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手指



       杰诺斯喜欢盯着埼玉的手指。

       那是,没有理由的,并不是那双手有多么有力或是美丽,不如说那双手和这些形容词差得甚远,因为训练和战斗,有些磨损不一的茧子,是一双比普通人的手还稍微显得沧桑一些的手,然而正是这双手,拥有那么强的力量,能够保护所有。

       那五只手指紧紧握成的拳头,没有任何人能有资格质疑那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但是每只手指指腹的触感,比起那种出拳时视觉上的强硬有力,实在是柔软得太多了。

       那样的触感只有他知道。

       杰诺斯莫名有些自豪,他握着他最喜欢的那只手,机械的手指在对方的指腹上轻轻摩擦着,无视埼玉有些局促的神情,将嘴唇凑到那姿态僵硬的手指上,用吮吸一般的吻,将腔内的一股子略凉的冷气扑到那块被嘴唇覆盖的皮肤上,引起了被吻者的一阵被电击后一样的震颤。

       他是这么喜欢这双手。

       指尖的每一个弧度,关节每一个骨骼的凸点,每一个略微粗糙的茧子,每一片皮肤的纹理,指甲的硬度,这些他全都一清二楚。

       这双手被他所了解,由他所触碰。

       “……杰……等一下啊喂!”

       突然,杰诺斯将其中的一只手指含进了嘴里,待到舌头灵活快速地扫过手指的每一个细微的缝隙,埼玉才如大梦初醒一般反应过来,但是那黏腻羞耻的触感,却已是怎么都避免不掉的了。

        埼玉感觉到柔韧湿滑的肉块缠了上了,给他带来了一种瘙痒又别扭的感觉,甚至夹杂着一丝刺痛。

        刺痛?

        ……埼玉这才想起自己将手递给杰诺斯的缘由,食指上不小心破了一个口,冒了点血,被杰诺斯找来医药箱后急急忙忙将手一把抓住,就莫名其妙变成了这幅状况。

       还真是让人抓狂的现状啊。

       埼玉手指上受伤的粘膜被舌头舔合又绽开,又是一个突然,手指感到了一阵洗手过后被空气所刺激的凉意,他定睛一看,发觉杰诺斯摆着一脸末日来临一般的阴沉表情,伏着身做了一个标准的土下座。

       “万分对不起老师,我做出如此逾矩之举,实在是……不……做出这等事来,我实在无颜再在老师门下……!”

       “……我说杰诺斯……”

       “请不要说出宽恕我的话老师!”

       埼玉一脸纠结地看着那个坚持土下座的固执的少年,思考了片刻,又犹豫了一下。

       “那你把你弄出来的这个,好好地负下责任就好。”

       这样总成了吧……总觉得这种状况好难应付……

       埼玉暗暗发虚,伸出那只湿淋淋惨兮兮的食指,就见那个一脸认真的少年语气坚定地应了一声刷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副愿为神圣事业献身的觉悟模样,拿出了纸巾棉签消毒液以及创口贴……专注地,处理起那只让他神志失控的手指起来。

        ……好吧……

       埼玉看着杰诺斯因为弓起身子跪坐处理伤口而能低头清晰看见的晃动的发旋,陷入了沉默。

       一边无奈得说不出话一边又止不住走神去想些漫无边际的事,埼玉渐渐开始发起呆来。

       那个时候……

       埼玉蓦然想起杰诺斯含着他的手指时的神情,于是别外用心地回想了一下。

       他想起那个时候,打在那张脸上的影子,将那对金色的瞳孔衬得更是亮得可怕,隐隐给他一种,食指要被吞吃殆尽的危机感……

        ……果然,是错觉吧……

       看着不断动作的弟子,埼玉放松下来,而低着头的杰诺斯,则非常敏锐地,感受到了指间肌肉的松缓。

       那双眼睛微微地,眯了一下。

       老师对于他人,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的戒心,所以肌肉会明显地,在放松的时候松缓,在紧张的时候紧绷。

       ……这点只有他了解,也只有他能够加以利用。

       杰诺斯莫名有些自豪,嘴角上扬了几分。

————————————————————————————————————————

老师得自求多福了……('∀')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