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双埼】虚幻的特卖之日

       (一)

       烟尘布满了整条街道,地皮被轻易地整块掀起,这凄惨的废墟此时正映在埼玉的眼中。

        伴随被破坏的平和街道一起被倒映出的,还有引起这一切的,穿着那身熟悉的紧身英雄服装站立在他眼前,拳上沾着灰尘的,另一个他自己。

       “来吧,与我战斗吧。”

       “这是我们梦寐以求的。”

       那破坏者伸出手来,嘴角挂着笑容,仿若已经完全从英雄之位失格堕落,眼中全是好战的火焰,埼玉有些呆傻地看着他,表面是一副质疑到底谁家的熊孩子被放出来扰民的态度,似乎对于挑衅毫不在意的样子。

        但是他空洞眼神的深处已经被斗志点亮,心中也早已蠢蠢欲动。

        对,没错。

        他比谁都更加清楚。

        这场战斗是他,是他们,是他们所梦寐以求的。

       

        (二)

        事情的起因是早晨梦醒时分的分离感,和他一样的光头,穿着和他一样的睡衣,突然就以睡眠的姿态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他揉眼起身,被熟睡却不怎么安分的家伙一把抱住腰,拖着他本就不稳的身体往床上倒,枕头柔软的触感让他起码重新再做了十分钟的美梦,随后他才因为出现另外一个自己这种超现实的奇妙事件而感到巨大的惊讶。

       但是,吃惊的似乎只有他一个。

       被分离出来的家伙非常的淡定自若,如同独自身在家里一般自在,完全无视了他傻掉一样的表现,自顾自打开冰箱,拿出了杰诺斯昨晚冷冻好的早餐,然后他回过身来。

       “喂!那边那个我。”

       “早饭,吃不吃?”

        他说着晃了晃手里的牛奶盒,白色的包装盒反射了窗外的光线,这让他那光秃的头顶闪耀到刺眼,埼玉被强光的袭击激得眯了眯眼睛,然后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吃。”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杰诺斯准备了两份早餐,正好对上了正确的人数,两个光头面对面坐下,穿着一样的衣服,挂着同样的表情,用一样的姿势和咀嚼频率吃着早餐,餐桌气氛竟意外和谐融洽,直到盘内清扫一空只余两盒牛奶,埼玉才开始思考现状。

       “喂,你是从哪来的?”

       “你身体里。”

       “……啥?”

       没有再做出回答,莫名其妙出现的人喝了一口牛奶,用呆愣愣的眼神径直瞄向日历,那自顾自的模样令人熟悉又令人火大,随意淡然没有特点的表情正是他平日所做的,但是这表情仅仅维持了三秒就分崩离析了。

        “还优哉游哉坐着干什么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嘴边还带着一圈白色牛奶家伙的突然就激动起来,“今天是周五啊混帐!”说着用力拽住了他的肩膀,一下把他拉进了卧室,就开始往身上套出门的衣服,他大概反应了三秒,才突然意识到周五这个词的含义。

        周五,下午一点开始……

        ……特卖日……!

        奈何埼玉家的衣橱生于这喧争之地,洁净整齐的内在被慌乱的两个光头玩弄得凌乱不已,目的却仅仅只是为了找到被分开放置的衣裤的具体位置,足可见懒惰是多么害人的东西。

        直到大门关上,凌乱的脚步声远去,一片狼藉的室内才终于得到了安宁。

        (三)

        “还是只剩下白菜了呢……”

        自动门一开一合,两个人一手一袋白菜地走出来,特卖会迟到一个小时是十足的噩梦,这从视特卖如命的二人组脸上那仿佛看破红尘一般超然的表情就可看出端倪,这种被绝望洗刷过的神情虽然不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但仿若浩劫之后的悲痛气息还是荡人心魄。

       “……嘛,三折的白菜,还算是有收获吧……”埼玉拍了拍表情比他暗沉几分的另一个秃头的肩膀,对方的身体抖动了几下,像是要从强烈的悲伤中挣扎着要脱身,然而终于是接受了悲哀的现实,变得平静下来。

       “一不小心买了这么多啊……”

       “那今晚吃白菜火锅吧。”

       四大袋白菜在两个人手里前后摇荡,节奏和谐一致,一左一右地行走时,一模一样的外貌体型神态让人晃眼以为看到重影,午后空气清新,阵阵轻微的凉风教人受用不已,这样的天气实在让人忍不住进行交谈。

        “……我说,为什么是英雄服装呢?”眼睛盯着对方披风的末梢,埼玉不知为何就开了口,他并不知晓开口的意义,却确实如意料中得到了像是吐槽一样的回应。

       “你不也是吗?”

       “啊……话是这么说啦……”

       备用制服是杰诺斯缝制的,过于合身的衣物让埼玉在另一个秃头披肩男面前略感尴尬,另一个自己站在他面前让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经常穿着英雄服装四处走,这其实并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到底这令他语无伦次全身紧绷的压力是源自何处呢?

      也许是因为 另一个人知道他所知道的一切,甚至还比他更深入了解自己所不理解的地方也说不定?

       那为何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呢……?

        自地底传来的巨大轰鸣荡开了他问出口的声波讯息,破开的泥土碎屑染脏了两套装束,不知何时潜入这城市地底的怪人用怒号加剧了噪音的等级,埼玉望见另一个自己比他本人更为迅速地反应过来,进入了战斗。

       然后一击打倒了捣乱的对手。

       (四)

       市民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连因侵入的怪人而撤出城市,Z市的繁华本就比不了其他城市,一经袭击而进行市民避难,城市里很快就空空荡荡了,寂静的街道上,只有两个秃头正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个人身上,全是怪人的血液。

       “你问我了,对吧?”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问题,是吧?”

       全身染血的家伙盯着他的脸笑起来,甩开那些发呆一样不正经的随意表情,眼神变得凌厉而尖锐,如同出鞘的刀锋一样充满了攻击性,这让埼玉一瞬间以为自己所面对的,其实并不是自己。

        “难道你不该当最为清楚吗?”

        “是我们的意愿,让我出现在这里的。”

         然后,猝不及防地,对方向他挥出了拳头,强劲的拳风使他不得不弯腰避让,后背感觉到强大力量的余波的同时,身后的街区已然被冲击破坏。

        “你在干什么啊?”埼玉对于自己被自己攻击感到了一股强烈的不明觉厉,对方的表情更是意义不明,接连避开几次凌厉的攻势,他的情绪也出现了些许恼怒,奋力挡下一记直拳,顺势就抓住了对方襟前的衣物:“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很强。”

       “哈?”

       “与我战斗。”

       他用力握住埼玉的手腕,脚下用力,地上就出现一条裂纹,他把脚嵌在裂纹之中,整块地皮便被他轻松地踢了起来,这迫使埼玉松开了抓着他衣襟的手,在地皮空中一百八十度旋转之前跳到了另一个自己的身后,烟尘和血液混在一起的味道很是刺鼻,强烈地彰显了另一个人存在的事实。

       “我很强,你应该最为明白,我强大到足以令你苦战甚至击败你,我想与你战斗。若你不答应,我便把所有我目之所及的事物破坏。”

       “直到你愿意和我战斗为止。”

       埼玉退后一步,他感到空气变得灼热,心脏也因不明的原因激烈跳动着,他的斗志因为对方不明所以的话竟被全数点燃,与自己战斗这荒谬的事情,竟令他期待值大到全身颤抖的地步。

       对啊,他想与自己战斗,这是他梦寐以求的。

       对手强大到足以令他苦战甚至被击败,战斗有着巨大的风险,徘徊在生死边缘,双方势均力敌。

       这就是完美的理想对手。

       (五)

       巨大的轰鸣声久久不息,无人知晓的世间最强的两人在空空荡荡的街道上肆意战斗着。

       这样的战斗是否有意义,这种问题,被已战红了眼的两人丢到了脑后,战斗的人沉醉于对方的强大,更加大力地输出自己的力量,他们战斗着,战斗并且笑着,伤痕,瘀青,流血,衣服变得肮脏凌乱,呼呼作响的拳风利如刀刃,割裂了柔软的披风。

       情景如此危险教人提心吊胆,两人却心潮澎湃,感到从未有过的巨大满足。

       这个人,很强。

       或许比他更强。

       他还有许多的招数未曾施展,对方也似乎还有使不完的力量。

        似乎永远也无穷无尽。

        “你怎么了,一副很狼狈的样子,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战斗了吗?”

        “你才是吧!”

        被挑衅,更为激进地进攻,拳脚相接,肉体碰撞发出的闷响让战斗充满了实感,埼玉心中满溢了强烈的情感,竟凭一时的激动将对方的身体打穿了三栋大楼。

       咦?难道一不小心使出了超过本来实力的力道了吗?

       用手背擦了一下脸上的血,伤口刺刺发痛,让他高涨的斗志更加昂扬起来,直到他看到从大楼深处飞跃出来的人影,他用眼睛死盯着那影子,全身紧绷着准备战斗。

       错觉……吗……?

       这个家伙的速度变慢了。

       还保有余力,埼玉就接住了打来的一拳,数秒前这样的一击需要他竭尽全力接下,对方攻击的力度似乎变小了许多。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认真和我打啊。”

       “……!”对方吃力地避开他的一记踢腿,身体摇晃了几下才稳当,似乎受到了冲击的影响一般,接着,埼玉就看到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阴霾遍布的样子 。

       接下来,那张脸如同被扭曲一般带上了即将拼上性命一样的疯狂。

       狂乱的攻势随之出现在埼玉的面前,就像是疯了一样,凌乱密集的攻击让埼玉无法理解,埼玉的神经突突作响,他突然意识到一些什么

       就像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全力释放自己的力量渴望哪怕一刻的持平一样。

       不会的,怎么可能。

       这样强大的对手。

       他不是正以自己为对手吗?!

       埼玉被那些力道之后给他留下微小疼痛力道变小的拳头击中数下,失控一般不计后果的挥出一拳进行了反击。

       (六)

       “噗。”

       洞穿肉体的声音。

       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埼玉感觉喷溅出来的液体撒了他一身,刺目的红色沾染了两个人的身体,滴答滴答的水声是那液体顺着他的脸颊从下巴往地上滴发出的声音。

       骗人的。

       怎么会,这么轻易的。

       最强的身体,怎么可能会这样直接穿过去呢,为什么,他应该接不下那些拳头,他应该遍体鳞伤,他应该接近战败,下一次说不定还能战斗下去,说不上谁赢谁输。

       “不……你……为什么……”

        埼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看到被他洞穿的另一个自己眼中透出了绝望的味道,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失败了。”

       “我从你的体内分离出来,拿走了你二分之一的力量,我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沾了血的手抚上埼玉那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他盯着那双透露出不稳定情绪的眼睛。

       “力量最终慢慢回到本体的体内,我被削弱了,平衡被打破了。”

        “真是,可恶,我最后还是没有让你实现……”

        “我还是没有实现……”

        不甘的眼神出现在败者的脸上,红色的血液从那悲哀分身的体内一股股涌出来,力量大量地回到埼玉的体内,最后连同那半阖双眼的濒死主人一起,全部回归。

       埼玉发现自己并未离开家门,身上穿的是一件普通的衬衫,满身的血已无影无踪,他探头看了一眼窗外,城市非常和平,夕阳挂在天边,天边是大片大片的艳红。

       这样啊。

       这是毫无意义的自我挣扎。

       (七)

       杰诺斯推开门的时候,埼玉刚刚摆好碗筷,他有些惭愧下班太晚没有赶上自己应对老师尽的侍奉之责,做着长篇大论的自责之辞,被埼玉一脸郁闷地按到了餐桌前勒令开饭。

       “老师,这是?”

       “白菜火锅。”

       “白菜吗……?”

       “恩,一不小心买了四大袋,也不知为什么呢。”

        埼玉夹了一片菜叶放到嘴里咀嚼,白菜的甜味沁入到他的口腔里,让他想起纠结晚饭材料不足时的事情来。

        四袋白菜整整齐齐摆在厨房里,正是他仿佛幻觉一般的战斗事件里,和另一个自己在特卖会上抢购的三折商品,这白菜正好弥补了食材的空缺。

       真是奇怪啊。

       一切都消失了。

       为什么只有白菜留下来了呢?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