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波罗埼】一方未来(是虐

第二周的主页活动!虽然主页君已经阵亡了还没有复活……含微量all埼,语言描写苦手,情节毫不精彩,文笔也生疏了有点不好意思。


        今天的日头不高不低,年轻人们一如既往加班加点工作学习,对于老人家来说却是一个适合散步的日子,当那拄着拐杖的驼背老人走进公园的时候,里头已经有不少人了。

        那驼背老人和其他的许多老人一样,头发早已掉光,只是头皮一眼望去实在干净,似是从没长过头发一般,行动颤颤巍巍,外观普通之极,在来往行走的一众老人中并不显眼。

       公园内侧人少的区域上空,空气不自然地浮动了一下,周边的空气似乎灼热了几分,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几秒不到的功夫,空气又恢复原样,风又凉爽起来。

       驼背的老人看看四周谈笑有加的场景,脸上却是平平淡淡,他独身一人,在身边一片属于他人的沙哑寒暄中穿过,逐渐走到了没有多少行人的小道上,向着公园的深处行进而去。

       真是清净,比方才清净多了。

       他倒真习惯这种清净。

       不知何时周边变得空无一人,在这怪人肆虐,人口爆炸的时代,这么一块安宁之地出现在人口集中的公园里,只能意味着危险,但是那驼背老人只一如既往地走,好似不在意这异样一般。

       或许是因为他年轻时就是这样不知所谓的家伙的缘故,又或许是他老了对于状况的理解已经随着年龄增长和身高一起退化的缘故,他走到那适才空气浮动的区域, 听到仿佛气体抽送的奇怪声音也置之不顾,他的身体碰到了一块有些阻力的空气,便好似无事一般穿了进去。

        于是在这白天,这公园里便平白少了一个驼背的秃头老人,而他本人并不知觉。

       这屏障里外的空气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驼背老人的眼前,一台巨大的宇宙级战舰正浮在空中,竟是几乎笼罩了包括公园在内的整个城市,战舰被一群不知名的奇怪生物包围着,舰体的尾部喷着热气,空气在那个区域扭曲变形,似乎是将要起飞却故障了。

        老人原本无精打采的眼睛稍稍睁的大了一些,却未曾到大吃一惊的地步,他捶捶自己的腰背,咳嗽一声,活动了一下颈部,正打算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却被那些奇怪生物中的一个拦下了。

        虽说是奇怪的生物,这个拦住他的倒和人类长得极像,除却紫色的皮肤和占据面部三分之一区域的巨大独眼,其余的部分就像一名身材健壮的男子,身材高大,比他年轻之时都要高大的多,此时站在他身前,便像堵墙似的,俯身和他说话,似乎也变得分外有气势。

        “你是……这个星球的老年生命体吗?是怎么进入到这隔离空间中来的?”

        对方用如野狼一般咄咄逼人的眼神在他周身视察了一番,但接着便收起这气势:“只是个普通的老年人吗?难道隔离空间的设计还存在漏洞……”

        老人看着独眼的家伙自顾自的动作只是一言不发,打量了一下独眼身上那结构复杂的铠甲,低头咳嗽两下,然后又抬起头来。

        “那种的都无所谓了,年轻人,能让我过一下吗?超市特卖要开始了。”声音沙哑,语调平静,说着,拐杖往旁边一点,就要绕过这不知所谓的独眼男子。

       “等一下,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异种生物显然没有什么尊老爱幼的思想,于是驼背老人再次被挡了道,不仅被挡了道,还被抓着前襟拎了起来,一张本来平平淡淡满是皱纹的脸不禁流露出一丝不耐烦来。

       “怎么进来?普通地走进来的啊……那个,放手啦,还有两个小时就是特卖开场,今天的特卖是限时抢购,我不去就来不及了。”

       老人话依然说的不紧不慢,语调沉稳得好似世外高人,但这种目中无人却似乎只是因为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而表现的,这让本不想多加纠缠的独眼稍稍沉了沉脸色。

       “那个你已经不用操心了。”

       “……啊?”

       “隔离空间因为设计操作的问题,时间的流动和外界不同,因为它是普通人无法进入的空间的断层,你现下出去,恐怕已是明天了。”

       听闻此言,老人状似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好似被什么巨大的悲惨事故冲击了一般,独眼看老人一副有趣的表情,便颇有兴致地放下了他,谁知他脚刚着地,膝下不稳,竟一下跪在了地上,却不起身,伏着身体,突然就发出凄惨的哀鸣来。

       “八折……八折啊!”

       那本就萎缩老化的身体这么一蜷更是看起来小了一圈,就好像他一直老去到最后就会消失掉一样,老人的身体在颤抖,声音也因哀鸣更加嘶哑。但是独眼并不在意这看似凄凉的场景,反而是嘴角带笑地看着,他是暗黑盗贼团暗物质的首领,是全宇宙的霸者,地球人这种脆弱又饱富感情的生物倒是他头一回接触,老人奇怪至极的反应让他颇感新鲜。

        “我是来占领地球的宇宙盗贼波罗斯,姑且先让你作为这个星球在这个时间点上的顾问吧。”波罗斯对着痛失八折的老人微笑着说,“那么,你的名字是?”

        “……名字?不记得了……”

        慢慢缓过来的老人自言自语一般地说,却不知为何眼神流转,自顾自换了个话题。

        “你是外星来的……我还以为你们会驾驶飞船张扬地大举入侵呢。你看起来像是干这种事情的年轻人,但是,为什么躲在这里呢?”

        “我此行来地球是为了打倒强者,但是在穿越虫洞时机身故障,到了应该降落的时间点之后七十年左右的这个时间点,地球的英雄协会在地球外围做的防护也是严密,强大之人似乎也不在这里,没有必要和现在的地球人起冲突。”

       “外围防护?啊,那个增强了啊……”

       老人听着他叙述,一副没往心里去的样子,点了点头,在听见“强大之人似乎也不在这里”时,眼皮抽动了一下,眼睛只直盯着自己拄着拐杖的那只手,那手已然干枯,血管像是要爆长出来一般在纤薄的皮肤下清晰可见,像是一下就会扭断了手腕流尽全身鲜血一样,这么脆弱的老人身躯,看起来可着实是弱不禁风。

        “对了,你,相对言地球年龄已经相当年长了吧,对于七十年前那个最强的家伙,你知道多少?”

        “最强的男人吗……?前几年还作为英雄在活跃,现在大概也死了吧……那家伙相当孤独啊,不过,活得长的家伙也是,大概是因为孤独相惜,我这样的老家伙倒有时候,也能理解那种孤独啊。”

        波罗斯本来开玩笑的脸带有沉默意味地深沉起来,他半生专注于变强,利用力量去征服,到最后已经没有任何人胆敢反抗他,自然也无人愿意接近他身侧,他在强大上孤独,多少领地和财宝都无法满足他的空虚,是以他才轻信那不靠谱的预言,二十年间漂泊过宇宙,去找寻宇宙另一端的强大对手,外星生物的寿命很长,地球人的寿命却很短,对于眼前老人所言的孤独,波罗斯自是无法理解,但那老人身上一股神秘的孤独的氛围突然铺张开来,竟与他的心情有几分相似,于是他屏息静立,一时将老人视作对等之人。

       “说说吧。”他语气沉静下来:“你口中的孤独是什么?”

       于是老人在这氛围中慢慢开了口。

        “我还算年轻的时候,收过一个弟子。他脾气有些急躁,却愿意潜心在我身边学习,本来挺好的一个孩子,却是为了报仇而学习,我以为到老还会有个叫我老师的孩子,他却自顾自为了报仇而与仇敌同归于尽,早早就去了……”

       “还有个烦人的家伙,整日价的吵着要和我比试,还讥讽我的头——我那时候就秃了,一副很努力的样子,倒是叫人讨厌不起来,然而他为人办事挣钱,年轻气盛的时候还好,到了中年就厌世了,他是忍者,后来回到忍者故里,再也没见过他……”

       老人只是说,说了许多的人,风貌人品各有特色,行侠仗义的自行车青年,电子游戏霸主地位的家伙,说话奇奇怪怪的偶像英雄……听来也算有趣,只是老人一句自己的话题都记不起来,全说的与他人相关的话题,那些回忆清晰异常,竟不似一个老人所能记忆。

       “……啊,对了,还有一对……常有矛盾的姐妹,在解决隔阂之前,妹妹总是来隔三差五地登门造访,后来她终于在某种意义上赢了姐姐,姐妹突然就一起住了……她们也是说一是一的家伙,妹妹顾及姐姐的心情,两个人来我这里的频率就少了。那么说来,是从她们开始的,之后所有的人来我这里的次数都越来越少了。”

        “有时候,那个骑自行车的老好人还会勉勉强强地到我家去看看,他一口牙都掉光了,笑得还跟年轻时一样,后来有一天他也再没来,我去找他,人没有,家也搬了……那之后就再没有哪个熟人平日里能碰到,最后,谁也不在啦……”

       老人突然安静下来,半晌,带着笑容抬起脸,那光头下的脸明明是一张清晰的笑脸,在波罗斯的眼中却似乎什么都没有。

       “唉,老了,也变得罗嗦了,我还嫌过自己的弟子话多,哈哈,到底自己还不是一样。让你听这老人的自言自语还真是抱歉……”

       “那么,你年轻的时候又是怎样呢?”

        不等那干瘪的边角翘起的嘴唇将最后一句话的句尾说出,波罗斯就打断了他的话,一只独眼不知何时变得如此专注,直勾勾地盯着他,他在许多人脸上看到过这种眼神,一开始他难以抗拒,后来渐渐学会了拒绝,但现下已是多年相隔,他看着那熟悉的眼神,愣是又如当初般着了道。

       于是他也忘记了,对于自己的事情,自己该当是什么也不记得这一事实了。

       “怎么样的人吗?嗜特卖如命,一直一个人的家伙吧。”

       波罗斯似乎不是很满意他的答案,神情苦闷,似是恼怒,闷着声就质问道:“那不是和如今一样吗?毫无改变吧!不是很无聊吗?”

       “对啊。”老人收敛了诸多情绪,氛围也瞬间荡然无存,面无表情地回答:“就是如此无聊啊。”

        波罗斯皱起眉头,不再理会这无趣的老人,径直面对身后前来报告的小型外星生物,待那报告完毕,表情稍有变化,却不多说一句,也不发泄被耽搁的怒火,一甩身后的披风,就往已经整修好的战舰走去,直到只差一步登舰的最后关头才停下。

       “我明白了。我想见的,果然只是七十年前的那个强者。”

       波罗斯头也不回:“……为了给我的无趣人生,增添一些乐趣。”

       全员到齐,舰门合上,老人抬头望了望那巨大的浮动物体,只见空气浮动的区域更加猛烈地波动,在眼睛一睁一合之间,已然不见踪影,他眨眨下垂的眼皮,在那空地上静立,想起波罗斯听那报告时的奇怪表情,突然像是察觉到什么滑稽的事情,驼着的背更加下弓,身体也剧烈颤抖。像是歌颂着最后的绝唱,声音嘶哑,不受控制地大笑起来。

       “是吗……是吗?怪不得去得晚了啊……!”

       在克制不住的笑声中感慨过后,九十四岁的老人很快就收敛了言行,只是自顾自走出这风平浪静的公园,瞥到一眼逃课坐在公园出口石阶上的青少年手中手机的屏幕,赫然已是第二天的日期。

       在他印象里,却不过过了一二个钟头。

评论(1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