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偷拍



        大片的肉色暴露出来了。

        伴随着衣物的逐渐褪下,精瘦的身躯出现在了狭小的浴室里,那身体有着男性特有的有力曲线,带些肌肉,却没有健壮的感觉,似乎与常人的身体无异。

       对,普通,并没有任何特别吸引人的地方。

       就像是速写范本上,最不起眼的那个标准体型,因为普通又常见形态也相对简单,不但教画的老师不对其做讲解以显强化训练的决心与班级逼格,学生的习作里也鲜见临摹。

       可是,这只是外表罢了。

       杰诺斯想。

       看不到内在的人是可悲的。

       ……更何况这肉体的表象在他的角度看来,并没有丝毫能与普通人比较的不足之处。

       他想要理解这样的普通。

       赤裸的埼玉似乎并没有被注视观察的自觉,顺手挠了两下身上还有残留毛发的某个不雅部位,看来好像是挠得舒爽了,才踏进装好水的浴缸,腿部的肌肉抖动了几下,身体随之浸浴在水中。

        水的波纹在透过水面折射出的身体的影像上层层荡漾,描绘着人体形状的骨感和体感,浴室里的水雾蒸腾起来,热气荡漾在狭小的空间中,模糊了埼玉身体的轮廓,白色的水雾半遮半掩,紧致的腿部线条和无赘肉的腰线若隐若现,伴随着这样的景色,空气变得热了起来。

       他专注于浴缸中的身影,忘记了自己还没有进行完设置的连拍功能,直愣愣地看着。

       不……并不普通啊……

       真是奇怪的感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也是这样全裸着的,全裸的身体也早已看了许多回,却从没有这种喉头发渴一般的莫名的焦急感。

       对方的身体,到底之前有着怎样的错误印象,才会让他觉得这是表面上看起来不起眼,与普通人一样的外表平凡的身体呢?

       看看现在,他已经完全挪不开目光了。

        言行拘谨的机械人默不作声似是沉思一般地看着脱光了浸着水的男人,用目光细细地观察着,却开始背负起一种突如其来的,意识到这是偷窥行为的负罪感,完全忘记了几秒前对于这行为冠以观察学习之名的初衷。

       而此时,浴室里的场景是诡异的。

       全身光裸洗澡的光头男人和穿戴整齐一本正经站立的机械改造人青年,都是一脸严肃的待在浴室里,一个坐在浴缸里,一个站在浴缸边沉默地各做各的事。

        水声在浴室里回响,水温渐渐变得更加温和起来,埼玉擦拭身体的动作却是越发僵硬。

       终于,某个光头先忍不住了。

       “我说杰诺斯,你就非得站在这里吗?”

       “……是的,因为站在这里的话,老师有什么麻烦的时候我做些什么也比较方便。”

       ……不,你这样才叫麻烦吧……

       埼玉无言以对。

       他擦拭的动作变大了,让水花打在浴缸上的声音显得更加嘈杂,才勉勉强强用这音效缓解了心里的尴尬。

       身体的动态因为郁闷下压了几分,看起来结实但不显硬的腹肌因为挤压而出现了小的沟壑,背部的骨骼形状稍微突出了一些,因为身材的缘故,身体肌肉纹理的细节清晰可见,因为热水的缘故,皮肤又有些发红。莫名的,让杰诺斯下意识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咕。

       空气好热。

       他明明身为机械,这是哪里来的热感?

       又闷,又热,好似有什么东西堵塞了一般,好似夏天被难受的厚重棉被覆盖的感觉,总是想踢开被子,想踢开某层碍眼的障碍,这种渴望变得强烈起来,他现在,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为了什么而走进这间浴室的了。

       杰诺斯的眼中的金色渐渐暗下来,目光浑浊得似是糊了层水气,或许是因为有嘈杂的水声,加上打在浴缸上又加倍了的回音掩护着他的罪行,使他略微安心。哪怕迎着负罪感,循着心中的冲动,年轻人的理智也慢慢向对立方的弱势倾斜。

       他终于流露出了,像是他这个年龄会有的情感与生理相结合的冲动,从大脑出发的指令,支配了机械的身体。他向那比骨感显得稍标准些的光滑的背部皮肤慢慢伸出手去,眼看就要得手了。

       然而水声在此时蓦然停止。

       是埼玉身体立了起来了。

       水珠顺着身体滑动,在起身的过程中甩出不少,杰诺斯身上被溅上了一些,只觉得好似溅上的,是滚烫的热油,他慌慌张张收回手臂,只觉得被溅上水的手臂似是要因为高温而机能瘫痪了,就见埼玉跨出浴缸,拿过浴巾擦了几下身子,再把小条的浴巾往胯部一裹,身体有些僵硬地打开了浴室的门。

       杰诺斯正想说些什么,却收到了自己手动安装的,视频拍摄系统达到设置的拍摄时间限制而发出的提示音, 而且还发现了相机系统一直连拍已经积攒了差不多三百张图片。

       他不动声色地下了保存指令。

       “老师,我已经准备好换洗衣服,需要现在穿吗?啊,对了,我准备了两套内裤。”

       埼玉听闻此言,身体僵硬得如同卡壳一样,一顿一顿似的把头转过来。

       “爱心图案的老师穿得太久已经变形了,还剩下其他条纹和纯色两种老师不常穿的,所以现在有个我觉得必须要问的问题。”

       “老师。”

       “你要穿那种颜色的内裤?”

       下次如果还有这样去拍照观察的机会,他果然是觉得灰色白边的那条比较好啊。

      

      

      


评论(6)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