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单恋(好短)

       或许这不大对劲。

       真的不大对劲。

       杰诺斯昨日不过外出了一整天而已,对于清晨那声开门声,他激动的情绪实在太不对头了。

       心跳加快,满心都是让面庞发热的快乐和满足,缩在被窝里装睡着不出声,竟生生闷出满头大汗来。

       明明仅仅是小小的分别一下罢了,又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情况,说实话,他自认为没有任何值得激动的元素在,但只是理智上似乎明白,还是敌不过自身的感受。

       他的情感似乎趋于失控了。

       如同多愁善感的少年时期,积攒了过多自找的压力,总想要出口发泄些什么以追求内心的平衡。

       但是显然,这两种情绪和积压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现在这感觉模模糊糊的,让他捉摸不透,就像黏在牙齿上的软糖一样让人烦恼不已,吃进嘴里初始就卡进去,虽然纠结着无法解决,却能享受着丝丝的甜味,比起成长中的冲突产生的愤怒压抑,这种快乐和堵塞同在的烦恼更令他容易动摇。

       吃着杰诺斯精心准备的早餐,看着杰诺斯取下围裙,掩饰着彻夜工作的疲惫,仍然维持着勤恳认真的身心状态坐到了他的对面,于此情此景,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口中食物残留着杰诺斯身上的淡淡硝烟味,他不由自主想象起杰诺斯昨日整日工作的模样,然后在杰诺斯观察他吃饭动作的目光下,装作无所谓一般正常地把饭吃下去。

       完全的,食不知味。

       他靠以往吃饭吞咽的动作记忆吃完早餐,第一次没尝出杰诺斯做的饭菜的味道来,因为偶尔要轮一轮班,就窝到厨房里洗起了碗,冰凉的水打在他的双手上,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竟隐隐是有些发热的。

       难道是因为生病了吗?

       不,不会,他已经很久都没生过病了。

       可是,身体的确是在发热。

       他没有头晕。

       也没有不舒服。

       就是心脏跳得有点快。

       或许他真是生病了?

       埼玉觉得他这辈子思考什么事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费神,更何况是没什么意义的自我纠结……或者就是为了超市特卖的事,总之,今天他真是特别的怪。

       碗上还残留着泡沫,工作不走心的埼玉却忘了冲洗,他把眼睛小心翼翼地往正拖着地的杰诺斯那边瞥了一眼,这完全是下意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为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而茫然的时候会望着那边的弟子,这或许是漫无目的的,又或许不是。

       埼玉是个迟钝的人,但是一旦他能在混沌中摸索出一些门路来,就会出乎意料直接地做出相应的决定,断不会拖泥带水,自找麻烦。

       对,那下意识的一瞥,霎那间让他恍惚地悟了。

       碗随着他漫不经心拿起的动作,混杂着呼之欲出的答案碎在了地上,发出响声。

        地面沾上肥皂水,变得如同平置的镜子,清楚倒映上了冲进厨房的杰诺斯脸上绷紧的人造皮肤,埼玉感到自己现在可以直视着这样认真纯粹的神情了,心中犹疑遍布的时候,眼神的直接相对他总会避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动摇到什么地步,但是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答案和光明,也已足够一个人清醒和冷静。

       然后,埼玉似乎总是会比别人要快的,找到出路。

        他抓住杰诺斯伸过来的手,把头凑到杰诺斯的眼前,在弟子面对突如其来的异变甚至还没来得及变得失措之前,他开口了。

       他想了很久,这句话,其实一直他都有所感悟的,他为之纠结恐惧,惶惶不可终日,如今他那特有的直接和随性,将这句在他的心口上越举越高的话,不计后果一般说了出来。

       哪怕,只有他一个人这么想也无所谓。

       说出来。

       他要说出来。

       “我喜欢你。”

        心意如胚胎一般被孕育,是否安心存于世,不是自己说了就算的。即使如此,他这样的想法,他不认为这是不该说出的,即使他会思前想后,总体上,他只认定一个答案,就是他最想要的那个。

       这种直白而紧逼的挫败感,他仿佛空白一般的人生已多久是未有过了呢?

       埼玉为他内心认定为单恋的感情,踏出了仿佛当年决定他那英雄之路一般的决绝的一步。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