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梦见对方



       (一)

       杰诺斯最近开始变得嗜睡。

       他常常会做梦,因为自身机械化所引致的便利,加上他近乎强硬的工作态度,他以前总是少睡的,于是做梦的感觉于他而言就相当陌生了,甚至可说上是新奇。

       他惊异于梦境何以奇幻美妙至此,有时在不该睡着的时候睡去,也无法使自己立刻醒来,明明他有着分外坚定的意志,却意外抵不过做梦的诱惑,竟如同嗑药一般依赖起来。

       这样的事情,有多么的诡异,奇怪,恐怖,被连番而来的睡意和层层递进的梦所迷惑,他的感官也变得迟钝,从而无法感知了。

       渐渐的,他到了睡眠与清醒混淆的地步,在无法识别的巨大的混沌中,他终于感觉到了要沉入一般的压迫感,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开始在梦境和现实交错的缝隙里苦苦挣扎起来,那些迷幻的场景开始令他觉得恶心,但他总是深陷于此。

        直到某一天,这种交错终于停了下来,他一下从混沌中清醒了。

        这里是现实吗?

        这里是哪里?

        平和的城镇,有说有笑的市民,正常运作的日常,他现在站在这些东西的中央,站在一个让他倍感熟悉的地方,他恍惚了很久。

        这里是他的故乡。

        毋庸置疑,这里是梦境。

        他要离开,离开这里。

        杰诺斯咬了咬牙,露出恼恨的神情,他在街上似是垂死挣扎一般地四处奔跑,这当然毫无意义,但是他不能放任自己什么都不做,他想离开这里。

        可是,他为什么要离开?

        他的肩上背着书包,奔跑的时候可以感受到自己健康的肉体在运动中抖动,每一处都是熟悉的景色,甚至,甚至,他看到了他的母亲,就站在街对面,脸上挂着寻他不着的忧愁,突然瞧见他,便向他拼命挥手。

        这里有他最幸福的时光。

        甚至比过去他所感受到的一切还要幸福。

        甚至他不认为自己可以享有这样的幸福。

        这里是梦境,现实中,只有他一个人……

        一个……人……怎样?

        什么来着,他记不明晰了,这里是梦,是梦吗?

        这里难道……不是现实吗……?

        不对,模模糊糊的才是梦吧。

        这里是现实。

        他迎着母亲那张温和的面庞,大踏步走了过去,扑进了那个女士的怀里,他的母亲用惊奇的目光看着他,叛逆期的儿子竟主动撒娇,这简直是头一遭。

       对,那是一场噩梦。

       把环着母亲的双手放开来,帮她提了一袋刚买的商品,看着母亲欣慰的眼神,突然间恍惚地,想起梦里似乎和谁曾一起,像是这样的,拎着几袋刚买的东西,走在路上过。

       是错觉吗……?

       或者,或许他……

       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或是重要的人呢?


        (二)

       这是回到现实的第二天。

       门外站了一个看起来脑袋不是怎么灵光的黑发男孩,挂着一对死鱼眼,表情平平淡淡的,却让人莫名感觉有些不爽。

       杰诺斯拽着被他扭开的门把手,沉默地看着这个男孩。

       男孩也沉默地看着他。

       “……是你敲的门吧。有什么事?”

       “……我……”欲言又止,那男孩的神情很不稳定,他往男孩偷瞄的方向看去,两个躲在楼梯口的小孩就受惊似地跑掉了。

       临跑前,还不忘嚣张地喊上一句:“埼玉你这个笨蛋!”

        埼玉?

        他用两只手抓住那个有些迟钝刚起步想跟着跑的男孩的肩膀,一脸如同面对什么恐怖事物的阴沉表情,用低沉的语气说道。

       “你叫埼玉?”

       “……额……是……”男孩明显是被吓到了,虽然脸上还是木木的表情,瞳孔却是剧烈收缩着,身体也在颤抖,他是个多小的孩子啊,小小的肩膀被抓在在一个十五岁少年的手掌里都显得有些单薄。

       他吓到这孩子了?他为什么反应如此之大?

       注意到自己做了什么,杰诺斯慌忙收回手,却见那孩子虽然吓得身子软了大半截,脸上还是木木的,身子似是钉在了地上似的,也不知道逃跑,只直愣愣地盯着他。

        就好像在发呆一样。

        这让杰诺斯,莫名感到了一种熟悉感。

        “你,为什么要敲门?”

        “啊……他们说,我跑步输了……所以,要随便找家人……那个……敲门……然后……然后……”

       男孩偷偷抬头看了一眼杰诺斯,发现杰诺斯还是维持着那种严肃的表情并没有是要发怒的样子,便豁出去一般说:“……骂一句笨蛋然后跑掉。”

       如此直白诚实。

       杰诺斯感觉到了一种平生第一遭

的强烈无力感。

     

       (三)

        ……

       可是,埼玉这个名字是怎么一回事呢……?他为什要为这个从没听过的名字而激动不已呢?即使他的确觉得这名字很熟悉……

       叫做埼玉的男孩和杰诺斯不知为何变得熟络起来,杰诺斯向来是不喜欢亲近小孩子的,但埼玉似乎就是例外,因为自带呆的气质,这个孩子总显得比别家熊孩子安静,偶尔才会为了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自顾自地激动,或许因为看上去有些让人无法理解吧,埼玉在同龄人中间总是有些孤独的样子。

        他明明可以放任不管的,可是他没有。

        他自从见过这个男孩开始,就一直无法不去关注他,慢慢接近,陪伴,最后变得形影不离,甚至他有时觉得这样的发展是理所当然的,就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亲近一般。

       杰诺斯望着男孩把一块饼干塞进嘴里,顺手就帮他拂去了嘴角的饼干屑,男孩便鼓着张嘴,任由了比他大上好多的少年所提供的服务。

       这孩子,出乎意料蛮可爱啊。

       沉浸在家人俱在,生活和平的幸福日子里,还带着个小孩在城市角角落落里都游了个遍,初次来到这城镇的种种疑虑和不安已经被杰诺斯抛在了脑后,忘了个干净。

       然而他最不该忘的,就是对于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全然包裹的幸福所应怀有的那一份疑虑和机警。

        当火光在他眼前燃起的时候,这些如同毒药一般的幸福,开始了早已注定的,剧烈的土崩瓦解。

       带着小孩跑回家中的杰诺斯,体会到了崩溃的味道。

       加倍的恐惧和绝望。

       剧烈的悲伤。

       和参杂着血液的过去所经历的惨痛记忆一起,碾压起他的神经来。

        城市毁于一旦。


        (四)

        是那个家伙,是那个家伙!

        他想起来了。

        是那家伙毁了他的故乡!

        温柔的母亲,严肃的父亲,学校,商铺,广场,家,所有人……

        没有了,都没有了。

        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人可以阻止这家伙,他会死,死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

       对。

       这个不知名的地方。

       姿态狼狈地跪在地上,眼泪几乎涌出眼眶,被绝望所包围,近乎崩溃地想要活下去,他要被击溃了,马上就要被击溃了。

       但是……

       他还怀有一丝的期待。

       似乎,似乎能有一个人,能够抗拒这一切一般,但是,那个人……

       是谁……?

       他身边的男孩面对他失控的举动不知所措地呆立着,半晌,走上前扯扯他的袖子,刚开始只是提醒式的,后来就变成了用力地拉。

       “……你在,做什么?”

       “你得站起来,杰诺斯。”

       “不要胡闹了,小鬼,还不如你自己快逃。”

       “你不可以一个人呆在这里。”表情变得有些愤愤,男孩用两只手拽住了他的手臂,但是还是拽不动,于是男孩更加地扭紧了眉头,质问他:“那你为什么不逃跑呢?杰诺斯!”

       为什么,不逃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如果……连……英雄……都逃掉了的话……

       还有谁来……战斗呢。

       杰诺斯睁大了眼睛,慢慢地站起身来,这句话,有谁曾说过的,他记得很清楚,他连那个人说话时唇角的弧度都记得一清二楚,那是他从来都记得的,从来没有忘记过的,那是他的希望。

        他没命一般向那个失控的机器人冲过去,金属的手臂变形成武器,发射出众多的炮击来,他的攻击撕裂了对手,也终结了这个空间,在激光的照耀下,被火光点缀变红的天空融化了,大地也融化了,就像是流水一般,所有的一切向下坠去。

       杰诺斯也不例外。

       光线开始消失,黑暗开始充斥整个下坠的世界,杰诺斯在空中挣扎扭动,抓住了那个叫做埼玉的男孩的手。

      

        (五)

        “杰诺斯。”

        下坠中,男孩叫了他的名字,正是光线变得最为模糊,最看不明晰的时刻。

        那不是男孩,那或许是个少年。

        又或许,是个青年。

        被他紧紧抓住的人的脸渐渐变得模糊不清,然后他的视界陷入了黑暗,他在黑暗中拼命眨着眼睛,死死把握着手里温热的触感,突然之前,他的眼睑接收到一束强光。然后他听到那众多仪器齐响的滴滴答答的声音。

       他犹豫了一下,才慢慢把两扇眼帘打开。

       “……老师。”

       他抓着他的老师——埼玉的双手,对方用复杂的目光看着他,混杂着惊异,别扭,还有喜悦,是他在梦境里一直念想着的,一直想要想起的,没有头发的,最真实的埼玉。

        “欢迎回来。”

        “恩……老师……”他松懈下来,露出一个微笑。

        “我回来了。”


        (六)

        “是吗,起因是我上次打倒的怪人啊……”

        从梦境中脱身的第二天,杰诺斯了解了前因后果,这是怪人力量的残余所导致的闹剧,那是一个心理超能力系的怪人,或许是死前的怨愤,令它下了让打倒它的人崩溃至死的诅咒吧。

       库赛诺博士一板一眼地和他解释发生过的事情,埼玉在一旁无聊地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的仙贝,嘴角沾上了细小的碎渣。

       “老师……”

       杰诺斯用手拂去了那些碎渣,埼玉鼓着嘴,任由比他小很多的青年为他服务的动作,一举一动,就像是那梦境里的某个黑发的男孩一样。

       ……啊……

       杰诺斯的眼神有些恍惚。

       ……或许他还在做梦也说不定。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