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回家晚了,他等在路口



      没想到英雄还有出差这项任务啊,简直和上班族一样……

      刚接到杰诺斯出差四天的简讯时埼玉的确是这样吐槽的,三秒以后他重新确认了一遍这条讯息,然而却还是原来看到的内容……总觉得没有实感。

       说到杰诺斯出差什么的……

       想像了一下杰诺斯西装革履,拉着手提箱架着副眼镜一副赤裸裸的“I'm workaholic”的场景他就觉得违和感很……恩?然而并没有违和感?

       ……不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现在——已经是四天后了,是的,已经四天了,他看着手机上那条短讯……准确来说是又看了一遍手机上的那条短讯,就莫名焦躁起来,在室内渡了一圈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脑子里开始浮现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思考。

       一天……

       一天啊……

       一天到底有多长来的……?

       啊,对了,早餐加上午餐再加上晚餐那么长吧……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自己下厨了……上次下厨做的是什么来的?哦哦……对了……昨天随便下的面条……是了……杰诺斯出门了……

       他站起来,拍拍松垮垮的短裤,计算着也快到准备晚餐的时间,便径直走进了厨房,这次他终于是确确实实能掌勺了,再怎么说杰诺斯没来之前,还有杰诺斯刚来的时候,他也是进得了厨房掌得了勺洗得了衣服搞得了卫生的……

       往事不能重提啊……

       四天已经足够他重新摸清厨房,被照顾(侍奉?)的生活并没有完全剥夺他的生活能力,他还是可以麻利地使用着厨房的,他煮了一锅咖喱,闻起来味道还不错,看来他还宝刀未老,以后也不能光等着吃,经常也像这样下下厨的话倒也不错,虽然完全和杰诺斯的手艺没有可比性就是了……

       说真的杰诺斯煮的乌冬真的是绝品啊,那小子怎么练出来的……

       话说他怎么老想着杰诺斯?

       把煮好的东西放进了冰箱,埼玉坐回客厅拿起了漫画,强行把思路专注于画面上,然而却一眼看到一个半机械体的角色,变形的身体里伸出各种各样的武器与敌人游战,但是变形时间的变化周期太固定而且缓慢,被那速度型的敌手几个回合便找到规律且抓住了先机,一剑被砍翻在地,同样是使用机械,杰诺斯的技能明显比这个看着舒心多了,零件的痕迹都比较整齐,而且能够按照自己的意识对自身速度进行调控的,相较灵活一些……动作也都比较自然……帮他进行改造的人可真厉害啊……

       这么说来,杰诺斯最近的速度提升得很明显啊,已经提升到需要他用眼睛去试着捕捉了……

        所以说不要再想杰诺斯了啊……时间不是过得更慢了吗?

        从今早早上起床就一直都是眼下这种状况的埼玉终于被莫名的焦躁逼急了,他扔下漫画,想用两只手挠挠头顶,又硬生生地把手从光溜溜的表面收回来,于是他索性躺下,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听着挂钟滴滴答答地响个不停,然后他终于在心底哀叹了一句——

       杰诺斯怎么还没回来……?

       这也……太晚了一点吧……都快八点了吧……难道杰诺斯还会迷路什么的?或者……恩想想看这边小区的路是有点七拐八拐呢……他上次也绕圈子找不着路……迷路也是很有可能的吧?

       他还是去接应一下比较好。

       于是埼玉出了门,几秒后站在了公寓楼外不远处的路口处,今天分外的热,即使是夜晚也让人心神不宁,路灯下就站着埼玉一个人,Z市人口本就不密集,这个地区又尤为荒凉,所以几乎过了下班时间就没有行人了,街上空荡荡的,不单只是路灯下,整个街区就只有这片亮光下能看得见人影,或许只是光头反光足够显眼,或许现在人们都在家中吃晚饭,然而只有埼玉是等在路口罢了。

       几只蛾子绕着灯光飞舞,黄色的翅膀振动着,在埼玉的脑袋上投下几朵花一样形状的浮动的虚影,天色更黑了几分,街道两旁的树被吹动而沙沙作响,然而寂静的街道并没有第二个人的呼吸声存在,更没有一直被等待着的靠近的脚步声,埼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他觉得有些无聊,而且昨晚并没有睡好,他有些困了。

        他把身体靠在灯杆上,莫名就感到被风声所催眠,有规律的夏虫的鸣声如同催眠曲一般,几秒钟不到他眼皮就打起架来,再过了几秒他就靠着灯杆睡着了,夏日的晚风吹拂的力道实在令人不得不乏困,埼玉睡着睡着便开始做起梦来。

       他梦到杰诺斯站在他面前,然后突然就变成了一只豹子,他发出一声惊呼,随即想上前看看究竟,然而杰诺斯所化的豹子忽地一下就跑掉了,他拿着杰诺斯爱吃的的咖喱在后面追然而却怎样都无济于事,然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是用四只小短腿跑着的,原来他是一只猫。

       等他回过神,豹子已经不见踪影了,他用猫才能发出的叫声喊杰诺斯,然而那些喵呜声连他自己都听不懂,他绕了一圈,尾巴耷拉下来,咖喱和杰诺斯都不见了,他只能趴在地上百无聊赖地舔舔身上,然后蜷成一圈,把头埋了进去。

       他还是没有毛,身为一只猫,这有点过分,他趴了几分钟,就感到有一块凉凉的触感并不怎么好的东西覆盖他的身体,用点力地磨蹭着他的皮肤,他知道是豹子回来了,因为豹子舌头的触感他是很熟悉的 。

       “……杰诺斯……”

       果然是回来了啊,埼玉一睁眼就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奇异的梦境里的场景还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恍惚了几下,然后开口:“你能先放手吗?”

        于是杰诺斯立刻松开了对埼玉的拥抱,慌慌张张地向埼玉解释他眼中失礼行为的缘由,然后又说到飞机晚点或者路上耽搁之类的话,但是又仿佛是想起最早相遇时的二十字限制,又静了几秒,然后说到:

        “我不知为什么,就是很想要抱着老师。”

        啊啊,不回家开空调不行了,肚子也饿了啊,咖喱热了就能吃了……

        埼玉感到耳朵都发热起来,立刻便招呼杰诺斯回家,漫无目的想着家里的事情,连脚步都快了几分。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