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所谓英雄(不要脸地打上了CPtag)

       (一)

       说到英雄这个词的话,对于杰诺斯的意义也是有些复杂的。

       基本上,男孩子小时候都是很相信英雄的,杰诺斯自然免不了俗,也为英雄的故事手舞足蹈激动兴奋过,作为一个童年时期本质上算得上是听话的好孩子,拥有着一个对孩童宽容甚至溺爱的家庭,他的童年可说是充满了普遍意义上而言的高尚的正义感的熏陶,父亲甚至常扮作反派角色与他宛如同龄朋友一般玩闹。

       这种向往在他进入学校之后就变了。

       父亲与母亲,正是在这时离异的。

       他的父亲开始变得严肃,而且开始热衷于工作和外出培训,对他的事也变得越管越松。

       他曾是个聪明的,听话的男孩,所以在学校受到欢迎,有许多朋友,但是接触外界与他人,或多或少总会有摩擦和影响,当他聪明的小脑仁明白男孩长大到一定年龄再向往英雄会是件幼稚的事情之后,他如同所有人做的那样,否定了自己曾向往甚至视作一切的英雄的幻想。

       这些,他的父亲都不知道。

       幼稚,不符合现实,是该会被嘲笑的可笑的东西。

       穿着打扮成可笑的模样,为了可笑的理由而战斗,不但如此,还经常被敌人打倒,就算是常胜型的主角,说到底也就是那样了,也不过是无聊的浅薄的人物。

       说到底,英雄本质上就是那样的东西。

       说到底,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英雄?还有有谁会相信那种东西吗?三岁的小孩子吗?

        就这样长大到十五岁,杰诺斯沉溺于叛逆期的漩涡之中,追求所谓的大人式的爱好,跟着同班的叛逆少年们逃课,到街头巷尾浪荡,喝酒吸烟,仗着聪明,胡混过考试,倒是一直成绩优异。

       这样的他,理所当然地终于面对了父亲少有的愤怒。

       “难道英雄会这么干吗?堕落?你以前最向往英雄的,不是吗?”

       父亲的嘴在发抖,在强压愤怒,这样的父亲,却只记得他十岁前的爱好,只记得他看过的第一个英雄人物,只记得他曾向往过英雄,这令他感到讽刺,他否定着父亲的一切,甚至忘记了父亲虽不好好记着英雄们的名字,却曾为他背下他所看的英雄系列里,每一个反派的经典台词。

       可惜已经无法等到他想起来了。

       在他激烈地回嘴,面对父亲紧绷的脸和第一次对他扬起的巴掌时,城市发出了巨大的悲鸣。

       爆炸的声音。

       哭嚎的声音。

       坍塌的声音。

       碎裂的声音。

       父亲的身体在保护他的那一刹那被撕裂开,接着被燃爆的刺耳的声音。

       天地都颠倒了。

       他那年纪轻轻,却总是萦绕着烟灰气味的身体,被焦炭和血色厚重地覆盖,被父亲的尸体牢牢护在身下,但是血肉之躯是何其脆弱,激光炮炸开了那具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宛如英雄一般的父亲的遗体,他所保护的珍贵的宝物,还是被威力减弱但是依然强大的激光炮打断了双腿,震坏了内脏,在血污中奄奄一息。

        几十秒之前,这里还有一场可说是惨烈的,父子间的争吵,如今却完全无法想象当时的场景了。

       父亲保护孩子的身姿将争吵的画面从杰诺斯混沌的脑海中冲淡了,一瞬间的震撼与悲伤让杰诺斯在重伤的头几秒里对于疼痛没有做出反应。

       是这样啊。

       父亲。

       奄奄一息的少年,失血过多躺在废墟里,承受着巨大的恐惧,耳朵嗡嗡作响,红色,白色,黑色的液体在脸上和身上纵横交错,又被高温的空气烤做了脸上的片片斑驳,狼狈得看不出还是个人类。然而他现在却比风光地走在街上时,还有风光地拿起酒瓶的时候,感到了更为明确的,前所未有的清明与安宁。

       英雄是,能够保护重要的人而战斗的的,伟大的存在。

       原来如此,父亲。

       父亲所做的,就是那种所谓的英雄所为。

       这就是,英雄该做的事。

       并不是浅薄的存在。

       是一定能够保护什么的存在。

       他要死了,他看见那个发疯着的残暴的机器人,看见破碎的建筑外那些个熟悉的,被践踏的脆弱的生命,他看见父亲残损的手脚再次被击碎,看到家门外,想要回来看看分开的家人而踌躇的母亲活生生地承受了燃烧炮的正面冲击,他以为生活是没有希望的,父亲不会关心他,母亲也抛弃了他,家庭总之也就是这样了,为什么偏偏是死前,才认识到这些只是他消极的想象呢?

        为什么,明明终于开始愿意去相信英雄,明明刚明白身边有着,父亲这样的伟大的英雄行为,却是在一切都毁灭的时刻呢?

        大火烧尽的街道上下起了小雨,浓重的味道散开的时候,他残缺的身体的旁边,蹲下了一个老人。

       他恍惚的意志最终幸运的没有消失。

       啊,这个。

       可笑的意志。

       为什么,只有这一个可笑幼稚的意志存留下来呢?

       他的愚蠢使他错过了家人的温暖关怀,他的一意孤行……他这个嘲讽一般的存在,凭什么会是唯一的幸存者呢?想想看,他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弱小,愚蠢,现在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他的腿,还有他被瓦砾压碎的双臂,他现在不过是个可悲的残废,身体表面的一半几乎都被烧毁,靠着仪器过活,怎么能……他这个样子……故乡也……父母亲也……谁的错,是谁的错?

       那个强大的机器人……那个破坏街道的机器人映入了他的眼中,焦炭味和血的味道,让他毛骨悚然,也让他咬牙切齿。

       没错 ,因为那个家伙所做的事情,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混蛋毁了一切,那个混蛋应受该有的惩罚,它应当以血还血,加倍偿还,它该死!可是……可是……!

       有谁能做到?

       如果,如果有英雄……!

       ……英雄……?

       在他迟疑的半秒时间里,父亲飞蛾扑火一般挺身保护他的模样一闪而过,他的心猛然一颤,疯狂又偏执的,以前从未有过的想法在他心里疯长起来,英雄保护重要之物甚至他人的安全,惩恶扬善,不断斗争,维护和平挺身而出,置生死于度外,跨越这层障碍便是英雄吗?那么,即使想保护的东西已然消失,只能履行一半的标准,他也可以,做为英雄?

       惩恶扬善。

       保护他人。

       不断斗争。

       他可以战斗吗?即使是在为了复仇这样的动机所驱使之下吗?

       他想要杀死那个罪恶机器的缔造者,将他的作品破坏殆尽。

       万般情绪化作名为正义和仇恨的秤砣,压在了少年的心头上,少年的剧变来临了,他目睹着救助他的老人高超的机械技术,被告知身体将会为了正常生活而机械改造,这是他唯一的,疯狂的机会。

       他在十三岁到十五岁的整个叛逆时期,都没有露出过这样诚恳肃穆的神情,他被破坏的,那扭曲的面部组织也掩盖不了他眼神的认真执着,他用已然沙哑的嗓音祈求。

       “博士,请将我改造成,可以战斗的机械人吧。“

      

        (二)

        英雄对于埼玉来说,是一个被淡忘已久的陌生的词。

        即使他昨天才刚在最新的漫画连载上,在求职顺路的街道的励志广告上,在看电视时调节目时一闪而过的特摄片上,偶尔看到过,却也是过眼不过心,仿佛英雄与其他日常词组一样平凡,事实也正是如此。

       不需在意。

       无需挂怀。

       和他存在的本身一样,每天每天都被不同的公司用相同的理由拒绝,还要去如同机器一般地求职,千篇一律绝望到了麻木的地步,他面对的是一派无力的茫然。

       没有,没有结束的那一天。

       因为他不明白自己所想要的东西,所以他注定得无自主地跟着求职大队的步伐,被拥挤着,被带动着前进。

       因为他成人了,需要工作,需要适应社会,这是理所当然的。

       他这样平凡,平凡地找工作,平凡地被拒绝,平凡地奔波着。

       然后那天,依然是找工作的日子,只是他突发奇想,想着,啊,反正求职认真与否也都会失败,便顺着心思自暴自弃,绕了远路,受到了怪人的袭击。

        埼玉感到没有实感,他呆呆站在那,怪人的染血的双手锐利得如同刀锋,看起来可以一下就教他死个痛快。

        活了二十二年的人生就要这样终结了吗?

        这样倒是,死法算是和大多数人不同了吧,无所谓了。

        但是他没有死。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一直所忽略忘却的英雄,那是个外表还看得出稚嫩的年轻少年,双臂是冰冷的金属,连眼瞳也反射着冷光。

       那少年用身体挡住了刀锋一般的怪人的双手,掌中的攻击炮不停地蓄着力,注意到埼玉的存在,分神喊了一句:“快去避难!”脚下便加快地深陷了几分,这令少年露出了勉强的神色。

       于是埼玉,便作为一个一般人,平凡地被英雄救下了。

       他逃出那条偏僻的小路,身后传来宛如打仗一般激烈的炮击声,蓝色的激光映在他背部的西服上,这让他恍惚地想起客厅的灯坏掉的,儿时的那一天,电视机里,他第一次看到播放的,英雄的故事。

        英雄是,可以存在的事物吗?

        不是梦,不是虚妄,不是他人所否定嘲笑的。

        确确实实的。

        如同预想,他再次丢了工作,但是与往日不同,埼玉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被打开了,在他自己没有清晰认识到的小角落里,牢牢扎根了。

       直到归途路上不小心掺和到另一个蟹形怪人造成的事件之中,他的脑袋里,清晰地想起了某个少年还没有长开的单薄的后背,那是英雄的后背,是他曾想成为,现在也依然向往的,英雄的背影。

       英雄的道路绽放在了埼玉的眼前,他一脚就踏进了这个世界,再无半分游移。

       可以一拳打飞恶人,为了正义而战,他想成为英雄,从小时候起,就一直都梦想着。

       然后,他实现了。

       (三)

       杰诺斯和埼玉,是两个作为英雄而存在的个体。

       为了变强而战斗,因为强大而付出了代价。

       为了战斗而追求强大,因为强大而厌倦了战斗。

       仿佛契合的两个阶段一般,是成长的阶梯,却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但却是,同为英雄。

       (四)

       天朗气清,难得在没有特卖的日子里外出,而且还是为了散步,埼玉和杰诺斯都怀着一种久违的放松情绪。

       然而久不做一件事再拿起它的话,似乎就会连其他过去的事都一并全怀念起来。

       “老师,您极少走这里的吧。今天为何特地而来呢?”

       埼玉望着因为偏僻而没有太过于收拾,仍能看出战斗后狼藉的巷口,忽地想起些什么,忘记了答杰诺斯的话,陷入了追忆,然而过去记忆已然变得如同他现今的日常一般平淡,怎么想,都是模糊的印象。

        只余一种激荡内心的余波,还在隐隐激动的情感的印象罢了。

       “老师,您在看什么?”

       “……没什么……”

       他们几步就走出了那块余存一片狼藉的小巷,杰诺斯好奇于埼玉难得的恍惚神色,埼玉则在思考,怎样概括那种记忆中的感觉才好。

       半晌,他才开了口。

        “大概……是英雄吧。”

        他身边的青年听到那两个字,不合常理一般也愣了神。

        英雄。

        (五)

       “老师,除了变强的方法之外,也请在作为英雄的事情上,更多地指导我吧。”

       “……诶?”

       青年流露出一副愿学习老师相关一切事物的坚定表情,这种莫名的认真,让埼玉不合时宜地滴了几滴冷汗。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