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总会有办法的”

       自从遇到那个人起始,可能会在任务半途中死掉而必须做好强硬的觉悟就不再是令时而会对人生思考甚深的青少年所重点担忧的问题之一了,为了在变强的道路上拼命生存而构筑起的强硬的虽死犹荣的心态,也因为情况的转变而变得稍有不同。

       因为那是他头一次知道,一个人可以那么强,甚至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些不可能事件里包含着他自苦涩的过去延续至今日的情感纽带——是为了惨死的亲人而被内心驱使着不得不做的事,也是他唯一放不下的事,他失去了一切,经历了一次生死,应当对自己也已看淡了,应当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这性命是由博士所救,由家人的牺牲所换来的,那么这条命已不能算是自己的,也不能够为之吝啬,能为自己所重视的人和他所认同的正义而牺牲的话,到底也是幸福的吧。

       然而在不知多少次更换配置,轻易战胜强大的敌人或是被勉强打败的敌人所破坏,抑或是被打败而满身破损,在四年间坎坷奋斗的过程中一次次维修重装又被打散,始终重复着与非目标的敌人战斗和没有结果的对仇人的搜索工作,只有爱憎分明的属于年轻人的一厢热血和仇恨,对于不能容许不幸的事情同样降至他人头上的属于自由英雄的责任感,如果某一天连这些都没有了,他会不会一蹶不振呢?

       偶尔他也会陷入这种恐惧中,与记忆中的恐怖相比,他的实力实在还相差很多,他想要变强,变强才能复仇,但是一直无处可觅的仇人却让他始终怀抱着挫败感,这挫败感还来源于他越来越对计算中本可以打败的敌人感到难以应付,也许是信心的缺失,但是少年的确是陷入到一种难言的困境中了。

       为什么偏偏是他活下来了呢?

       为什么偏偏竟然是这样的他活下来了呢?

       然后陷入到这样的自我质疑中,对于诸多发挥更是有了极大影响,他曾在意识到这点后要求过几次让博士用程序来替换掉他的多余的懦弱情感,以谋求更高效率地工作和战斗,但是被人道主义的博士拒绝了,或许并不仅仅只是人道主义的原因……

       总之他总是处于这样的矛盾之中的,就像是漂泊海上的孤独的一叶扁舟,因为总是一个人在努力,不断被失败和成功洗刷着,因为分不清变强的方向和复仇的目标而彷徨。

       那个人便是突然间在海上遇到的灯塔,因为哪怕在狂风暴雨中都精神抖擞地站在那里,才令他找到前行的方向,终于感到进步的安宁。

       原来是这样。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强大。

       这就是他想要的强大,是光凭想象想象不到的,即使他还不知怎样才能得到这样的强大,但是他胡乱努力而不知走向何处的过去种种,是被那个人出手的瞬间击破了,正是所谓的有了目标这种事。

       那正像是唯一的希望一样。

       是他所渴望的,明确的目的,明确的初衷,还有明确的最终目标。

       能有这样的力量的话,他一定可以成功地报仇,他渴望那样的力量,哪怕穷尽所有方法……没有力量的话是不行的,他需要更多力量,更多更多的……他之前不知道要多到怎样才好,然而现在只要想着和那个人一样强便好,或许这令他轻松了……

       但是他想要更多的更明确的……譬如明确的能达到目标的方法之类的东西,他会因为不明确而彷徨忧虑,他讨厌那样,他必须报仇,他需要明确的决心而不是优柔寡断,譬如他的机械的身体——对,更多的程序化,目的方法结果最好一条条罗列清楚组合成命令,这样便能心无旁骛了。

       于是他入驻那个人的家中,费尽心思地想要去究清那个人逆天实力的缘由,不断重复修行对决和研究,日子过得比过去的四年更为忙碌,他终日绷紧神经,不断不断追求强大,直到某一天,他的日记微妙地记录起那个人把自己关在厕所里费了好半天才在极力避免拧断门把的情况下成功取得外援的这件事,当他带着笑意写完这件事,沉浸在其中乐得不可开支了一个小时之后,当天晚上就失眠了。

       他意识到,他开始将目光投入到一些本不应该在他探究那个人的实力过程中出现的微妙细节,最近的日记偶尔让他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处于什么原因,他并不知道,但是这恰是令他辗转反侧的,或许是因为他心底认为这是他变强所必需,也是……那个人的任何生活细节和性格都有可能是变强的必备因素……

       然而对于自己的思考仅十九年的杰诺斯并不知晓,这便是他开始去了解埼玉人格,了解埼玉这个人的起始了 。

       无论是埼玉去特卖路上焦急的表情还是特卖抢买成功后灿烂的笑容,修补自己的英雄服装时纠结的表情还是被他将衣服从手里拿走立刻便熟练地进行修补时傻愣愣看着的纠结的表情,甚至这期间的诸多不相关的动作举止,甚至埼玉爱吃的菜喜欢的衣服的样式,他都无法停止地进行记录,并感到了……空前的快乐。

       他对于自爆的意愿,也发出得越发的少了……在他进行战斗的时候,总会想起埼玉的事情,然后就能动力满满继续工作下去,他逐渐地相信起来,相信埼玉的一切值得他学习,他渐渐少去担心构筑牺牲的觉悟的其中困难,渐渐能够恢复全力战斗了,他甚至常常在高压下感到心情轻松,这一定都是因为他学习了老师的轻松的心态吧……

       老师实在是值得他尊敬爱戴的真正的强者,他偶尔甚至会想到要终身追随老师……他怎么会这么想……他还有血海深仇……

       房间里关于埼玉的东西越摆越多,杰诺斯常常一边摆弄着限量发售(其实是滞销产品入货也少)的埼玉的粘土,反省自己是否总是在依赖老师,有没有做好家务等工作。

       以及粘土的质量好得有点让人不爽,到底那些人是怎么知道老师的背后有两颗痣的……可恶……连老师这样隐秘的身体细节都知道……有机会一定要去对质清楚……

                       ——以上来自已经忘记周边制作厂商的数据均来自英雄协会提供的体能测试数据的气昏头的杰诺斯君。

       在许多次地拼命战斗失败,被埼玉带着残骸去找博士维修,感到负罪感而继续老套路拼命改装维修,和往日做着一样的事,但是心境已颇不同的新的境况下,杰诺斯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的转变。

       某次被埼玉险险救下的杰诺斯,在看着埼玉战斗的背影时,一边感受着对于只有他一人先行知道这份强大的骄傲,一边对于自己支离破碎之下仍能保持轻松心态而吃惊……是这样……那种看似懒散随便的态度,让他感到那个人总是有所余裕……让他看不到底的实力……令他总是心怀希望……

       原来如此……

       老师的存在让他感受到了希望……他见识到强大实力所能到达的极致的模样,让他相信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都可以被打败,只要老师在这里,就能让他感到这种希望……

       让他知道,无论什么事,总是有办法去解决的,让他知道了绝对去信任的滋味,他以前从来没有,也从来没有想象过……可以这样相信一个人,有人能让他相信至这种地步。

       他迫切复仇急躁的心,渴望变强彷徨的心,在犹疑中矛盾中找不到变强的目标而失去方向,怀疑自己的初衷的心,被安抚着平静下来,不再那么尖锐地去寻求突破了。

       满身尘土的埼玉转过身拍拍身上的土,大踏步地朝他走过来,用两只手抱着他的残骸,对着他看起来意识依然清明的双眼瞅了一会儿,仿佛舒了口气一般放松了面部绷紧有些不同寻常的面部表情,摸着他被烧得有点发焦的头发,然后对他笑了笑。

       “真是努力啊,杰诺斯。”

       他失神在埼玉昙花一现的少见的表情和话语里好一会,直到被埼玉抱着走到小区楼下才恢复正常的意识,但是脑子还是像被猛烈撞击过后一样迷迷糊糊的。

       看来还是有少许伤到意识了,家里有备用零件,也有这样需要劳烦老师的时候啊。

       但是如果还有机会……

       没有损毁的面部情感表达机能让杰诺斯的脸稍微泛起了一层红色。

       ……

       ……不不不,当然不是为了看老师的笑容……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