮忙?为什么?”

“那是......”

“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吗?还是跟那些爱苦着脸被大人牵着的一些人类的小孩一样,难道说,是因为你同情我吗?”

“人鱼先生......”

人鱼的语气有点咄咄逼人,他本来气质就偏锐利,有种高人一等的气势,声音也略微深沉,这么一通说下来,一下把精灵本来想说的话堵在了喉咙口,绿蜻蜓的精灵似乎因为他的话有些打击,张嘴闭嘴说不出什么自己觉得像样的话,两只手拽着锁不愿意松手,低着头,似乎是一咬牙,振振翅膀,“呼”地一下滑翔般飞了出去。

眼见精灵的少年渐渐不见了踪影,人鱼沉到了缸底,最近正是雨季,除了今天是晴天之外,已经下了好几日的雨了,地面上水洼点点,他转个头,就看见见惯了的红蜻蜓正在玻璃缸外侧的那个世界里,像是刚刚飞走的少年那样滑翔,尾部点着水,留下一连串的涟漪。

他的脑袋里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少年打不开锁的沮丧表情。

“......这样好像有些对不起他吧。”

人鱼的肩膀塌下几分,心里的歉意慢慢开始涌上来,他认定了少年已经不会再回来,脑子里却开始回忆少年适才的言行,他讨厌人类的孩子,精灵的少年为他所做的明明是直率的帮助,却实在让他想起那些向他投来的无意义的同情的目光,他一时不察,竟就那样把情绪灌到了少年的头上。

他倚靠着玻璃缸内的景观石头,有一连串的气泡从他的口鼻里溢出,咕噜咕噜地向上涌,住了一年半的狭窄鱼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清理一次,外面的空气只能从未曾密封的铁盖子进来,缸里的空气向来就是不甚清新的。
接着不知怎的,他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于是他垂着头,坐在石头和石头间的大缝隙里,不再去看玻璃缸外的风景。

他越发地积郁,逐渐更加垂下头,因为不想去看外界照来的光亮,他甚至用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在他莫名到来的消沉快要达到顶点的时候,铁盖子的方向传来了意料之外的“叮铃铃”的金属碰撞声。

那是从人类的口袋掉出来的名叫钥匙的东西打在地面上时会发出的声音。

然后是一开始被投喂的时候听到过的合页开合的嘎吱声。

于是他猛然抬头。

头顶是他许久未曾见到过的天顶,那里投射而下一块完整的光,遮蔽光线的铁盖子挪了位置,雨后初晴的湛蓝天空是如此的清澈,以致那双扒在缸壁上的手他都能看得那样清楚。

“人鱼先生,可以请你游上来吗?”

人鱼先是看到露出一点点的尖耳朵,然后是绿色的半透明翅膀,那个少年攀着缸壁,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

缸中的水只灌满三分之二,住在缸中这一年间,他从没在意过水量,此时与少年的见面迫近,却觉得这水的深度实在过深了些,然后他才猛然发觉到,自己竟是迫不及待游向少年的方向的。

“……人们总是把钥匙藏到不显眼的地方,险些怎么找也找不到。”

人鱼钻出水面,那少年则飞进了缸中,向他伸出手来,似乎抱着要将他直接这样拉起的念头,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了伸过来的手几秒,才沉默地握上去。

果不其然的,少年拼命地扇动着翅膀,很缓慢很缓慢地,简直是以厘米为单位的,异常艰难地开始把他往上拉,他抬眼就看见少年绷得紧紧的手臂,精灵的少年连腿都连带着绷直,看起来有些犯傻,却非常、非常努力的,逐渐把他向外部拉动。

这份努力的作用显然是相当微小,堪堪半个钟,人鱼才被拉到缸口的位置,少年把他放在缸口上,大喘着气,手臂也垂在身侧,看上去却像还抱着想带着人鱼一路飞远逃走的打算,不过一小会儿的休息,他又拉着人鱼的手臂开始用力拉动,然而他的个头本就矮小,翅膀看上去也像是没完全长开,拉着人鱼出缸已经是他的极限,现下气力用尽,实在是怎样都拉不起坐在缸沿的人鱼了。

“……你为什么这样帮我?”

明白徒劳的少年终于舍得让自己长久休息,他在人鱼的身侧坐下,身体松懈在原地,看上去实在是累坏了的样子,听到他的问话,喘着粗气侧过脸看向他。

“……人鱼先生?”

“……这一年多……我从有记忆的那一天开始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我没有任何过去的记忆,不知道任何关于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也要带我离开?还是说你知道我……你曾经认识我吗?”

那是他第一次开口向别人倾诉的话语。

雨后的游乐区天光大亮,空气也通透到了极致,甚至造成了一种整个世界都如此清爽的错觉,然后他看到少年对着他摇了摇头。

“我和人鱼先生是第一次见面。”

半阖眼睑,对方是笑着的。

“我想去看看大海,人鱼们都是生活在大海里的吧,人鱼先生肯定曾经也生活在那里……我听说那里有壮阔的波涛,大海覆盖了世界大部分的地方,广阔又深邃,所以,我不希望本应生活在那里人鱼先生,只被困在这么狭小的水中。”

“……你喜欢大海?”

“恩,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一路飞下去,总会看到的,啊当然……我其实不知道我能不能做的到,但是说不定,说不定,哪一天我会看得到而已。”

少年抬起头,明明是柔和的眉眼,却好像有着吸引人的强大力量,让人鱼一时之间,竟是挪不开眼睛。

“然后,如果人鱼先生也能再次看到的话就好了,虽然只是因为一个人去找的话……我可能会坚持不下去,可能会放弃……对不起,我这样的想法很狡猾吧……”

“不……”

人鱼忍不住前倾几分。

“谢谢你。”

从有记忆起就在缸里的人鱼从未有过照镜子的记忆,却从对方睁大的眼睛里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那和少年有些相似的外表,此刻看起来已经毫无阴霾的脸,那是他对自己样貌的首次会见。

空气的氛围渐渐改变,少年惊讶地张大嘴,人鱼的尾巴在空气中轻轻地振动一下,竟是漂浮着,在空气中就这样游动起来。

“他们会把盖子盖起来就是因为这个,虽然我长时间不进食,消耗了很多力量……至少从这里逃远是没问题的,之后的事情能拜托你吗?”

“诶……恩……”

“走吧,伙伴。”

空气仿佛水流一般具有浮力,少年也不由自主飘起来,他感到身体轻得不像话,翅膀微微一振,似乎就能飞得很远,他拉住人鱼的手,像是一只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那是他第一次飞得如此快速。

风景倒退,仿佛拉长得发花,囚禁了人鱼一年多的游乐区,就好像一场梦一样,倏忽间便疾退得直剩下一个点。

“这样的话,似乎一直飞到大海都花不了多少时间的样子……人鱼先生好厉害……”

“我叫你伙伴的话,多少也不用再叫我“人鱼先生”了……”

“那么……?我可以叫你“另一个我”吗?”

因为长相相似吗?

人鱼有点想笑。

他们甚至还未知道对方的姓名,就这样结伴着出走,逃离了一开始所处的空间,他们渐渐飞离城镇,到了一条大河的上方,人们离他们已经很远了,奇妙的空气却在此时失去了作用,重力重新起到作用,拽不住人鱼的精灵,一下也被下坠的力道所拉动,向着水中栽去。

“伙伴!”

“……另一个我!”

他们溅起好大一朵水花,人鱼护着精灵,后背结结实实砸在水面上,浮在水面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翅膀上沾了水的精灵无法行动自如,拼命划拉水面才接近人鱼的身边,他浑身湿透,变换时的衣服黏在身上,加重了他的负担。

“……我没事……”

“另一个我,是不是饿了?”

恍惚记起对方曾经说过很久不曾进食,精灵慌慌张张从浸满了水的裤兜里掏出了几块包在纸巾里的小饼干,那些小饼干已经是浸了水的碎块,看起来似乎已经不再能吃,人鱼却似看不见少年微苦的脸,结果那些惨不忍睹的碎屑,吃了个干净。

“不要这个表情,伙伴,你给我的东西,我都愿意吃。”

“另一个我……”

“伙伴,从这里出发吧,河流一定能汇向大海。”

“嗯!”

然后精灵和人鱼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