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病娇三十题

25、单纯到只有你一人的世界。

       这单纯是一个陷阱,其实杰诺斯一开始就是明白的,但是他一贯就是这种单独一人莽撞地冲向危险的作风,这大概也是性格使然吧。

       他一个人,夜深时独自出门,不计后果地跳进了被精心设计的的陷阱。

       心中却只想着不能惊扰老师的睡眠。

       所以当埼玉在大梦初醒听到消息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迟了。

       尽管懊恼、心急、悔恨,得来的还是脑部严重受创,感知能力出现极大障碍的杰诺斯。

       当残酷的现实摆在埼玉面前的时候,埼玉的拳头上还滴着敌人的血液,博士站在这样的埼玉的对面,两个人相对无言。

       杰诺斯的状态已经是几乎无法恢复的状态了,他无法记住一件东西许久,大脑常常是处于空白状态的。

       或许,换一个植入杰诺斯人格的机械脑会比现在要好,数据有很多,要植入也是简单的事。

       但是这两个人都非常一致地无视了这条路。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埼玉带走失去自我的杰诺斯时,没有办法去看那双因为失去自我而变得像一面镜子一样的,再也不深埋仇恨,再也没有充满对老师尊敬之意的双眼,这一点却是和博士的表现不一致了。

       那神情中流失了某种感情。

       虽然埼玉觉得自己变得太过矫情,但是还是无法忽视这种类似恐慌一样的逃避某种东西的情绪,他接下照顾杰诺斯的工作之后,这种恍惚明显就更加频繁了。

       以至于他原本就粗糙的神经变得更加笨拙迟钝,在照顾弟子生活的很多方面比原来还要错漏百出。

       最可怕的是,因为埼玉是杰诺斯在这间屋子里唯一可以见到的活动的物体,所以埼玉总是被那避之唯恐不及的视线死死跟着,简直像刚出生的婴儿寻找母亲一样殷勤。

       杰诺斯以前倒是也喜欢这样看着埼玉。

       但是现在的杰诺斯,无法说话。

       也无法做复杂的动作。

       他的记忆是短暂的。

       与之前完全不一样。

       直到某一天埼玉梦到那个曾经认真诚恳的弟子,才恍然惊觉自己对于弟子的声音动作,是有着这么深刻的印象的。

       他习惯了有一个重视自己的人的存在了。

       他习惯开始对另一个人打开心门,让另一个人走进自己空白的人生和世界中了。

       这时肩膀上搭上熟悉的重量,那张熟悉的脸正正对着他,比以前更加单纯直接的感情从那双避无可避相对着自己双眼的眼睛之中流露出来。

       他感到那种明显的担忧,从微皱的眉头,抿着的嘴唇,还有那双眼睛中发出的,对他的担忧。

       还有全是自己倒影的,那金色的镜面。

       他突然间不明白自己近日烦恼之事的意义了,也不明白自己为了什么而迟疑了。

       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不同。

       他就是那个闯进埼玉的无聊的世界里的杰诺斯。

       单纯的,把对方视作世界中心一样的那种单纯的崇拜和重视的目光,只映照着一个人的目光,让埼玉因为莫名被崇拜而惭愧和因为突然被如此重视和维护而一度不知所措的目光。

       被注视到习惯了的目光。

       凭借这样的目光,杰诺斯才如此根深蒂固地植入到他的生活中。

       (那目光只注视着他一个人。)

       埼玉摸了摸那个毛茸茸的脑袋,笑着安慰了几句,虽然他知道杰诺斯可能几秒后就会忘记他所说的话了,所以大概是没有什么机会理解这种话的意义的。

       所以他被模仿着他的动作,也摸着他光溜溜的头,说着同样的话的杰诺斯吓了一大跳。

       (所以他的世界也只接纳拥有那样的目光的那一个人)

       埼玉时隔许久,又笑了出来。

       (两个人,不知单纯与否,但都拥有着单纯的只有彼此的世界)

       虽然他还是拍掉了那只在头顶肆虐的放肆的手。


27、歇斯底里的大笑。

        他都快忘记自己原来是会这么强烈地表达自己的情感的了,无悲无喜地生活了许久,每天都过着被无聊感充斥着日常生活,他以为自己已经连表达基本感情都快做不到了。

       以为原来会一直这样一成不变。

       以为人生会一直这样沉寂,直到死亡的那一天。

       只有胸中身为英雄的基本的正义感还在维守阵地。

       虚无……空白……

       但他现在,嘴里含着流出的泪水,露出似哭似笑的神情,尖利的歇斯底里的笑声混杂着呜咽声从喉咙深处“咕噜噜”地冒上来,他感觉到讽刺,强烈来袭的沉闷感压得他头都疼起来了,甚至都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而如此失控。

       他现在是一个人在家里,完全失控的表情和声音像是被冷寂的空气完全吸收了一样,回南天阴湿的环境让他全身颤抖,又或许并不单只是天气的原因。

       啊……不好……

       如果杰诺斯回来……这副样子可就完全暴露啦……

       这样下去仅剩的一些师道尊严都得玩完啊……不妙……

       然而他只完成了把手放在脸上的过程,没有再继续动作。

       他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自己情绪过激的原因……虽然他总是在很多重要的事情上反应迟钝,却不代表他没有任何反应。

       多么讽刺……

       他竟然……救不了他……

       明明只是瞬间就能解决的怪人,却一直到杰诺斯失去意识时才赶到,心里考量着以弟子的实力能够打败那种程度的家伙,却怎么没有考量到弟子很多时候因为过高的觉悟而出现的麻痹大意呢……?

        一直到看到博士都变得沉痛起来的脸,直到他没有意识地回到家……

       真的……非常讽刺……

       过了那么许久……为什么现在才感到自己真实所想……

       为什么现在才……

       他听见自己的笑声,断断续续,夹杂着抽噎的声音,但是已经没有液体从脸上滑落下来了,只是博士久违地打个电话过来就失控成这样,他都有点不明白自己两个月来毫无反应的生活是怎么度过的了。

       啊……对了……他刚刚没有接那个电话……现在得回拨才行……

       伴随着“嘟嘟嘟”的声音被“咔”的一声电子音接替之后,电话那头却传来了意想不到的声音。

       “喂?”

       “……老师?”

       这次埼玉把电话掉到了地上。

————————————————————

      其实只是老师自己被表面现象吓了两个多月,结果博士想通知他虽然难修但是还是修好了却不敢接电话然后被自己给驴了……

       不过老师应该没有这种表现吧果然还是崩了吧……【小声


28、被冷落时的哭泣。

        阴冷黑暗的房间里传来阵阵骇人的哭叫声,夹杂着沙沙的声音,在没有开灯的屋子里回荡。

       咕。

       埼玉咽了一口口水,房间里唯一的电子光源极不稳定,蓝色的白色的光倒映在他异常严肃的脸上。

       那阵骇人的哭叫声越发凄厉,哭声中夹杂着“嘶嘶”的仿佛电路烧坏一样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中分外诡异。

       “……为什么……为什么……”

       埼玉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让我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

       埼玉的额头上出现了一颗汗珠。

       然后“咔”的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门缝被“吱呀吱呀”地慢慢推大,然后门后传来了声音。

       “老师,请问您是要现在睡觉还是吃些宵夜,我做了一些……老师?”杰诺斯恭敬地托着一碟还冒着热气的食物走进来,就看见埼玉半边身体瘫在地上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明显是被吓到……当然杰诺斯是不这么看的……

       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然后才开始观察目前房间里详细的状况。

       旁边的电视开着,里头播着午夜档恐怖片,一个浑身都是恶心黏液,面部溃烂的小婴儿正向一个一脸惊恐的妇女慢慢走去……

       这个是……老片啊……好像主题是……关于医院的……?

       ……

       ………!

       ……这不是高潮部分吗……?

       一早就知道(储存着)这部鬼片的相关剧情的杰诺斯对于打扰到老师看到最精彩部分感到了深深的愧意,在他纠结到底是应该立刻道歉还是不点破间接为老师做些事以弥补的时候,埼玉已经坐直来,恢复了往日如同发呆一般,却被杰诺斯视作淡定之极深不可测的表情。

        “杰诺斯。”

        突然被熟悉的声音叫到名字,杰诺斯反射性地抬头,然后看见埼玉自己拍拍自己坐着的地板边上的空位,对他说:“干脆一起过来看吧。”

       当然他是不会说其实是被打断后没有一鼓作气看下去不吓到睡不着觉的自信了而已……

       当然杰诺斯君开心得快炸了……

       于是他把门又给带上,紧挨着埼玉坐下来,把装小食的碟子放在埼玉跟前,近距离接触让他感觉到埼玉身上的温热气息,这让他和紧盯着电视屏幕的埼玉心跳同步了。

       伴随着剧情的进程,抛弃孩子的母亲最终死在了孩子的手里,而间接逼迫母亲流产的无谋的父亲却完满地娶了一个漂亮又有名气的贤妻良母,一开始杰诺斯满心思放在埼玉身上,然而之后也被这讽刺的故事夺取了目光。

       当戒指戴在新娘细嫩白皙的无名指上,新郎笑着把一朵玫瑰别在自己的胸前的领口上时,拥有爱情的这一对鸳鸯伴侣并不知道曾有个为一个无知的男人生下孩子,被社会舆论逼得流产的女人——被她的孩子杀死了,就在他们婚礼的前一晚。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要离我而去……为什么不多看我一眼……”

       “为什么叫我总是一个人……”

       婚礼上抱着孩子的母亲流着泪喃喃自语,与她死时饱含着杀机的孩童用着一样哀怨的哭泣。

       然后便全剧终了。

       埼玉靠着杰诺斯的肩膀,不知何时入了梦乡,口水顺着下巴流下来,沾湿了他睡衣的领口,杰诺斯把埼玉搬回床铺上,看着埼玉咂吧几下嘴翻了个身,就直接躺在了埼玉的旁边。

       剧情他是早就知道了的,却不意味着没有感触。

       ……老师有一天也会结婚的……到那时候……总有一天……两个人的关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这令他比起片中的恐怖元素更加感到后怕。

       他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也不想知道……他对于现在这样这样的现状满足,他是幸福的……即使可能想要真正说出的心意永远都说不出来……他想维持现状,作为一个勤学好问的学生长伴在老师身边,不去想毕业的事,只是想要知道的事情便去问,该尽的尊师之礼努力去尽,偶尔老师也会称赞和鼓励他,这是最值得开心的。

       对……做个好学生的话……老师心中关于他的印象就是好的,记得住的……即使心意说不出口,变强之后复仇成功,然后毕业……老师就算结了婚也会记得有这样一个曾经完成自己的目的后便离开,作为学生存在过的曾走得很近的人吧……

       这也……挺好的……

       杰诺斯无意识的抱紧了双臂,这种姿态看起来就像是在排斥什么东西一样,他的思考很深沉,以至于他没注意到埼玉翻了个身被他手臂上的长突起硌醒,已经盯了他许久了。

       直到一双手揉乱了他头顶柔软的头发,他对上埼玉的关切的眼神,然后埼玉把身体靠近,环抱住了他的身体。

       “好,这样就不怕了吧。”

       “诶?”杰诺斯明显是没有料到这种走向。

       “真是的,你怕就早说啊,你早说想一起睡不就好了……”害我费尽心思在恐怖镜头之前把自己催眠睡着。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实在被恐怖片吓到是太丢人了些,所以他默默把话吞了回去。

       “……老师……”

      沉默了许久,直到埼玉已经再次睡眼朦胧地时候,杰诺斯突然开口说话了。

      ”……恩?”

      “我喜欢您。”

      “……恩……”只是迷迷糊糊应了一句不知所谓的回答,埼玉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杰诺斯随即也休息了。


29、病态的占有欲。

       埼玉是多么强大的存在,杰诺斯是心知肚明的,这其中的不可逾越是让他愈发恭敬的原因。

       也是因为这种强大吸引了当初的他,才使得他接近老师,为了获得足够的力量去伸张正义……抑或是……为了复仇。

       然而那之后一同生活了那么久,他心中却有什么东西变质了,奇妙的感受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最终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超出了他所能装纳的最大容积。

       那感情充盈到,让他甚至有时会短暂地忘记初衷,而原因仅仅只是望着那个人的时候移不开视线,他保证,如果只有他和埼玉两个人的话,他可以如痴如醉地盯上一整天。

       但自从埼玉当上职业英雄,他们两人之间独处的时间就少了许多,当初安静的房间因为同僚们的来往变得热闹起来以后,这为埼玉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欢乐。虽然对于他来说虽然能有更多人理解老师的强劲是令人开心的事,但是……

        对,他对那些插入到老师和自己之间的人感到厌烦……他恨不得所有人都离开,恨不得只有自己留在老师的身边……

        这让他有些惊惧。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他对老师的非分之想竟然到了如此过分的地步,这种阴暗龌龊的占有老师的想法,怎么能……老师是应当敬重的……

        老师是重要的,应当要敬重的存在,老师不可能只看着他一个人,他也不可以让老师因为失去人群的陪伴而不愉快……而且这样的事……他要完成他的复仇任务……现今为这样的事分神得如此严重实属不该……

       但是十五岁起就开始踏上改造人不归路的少年杰诺斯,来迟了的十九岁的思春期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被这种情感折磨,人的身体尚且可以调节,机械却会积累损耗,热量升高,电阻降低,电流过大……最后电路板它……短路了……

       死机过一次之后,杰诺斯不得不重新思考这其中利弊,同时他发现自己对于埼玉的这种感情似乎在埼玉把他扛去维修之后更剧烈了,他甚至在重启后大脑意识清醒之前还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春梦……

       老师的那种表情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出来的,虽然已经把相关记忆存进了数据库里……什么时候有空再调出来看一看也……

       当天陪着埼玉回家且临时发现一家特卖很划算的超市冲进去抢购一番

之后,望着走在前面的被阳光照耀得闪闪发光的埼玉光溜溜的后脑勺,杰诺斯突然决定接受自己怀有非分之想的事实。

       如果说怀有这样的心思是不可饶恕的事,那么也不会有别人怀有这样的想法吧……

        那么,单单只是他一个人这么想的话,单单只有他一个人拥有那种不可说出的想象的话……

       也就是说这样的老师只为他的想法所占有,是这样吧?

       那样,不会损及老师的生活……不会影响到老师的意愿……

       杰诺斯似乎对自己的这样的想法觉得妥当,暗暗点了点头,至于他开始在脑内刷屏“老师……”以至于埼玉无端打了个喷嚏这种事,那就不是什么重点了……      


30、“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好爱你。”

       自从杰诺斯在日常生活中异常的情绪里察觉出自己心底的真意之后,其实并不为此感到开心,他自己尊师的伦理观念尚且在阻止他自己不说,就算他能够跨越自己的心理障碍承认自己的情感,也无法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在这段感情上为自己谋求些什么,他可以笃信,埼玉不会有半点察觉到他内心的念想,况且他也完全不敢去想象被察觉之后的样子。

       不是他认为埼玉就会就此有什么过激的厌恶,对他态度恶劣鄙夷他的存在,而是他实在预想不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放在埼玉身上会是什么样的发展,他自己也从未想过爱一个人的样子,尤其是对象是男人还是自己的老师。

       未知对于人类而言是最可怕的事情,虽然身体是机械,杰诺斯也依然拥有一颗人类的“心”,拥有人类的思考和情感,只是那些众多情绪在这个青年人最需要引导的时候被转化成了机械式的钢铁一样的复仇思维,四年来做着许多人类所不可为之事的他,或许早以为自己完全转化成了机械,但是其实那个青涩耿直的少年的心,还没有经过许多必经之事的打磨,虽然说内心坚定不移,却没有被这样的特殊的风浪打磨过,这就是所谓的年青人吧。

       这或许就是他的初恋了。

       然而青涩的初恋呢,是有很多都被藏在心底就悄悄错过了的,杰诺斯心里想着的大概就是这种类型的情感,即使内心热烈到重复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样的话……好吧,至少说不出口这一点是足够青涩了……

      或许就像是永远无法传达给电容器隔着电介质的另一块极板的直流电一样,永远都形不成回路吧。

      杰诺斯本来想着,难受就难受一些倒是无所谓,能够瞒过去,把这种情绪压在心底就好,但是很多冲动是不一定压得住的,很快情绪就快达到临界值了。

       愈来愈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的杰诺斯,在一次与怪人战斗的途中突然间因为注视埼玉的身影而走神,结果两个人都被怪人死后身上冒出的雾气包围,虽然他很快反应过来却也已经为时已晚,只能在吸入更多雾气和埼玉一起退出来。

       真是糟透了,完全不知道这雾气会有什么影响,让老师身处险境实在是有辱老师的弟子之名,简直无法原谅,对了,必须要确保老师的被影响程度最小化,首先要对老师进行检查才……

       转头看向埼玉,埼玉正因为被怪人身上自带的风压在腰上卷起一片布料露出皮肤而感到凉飕飕的而忧心刚补好的制服,那片和沾上灰的制服相比显得白净很多的肌肤让杰诺斯心中一荡。

       只不过是稍起念头一秒,他就看到埼玉向他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这惊得他立刻睁大了眼睛。

       什么?

       然后埼玉向他走过来,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

       他觉得自己有点慌乱,大概是有些心虚吧,但是他慢慢发现自己能感应到对面传来疑惑的情绪,利用他突然间听到的缓和的心跳声。

       莫非老师也能听到吗?

       ……可是……?

       明明他没有什么所谓的心脏……

       难道是……情感波动……?

       不由自主退后几步,他害怕心思继续外露,然而同时他也注意到这奇怪的现象似乎与距离无关。

       两人的情感波动被转化成心跳速度强制性地同步感应了,这恐怕就是那雾气的功能。

       当然等到埼玉完全地认知到这点时,两个人已经满脸严肃地面对着面坐在家里了。

       “……也就是说……刚刚从你那边那个方向传过来的很快的声音……是你的心跳声……?”

       “……是……”

       “那也还好吧……只是能听到心跳而已……话说你刚刚在外面心跳的速度有点异常啊……那个?……没关系吗?”  埼玉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有点疑惑弟子的心跳速度,然后他感觉到对面的杰诺斯心跳顿了一下。

       “……不是什么大问题的……让老师挂心真的非常抱歉……”糟糕刚刚一瞬间心虚了……

       好在埼玉并没有再说什么,这让杰诺斯放心下来,随即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这种现象的时效,也不知是否有副作用,不但要掩饰自己的心意还得时刻更密切地注意好好老师的身体情况才行,必须得……

       他的脸刚想对他严肃的内心做出反应,就对上了埼玉凑过来的半个脑袋,被吓到的他慌忙之间把后退的指令传达错误,直直往上一撞,两个人的嘴唇就挨到了一起。

       然后两张嘴四片嘴唇狠狠地对上用力地蹭了过去。

       “碰咚碰咚碰咚碰咚碰咚碰咚”急速的心跳跳动声快速地回荡在杰诺斯的脑海里,他思维混乱,一边想着埼玉嘴唇柔软的触感一边不断责备自己逾越的行为,以至于等到埼玉已经反应过来整张脸都红透了的时候,才想起来他自己能听得到的心跳声只有埼玉的心跳声而已。

       但是埼玉已经因为借口去上厕所逃离现场了,杰诺斯愣在原地保持着同一个动作思索了很久,突然间因为激动而浑身颤抖起来。

       这样……简直是犯规啊……老师……

       我爱你啊……老师……

       老师……

       那一天两个人律动得参差不齐的高速心跳几乎到睡前还回荡在耳边。

       但第二天,这种感应心跳的现象终于消失了,以为一切就这么结束了的两个人恢复了以往的生活节奏,结果这种节奏却在杰诺斯坐在埼玉的身边姿态亲密地利用一些零散的广告查找最近的特卖商品时埼玉说的一句:“杰诺斯你心跳怎么还是怎么快……”里被再次打得无序。

       两个红着脸像是第一次谈恋爱的初中小男生一样的成年人一个倒着书看漫画,一个开始狂做家务,谁都一句话不说,但是怎么感觉今年的春天比以往要热一些呢。

       不过……春天的潮气褪去之后,就得是另一种温度和气氛了,潮湿的天气里要注意小心使用家用电器哦,毕竟里头有着高压的交流电,对吧?

       所以说电容器那端的电流并不是传过去而是交流电方向变化感应产生的,这点可不要忘记啊……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