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随便写点东西(糊弄人的)(极短极渣玻璃渣段子)

      “老师,血?!”

      “啊,没事没事,不是我的血。”

      “那么是怪人的血对吧,一定是很强大的对手,不愧是老师!”

       因为埼玉以拳作为武器,身上总是隔三差五腥红点点,这段对话便免不了成为了日常,杰诺斯每次都会用一样的问法,埼玉也每次都这么回答他,杰诺斯因为这样的对话而对于亲近之人免于危险而安心,也暗暗感激埼玉每一次的耐心回答。

        这是一种习惯,看到那强大男人洁白的披风沾染鲜血便会出现的条件反射,对于杰诺斯来说,是担忧的表现,却也是一种安心的标志,一种小的幸福。

        所以,当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他强大的老师与敌同归于尽的身躯被攻击洞穿,鲜血在他眼前炸开,犹带温热的肉体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也抵不过习惯的诱惑。

       “老师,……血?”

       他没有的得到回应,仰着脖子,等平时听那熟悉的一句话的间隙时间结束,又开了口。

       “……是怪人的血,是怪人的血对吧,一定是很强大的家伙,不愧是老师!”

       然而这次他膝下的地上正在浸湿布料的鲜红液体,却是实打实的人类的鲜血。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