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起了风。

       埼玉被旁边走过的少女原本披着的长发甩了一脸。

       头发的触感让他茫然了一阵,他是挺久没有接触这种触感出现在头部皮肤的感觉了,这感觉既陌生又熟悉,让他恍惚回忆起了自己还有头发时的岁月,直到少女道了歉,茫然无措地等他的回应而他无意识应了一声,他才意识到眼前所发生的事。

        ……他看到少女如释重负地鞠了个躬然后跑开,长长的黑发在空气中飞舞着逐渐远了,莫名感受到了一种悲伤。

        ……恩……

       他已经是一个光头了。

       这是因为变强而付出的代价。

       埼玉的心变得沉重了几分,一直等到他回家吃完饭,看着杰诺斯洗完碗,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这种沉重感都残留在他的心头。

         “哈……”

       似叹气不似叹气地发出一个音节,埼玉翻了个身,准备放下忧郁沉入梦乡,然而睡在他旁侧的杰诺斯却爬了起来,他正襟危坐,面对着埼玉直接便开了口:

       “老师,您有什么烦恼吗?”

       “……没有……”

       “……那个,是关于头发的事情吗……”

       “……”

       听到杰诺斯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说出来了的问句,埼玉心中刚放下些许的郁卒又缓缓升了起来。

       为什么这孩子语气明明小心翼翼却还是要把这种事情直接明说呢?

       背对着严肃发问的,觉得如果对话起来可能有些障碍的杰诺斯,埼玉狰狞着脸缩在被窝里开始了长久的沉默,然而他的思索是效果落空了,一团触感瘆人的毛团突然间被放在了他的头上,他惊得发毛,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才注意到头上的是一顶假发。

       ?!

       一个急转头,埼玉正对上杰诺斯有些惊讶的脸,用手摸索了一下头顶的形状,震惊则更为加倍了。

        陌生又熟悉的触感。

        那是头发,而且是他最熟悉的形状和手感,和三年前一模一样,熟悉到令人完全不敢相信那只是一顶假发。

       “喂杰诺斯……这个……?”

       埼玉发傻发愣的神情还凝固在脸上,他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头顶,假发戴得不是很正,露出一小块光溜溜的皮肤,那模样实在非常滑稽,让人忍不住发笑。

       杰诺斯伸手帮埼玉将假发整理好来,三年前那个刚刚找到自己想要的英雄之路的青年的模样宛然眼前,除了眼中光彩已经没有当初那般热烈之外,只这一点已经无法看到,让杰诺斯略觉可惜。

       “……老师您觉得怎么样?”

       “唔……很棒。”

       说完,埼玉却觉得自己似乎在一个不得了的点上做出了妥协,明明顺应着情景出于对对方期待做出回应,但是心理上,却感到了一种自己已经对自己的头顶放弃的屈辱感。

        ……没事的对吧,还会长的……对吧?

        “对了,那么?这个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您指什么?”

        “这个……的形状?”实在太像我之前的发型了啊……

        杰诺斯看着埼玉用手指指着的那顶假发,黑色的很普通的头发,发丝在额前铺上一层阴影,使面部的块面跳跃出来,增添了这个男人面部神秘的美感,和那个光头的强者判若两人。

       他在嘴的内侧不动声色地舔了一下唇,眼睛里的光稍稍暗了些,然后做出了毫无异常的样子。

       “这是根据老师的头型所做出推测来完成的。”

       “这样啊。”

       当然不是这样。

       是他利用自己能搜集到的老师从小到大所有数据尤其是三年前的数据来做的,也就是根据照片上的比例,以及对于人工植发的自己对于长有人工毛根的直观感受来制作的,只适合老师一个人的假发。

       ……而且因为尾随着老师进行学习,对于老师的动态十分了解,老师对于头发的在意之情自然是也历历在目。

       杰诺斯心里暗暗想着工作的全过程,一边把事情的真相往数据库深处挤了挤。

       其实只是因为想要了解老师的全部而已,这样也好吧。

       想要了解不只现在的,还有过去的,未来的,想要一直这样一路走下去,纵使只是偷偷为那个人奉献些什么,纵使他并不能拯救死去的毛根。

       纵使他可能永远说不出对于那个人的,自己也不明白的真正的,作为一个未完全化为机械的人类的心的,作为人的渴望。

       杰诺斯突然间笑起来,因为他看见摘下假发的埼玉,将那顶假发装作不在意却郑重收起来的模样。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