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不可抑制的思念(不可抑制的OOC)

       他沉浸在混乱的思维之海里。

       到底何时开始,他愿意享受这样虚无缥缈的,像是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感觉的呢?

       几个酒罐子胡乱的摆在桌上,空气中散发着酸臭的味道,他躺在杂乱的房间里,垃圾袋就摆在他的头顶的上方,他被酸臭味刺激到,做出欲呕的神情,开始思索起了气味的来源。

       ……唔……臭是臭在这里啊……

       平躺着,仰着脖子看了那个黑色的塑料袋一眼,几秒后才想起之前自己之前已经吐在那里,思维的突然活络加快了血液循环,他随即陷入了更深的醉意之中。

       “老师,您又喝醉了。”

       恍惚间,他看到了杰诺斯,杰诺斯的眉头皱着,露出一副担忧的脸,年轻帅气的面庞出现在山一般的垃圾堆里,显得格格不入。

       “喝酒对身体不好,老师。”

       他含糊地答应了一声,把手里攥着的瓶子放开来,然后坐了起来。

       “……那我收拾收拾。”说着,埼玉便想捡起旁边的垃圾袋,昏暗的室内,醉酒的人看不清物体在模糊光影中的块面边缘,于是他的手,轻而易举地勾倒了本来口开着向上,姿态还算齐整的垃圾袋。

       后果不言而喻。

       气味在室内更猛烈地蔓延开来,他闻到那气味,恶心的感觉又在胃里蔓延,他捂住嘴,只觉得胃酸一股股正向上涌。

       “老师!”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靠在了墙壁上,依靠支撑的着力好受了些,杰诺斯抢到他身侧,小心翼翼查看着他的状态,表情凝重,就像在面对什么严重的国家机密似的。

       良久,杰诺斯的表情才出现了些微松动。

       “老师,你为什么一定非得喝那么多酒呢?”将快被埼玉舒展的腿部踢到的酒罐子拿开来,杰诺斯熟练地整理起房间,眼见一层一层的垃圾被清理掉了,埼玉醉醺醺泛着红的脸,蒙上了一层似发呆一般的茫然神色。

       “……要说为什么,没有酒我就不行啊……”想说点什么颓丧的话糊弄过去,声音刚落下,却被盯死了,只觉得一颗光头上汗津津的,实在是忍不住妥协。

       “因为,酒可以帮我蒙蔽掉,我想蒙蔽的,想要蒙蔽自己的事情,嘛,大概是这样吧。”

       “可是……!”

       埼玉看着那张,为了他的事情常常出现过度的表情的担忧的脸,酒醉的迷态竟生生减弱了几分,换上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能称之为表情的表情。

       “……如果是你的话……是不会明白的吧……”他的头低了下来,手也揪紧了一些。

       没错,没有人能明白。

       因为只要勤加练习,多做推敲,是很容易蒙蔽他人的心的,只要摆出放下一切的表情,或是放松下来的微笑,就好像真的没关系了一样。

       但是想要欺骗自己是多么困难的事,就像是扼紧自己的脖颈,要将自己致于死地一般困难,为什么生物总会下意识保护自己呢?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没有真正能够实现的妄想呢?

      明明前一秒还是酩酊大醉,现在却有了酒醒的感觉,埼玉感到了内心世界崩塌一般的空虚似的恐惧,他想到酒,露出仿佛疯子一样的神情,颤抖着举起那酒,但是里头只剩有少少几口,不足以醉。

       “酒、酒……酒……!”

       发出沉闷沙哑的声音,像是狂兽一般地寻求无解的循环,那模样实在是错乱可怜,只是一味沉浸在会苏醒会改变的恐惧里而已。

       他直勾勾盯着对面的,杰诺斯的脸,眼睛里血丝遍布,面部起着不正常的潮红,喃喃自语,喃喃自语着,手僵硬地伸到半空中,却不敢更进一步。

        杰 ……?

        杰……诺斯……

        杰诺斯。

        对了,如果是杰诺斯的话,也是……他无法欺骗的吧。杰诺斯总是在他自己都不了解的自己的想法上,感应得异常敏感,和其他的,所谓的,只是朋友的那些人不一样,就算做过练习,做过推敲……

        哪怕是他掐紧自己脖颈的手,对那个机械少年的一切也都不愿做任何伤害。

       【……但是,这个……并不是杰诺斯……啊……】

      【 因为这个世界上……】

       埼玉走向放着酒瓶的地方,却被终于无法忍耐的少年拦住了去路。

      【 这个世界上……】

       “杰诺斯,我需要酒。”

       “不行。”

       “杰诺斯,让开。”

       “老师,不可以,哪怕是以弟子的立场……老师你不可以再喝酒了……!”

        看着那张熟悉的,让他的心摇摆不定的脸,露出坚决的,严肃的,和日常完全没两样的神情,埼玉却紧咬着下唇,痛苦地扭曲了一张脸,抓狂一般 。

       【已经……!】

        “你不是!”

        “你不是……!”

        “……”

        “你不是!……不是……你不是杰诺斯……”

        【这个世界已经再也没有杰诺斯了】

         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是幻像。

         颓然跪坐在在房间的中央,四周依然乱糟糟如同垃圾堆一般,他的膝盖下面,是打翻了的,自己喝醉后吐出的呕吐物,酸臭味直冲鼻腔。

        良久,酒醉持续了一个星期,将膝盖跪麻了的秃头男人,缓缓站起身来,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带着满身的酸臭味,拉开了久闭的,厚重的,遮挡着白日的阳光的窗帘。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