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杰埼】这个世界没有悲伤 (大写的刀片


       英雄协会是在十五年前巨大灾害区域的废墟里,找到杰诺斯的。
       那是一个住在破旧的公寓残骸里,靠收集四周的零件来简单地自我维修,已经几乎失去意识,战斗能力早已落伍的陈旧改造人,经过认定确定为当年的S级别的精英英雄的时候,协会的人感到相当的不可置信。
       他还是十九岁的外表,虽然金色的头发纤维已经灰暗,身体零件也大面积损毁,但眼神还是如同他当年作为一线英雄时那般正义凛然,协会现任的工作人员里,有不少是他当年的粉丝,如今的协会实力与当年腐朽之时已不可当同日而语,他这样敬业又受欢迎的正义执行者,自是得到了应有的敬重。
       于是在应急模式下讲明当前情形之后,杰诺斯便顺理成章由英雄协会接收,住进了协会主基地的机械管理部门,得到了妥善的保护。
       杰诺斯的不对劲,是在他们处理好所有他的住处信息,维修管理事务,电路模拟神经与大脑链接检查无碍之后才发现的。
       那个原本近乎停机的改造人,在所有维修工作结束之后清醒过来,明明在废墟里利用应急功能与协会的人有过清晰的交流,理应会把信息留在记忆转化的数据之中,却在恢复的一瞬间将一个维修的技术人员掼在地上,如同来到狮群的孤单猎豹一般弓着背脊,露出狰狞的表情。
        “这是哪里?老师在哪?”
        在技术人员快被他的手臂几乎卡晕过去的时候,杰诺斯才终于说出了他清醒后的第一句话,接着又似要勒死那挨了招的倒霉家伙一般加大下压的力道,幸好他身上依然留着的维修接口在其他维修人员手下运作起来,勉勉强强令他重新休眠。
       或许还是系统出现差错了吧。
       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过多在意,一次惊吓过后很快就调整了过来,重新进行了维修工作,他们将杰诺斯待机处理,放置到安全程度足够与之正常对话的装置中,才再次令改造人的大脑与机械连接。
       完善工作花了半个钟头,机体没有大的故障,记忆资料的整合错误也只能猜测式的解释成机身旧系统的级别太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已万无一失。
       直到杰诺斯再一次张口的时候。
       “这是哪里?老师在哪?”
       那个无法进行攻击的青年,满脸的疑惑和警惕,尖锐的眼神扫过那些表情诧异的男男女女,说了与第一次开口时同样的话。
       “你们是谁?”
       听得他再问话,人群骚乱了一会儿,然后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杰……杰诺斯先生,我们是英雄协会的人,请问,您的记忆存储系统是否存在什么旧版本的错误吗?”
       杰诺斯的神色放松了几分,只是诧异不减,又更加的迷惑起来。
       “……旧版本?库赛诺博士前两天才为我完善了最新版本的系统,不可能会存在错误。”
       人们面面相觑,终于从这反复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冒昧请问一下,您的年龄?”
       “十九。”
       是灾害爆发前两年,刚加入英雄协会后不久登记在案的年龄数据。
       “……你们还没有回答我,埼玉老师在哪里?”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任何的问题,改造人一如既往地蹙着眉头,在提到老师的问题就会变得不耐的无礼态度再次出现,然而回应他的却是长久的呆滞和沉默,他的手脚因为防范他强行的冲突被受到拘束,着急也只能憋在心底,他看着那些像是知识精英的人凑在一起讨论着些什么,只好用灼灼的眼神瞪着刚与他对话的家伙表示不满,他持续盯视着嘈杂的方向,只想着埼玉的事情,慢慢进入了思维涣散的状态,待他回过神来,他再次缩小了金属的瞳孔。
       于是那些六神无主的技术人员在于事无补的激烈辩论结束后,再次听到了那句令他们惊慌失措的话语。
       “这是哪里?老师在哪?”
       杰诺斯又是那一副警惕的模样,如同第一次看见这些人一般紧绷着神经,他的行为令场面陷入了低靡的沉静,接着引起了一片哗然。
       杰诺斯再次被休眠处理,之后的半个月,协会因为S级别英雄存在本身具有的巨大意义,对他进行了详尽的检修,但是无论是哪个方面,哪种程度的检修项目,系统都完全过关,他们为杰诺斯升级到了最新版本,整合了武器,令他的武力值再次跃居到了S级别的稳定位置上,却依然解决不了记忆的问题。
       杰诺斯记不住新的事物。
       如果是潜下心认真记忆过的东西,他还可以记上较长的时间,如果是漫不经心去记忆的事物,那么他连十分钟的印象都无法维持,甚至会令他忘记记录记忆。
       直到最后,那些执着顽固的技术人员承认了系统不存在问题,他才终于被送进了专司超能力英雄大脑损害治疗的研究中心,负责人是现年四十三岁的S级二位英雄战栗的龙卷风,中心主管则是她的妹妹,现A级一位的地狱吹雪。
       强大超能力者的外表不易变化,是以两姐妹十五年来皆容颜未改,当吹雪来探望许久未见的故人的时候,杰诺斯正处于刚刚忘记自己所处境地的状态,看到吹雪,却没说出那已经令技术部每晚都做噩梦的熟悉问句。
        “地狱吹雪……?”
        显然语气带着嫌恶,杰诺斯不屑一顾地瞥了一眼那因为他的态度面带不善的女性,然后开始四下里张望,末了,更加神色低沉地转过脸来,用一种像是质问下属的令人不爽的口气继续他的话。
        “喂,你,埼玉老师在哪?”
        “哈?”
        “埼玉老师在哪?”
        “埼玉……?那是谁?”
        “……你在装什么傻?”
        沉吟数秒,杰诺斯突然暴起,一把揪住吹雪的领口,把人半拎起来。
        “明明你一直以来对老师纠缠不休。”
        “你在胡说什么?!”
        在气氛即将爆发,吹雪的衣摆因为愤怒而慢慢飘起的时候,随行的人员劝阻了他们,杰诺斯觉得无趣,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态度依然无礼。
       “……完全没有变化啊鬼之改造人,还是这样无礼自大的模样呢。”
       “……地狱吹雪,装傻充愣的能力倒是进步了不少。”
       吹雪黑色刘海半遮掩的眼睛染上了疑惑的色彩,再三确认杰诺斯的神色没有恶意诋毁的意味,才再次开口。
       “……我真的,不认识你口中所说的埼玉。”
       吹雪难得不摆架子地说完话,就开始了其他工作,只留下开始身体检查的杰诺斯,他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等到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忘记了这次见面。
       新一天的重新启动,这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面容和蔼的中年男子,男子给他的印象很是熟悉,甚至令他略感亲切和尊敬。
        “杰诺斯君,好久不见。”
        “你是……?”
        “我是无证骑士,很让人吃惊对吧?”
        “什……发生了什么?”
        杰诺斯看向那张令人熟悉的中年人面庞,那个在各个部门轮流着做志愿服务的老好人在对上他那永远也弄不清现状的迷茫眼神时,心脏微微抽搐了一下。
       “……现在,距离杰诺斯君十九岁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了。”
       “十七年……?那……埼玉老师……” 
       “啊,之前就听吹雪小姐说杰诺斯君频繁地提到呢……那位埼玉君到底是谁?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呢,他跟协会有什么关联吗……?”
       说话声渐渐弱化,无证骑士不可思议一般看着杰诺斯的脸,他知道那机械上附着的是高仿真的人造皮肤,做出各种表情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此时杰诺斯所展现的表情,与皮肤的仿真度和灵活度并没有什么干系,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无畏青年脸上的  表情。
       惊恐。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满载着惧意的绝望表情,牵动着皮肤下伪造的肌肉组织,慢慢变得扭曲。
       “老师……埼玉老师……是最强大的英雄,是我……最尊敬的人……”
       “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伟大的人……”
       埼玉是杰诺斯的老师。
       是协会里的英雄。
       是地狱吹雪纠缠不休想要拉进吹雪组里的强大的人。
       是与无证骑士在英雄之道上惺惺相惜,来往亲密的挚友。
       “是吗?连杰诺斯君都这么说,真想见一面看看呢?那位埼玉先生。”
       杰诺斯握紧了双拳,机械的发声系统如此强韧,却仍是如同人类脆弱的声带一样受着情感的波动而发声不能,无证骑士望着他的眼神与平日里一样的诚挚无比,使他无法籍由事物的真假来逃避和缓冲,血淋淋的残酷的现实,以最残忍的全面展开摆在他的面前。
       “……是啊。”
       “如果我能找到老师的话。”
       “他一定也会很高兴,能认识这样的英雄的吧。”
       无证骑士温和地笑了笑,他脸上已可见岁月的痕迹,英雄服装也已经更新换代,不知为何手臂上打着石膏,但是还是在四处帮忙,不知稍作歇息的含义。
       是的,无证骑士是个好人。
       譬如他会握紧手心里藏着的,记录着杰诺斯记忆上出现问题的缘由的检查结果,明知他明天想不起今天的记忆,依然认真地与他对话。
       但这无济于事。
       直到无证骑士离开,杰诺斯已经把分析过的检查结果的数据全部载读完毕,存入临时的记忆库里,临时记忆库的剩余空间所剩无几,而他仅仅只是储存了四天的记忆数据而已,虽然勉勉强强能够了解当下的状况,却无法做出更多的挣扎。
       他被博士所照顾,为了使他在生活方式上依然接近人类,博士令他像普通人一样依靠大脑来支配身体,这使得大脑各部分于他都万分重要,其中的任何一份缺失,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正是他记忆上出现问题的原因。
      他的海马体,被切除了。
      第一天他所遇见都是些不认识的人,不知道老师的事情也正常。
      第二天遭遇了潜入协会的变态忍者,那家伙说不认识老师,有可能是在装蒜。
       第三天是地狱吹雪,那个女人的话,只有一定的可信度。
       第四天,结果,无证骑士他也……
       在他印象中就像昨天,十七年前和无证骑士一起喝酒到走不稳路的埼玉老师,喝酒起兴起来就不听劝,他去接老师回家的时候,被老好人搀扶着的埼玉,还嚷嚷着一些不知所谓的话,他接过那具找不到重心的身体的时候,看到的是连光滑的头皮都泛着红色的老师的头颅。
       老师牵挂着下一天的特卖而喃喃自语,说话的热气打在他的肩膀上,无证骑士看到他来,好像放松安心了一样笑了一下,骑着自行车离开。
       回家的时候,地狱吹雪又堵在门前,他从以前起就非常厌烦她这种出人意料的执着,把她挡在了门外,因为老师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所以吹雪没有任何的可乘之机。
       老师是个温柔的人,老师总是对他人温柔以对,那是与老师相处后才会明白的,隐秘的温柔。
       正因如此,他会追随老师,还有很多的其他的人,也被老师所吸引而来到老师身边。
       现在这样,算是什么。
       老师被这个世界所遗忘了。
       杰诺斯想要咬牙切齿,想要维持正气的想法,面皮上的那张嘴却扯开了嘴角,他知道,他正在笑。
       对了,对了,他还记得老师。
       比平常人记得的更加清楚。
       只有他记得。
       十七年前没有任何事件的预兆,没有老师会消失的可能性,而现如今只有他还清晰记得那时的,温柔又强大的老师。
       他脑内的记忆,一直是常伴在老师身侧的。
       思维的转化比预想要早,平时的他明明会做更多的挣扎,此时却似乎是他的身体适应了放弃,提不起一点努力的念头来。
       是这样啊,无论多少次都会意识到,无论多少次都会像他现在所想,为了一己私欲,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吗?
       这似乎空白的十七年,他过去做过多少挣扎呢?
       杰诺斯年轻的双眼里流露出一种从未经受过的疲倦,他是改造人,他的身体是机械所构成的,但是,此时那些只能刻在人类肉体上的悲痛,向他内部的核心席卷而来。
       差不多放弃反抗如何。
       老师已经,不在这里了。
       【警告,记忆库损伤率30%,请停止输入数据,否则会造成数据遗失,警告,请启用安全程序】
       【警告,请启用安全程序。】
       【请启用……】
        杰诺斯感到警告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远,连带着那些莫名其妙从四肢百骸蔓延的绝望一起,把某个男人已不存于世的记忆永远地丢弃了。
       “老师?你要去哪里?”
       “今天是特卖日。”
       “那我也一起!”
       “不用了,杰诺斯,我自己去就好,会很快回来的,在家等我就好。”
       “等……!老师?”
       朦胧的黑暗覆盖了他的视野,是埼玉外出时关上的那扇门,他等待着,直到光亮再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
       “杰诺斯先生,你还好吗?”
       眼前是一个陌生人。
       “……埼玉……老……师呢?”
      还没有回来吗?
       “杰诺斯先生?要找什么人吗?”
       找?
      “不是……找……”杰诺斯发觉自己的行动有一丝困难,他躺在不知名的地方,双眼所着是苍白的天花板。
      “老师说了,会很快回来的。”
      “我会等他回来。”
      那个陌生人没有理会他的话,在他头部看不见的地方捣鼓着一些像是零件的金属,他看着天花板,一丝担心和感伤都感受不到,等着那扇门真正被谁打开的时候。
       过了一会,他又开口。
      “埼玉……老师呢?”
      满怀期待地,再次开始等待起来。
      于是这个世界没有悲伤。
      一丝一毫的悲伤也没有。
     
     
      

评论(2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