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在沙发上小憩醒来时身上的被子

        这次的潜入真是顺利得可怕啊。

        拥有高超技艺的忍者索尼克君吞了一口口水,操纵着雌雄莫辩的身体灵活地拐进了某个狭窄的小阳台,当他一脚踩在阳台的地面上的时候,突然有种全身汗毛倒竖的感觉。

        他第一次像这样脚踏实地地潜入这里,这感觉着实微妙,但这种感觉还不至于动摇他的慎重与决心。

       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明白所将面对之人那份令他兴奋到颤抖的强大,他将手脚的动作放得更轻更快,比飞虫更为无声无息地潜入了房间里。

       哦?他在……真是好极了,这次要叫他插翅难逃。

       感受着室内的气息,索尼克狞笑着一步步接近沙发,他已经能感受到因接近强大的宿敌而沸腾的自身的血液的热度了,那热度甚至还在逐渐升腾,以至于他产生出自己的配刀鸣叫着渴望出鞘的错觉。

       马上,马上他就会拥有一场梦寐以求的战斗,他迫不及待要击败那个让他恼火的这个家的主人,那个秃子——埼玉,他甚至已经期待起总是呆若木鸡毫无波澜的那张脸上流露出受挫的表情的时候……那是最令他兴奋不已的。

       ……甚至比击败那个强大的存在本身来说更重要。

       ……所以,天知道他正面面向沙发准备正式提出决斗挑衅的时候心里有多么恼火。

       埼玉,那个该死的男人……不!那个秃子!亏他耗费了那么大工夫和那个现在终于出远门看门小狗游斗那么久,还专门挑在午后四点才来进攻……这个混帐……!

       他竟然睡着了?不但睡着了还睡出了那么大一个鼻泡?!

       简直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里,一脚没踏着台阶,索尼克感到了空前的无力感,以至他差点摔倒,他强行使自己醒醒神,振作一些,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强烈的愤怒。

       他死死地盯着埼玉那张熟睡了完全放松的脸,火大得简直想直接一脚踹过去,可惜他知道这么做恐怕没有什么效果。

       ……啊啊不行实在是火大,果然还是斩了他吧……说到底他为什么非得为这种事情激动成这样啊……话说哪个英雄会在下午四点还睡午觉啊?!好烦啊混帐,可恶!

       ……

       这样果然完全不行啊……

       得找点乐子缓解一下心情……

        ……啊……这么说起来……

       索尼克君又流露出他友善的招牌微笑,脸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哼哼哼……那个出远门的烦人精不是有写日记(从观察者的角度来看是普通的日记)的习惯吗?看他不揪出那小子的把柄来……以后就用那些东西来解闷好了……

       他找出了杰诺斯珍藏已久藏在不显眼的地方的笔记本,斯托卡属性侦遍埼玉家生活细节的索尼克君充分发挥了职业优势,做了一件他这辈子最作死的事。

       那就是翻看执念惊人的杰诺斯君的私人日记,再强调一次,是执●念●惊●人的杰诺斯君的的私●人●日●记……

       对,可惜等索尼克君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索尼克君甚至已经感受不到自我的存在了。

       这与其说是日记或者笔记真的不是什么应当被封印的魔书吗?这边简直是言情小说一样的描写为什么会被用来专门描写某人的头顶啊?为什么图文兼备啊为什么画工那么好啊?话说为什么画出来的明明百分之百可以确定是埼玉但是能画出这种完全不认得的像是上帝一样的气质啊这已经是神级的画工了吧喂这货为什么要当英雄啊?

       话说简直字里行间都是 “老师好可爱”这种刷屏式的赤裸裸的告白啊……这什么……这真的是这个次元的东西吗?

       索尼克君最后在读到“埼玉老师睡着时候的脸实在是非常吸引人,睫毛会有规律地跟着呼吸颤动,因为脸窝在布料里会显得脸圆一些所以有时候说梦话会像窝着的家猫一样,尤其是睡在沙发上时,那实在太过完美……”一段时终于默默地合上了书,并有生以来第一次反省自己的好奇心。

       异……异世界的大门刚刚好近……

       冷汗一下子就从索尼克的额头上冒了出来,对于自己的大脑还和自己平常的认知一样在思考感到莫大的欣慰,但是他没有因为这种强力的打击而完全放弃思考,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

       顺便还利用他连自己都骄傲的敏锐的观察力发现了埼玉缩了一下身体的微小举动,甚至能大致推断出是因为时间推移气温下降感到冷……所以说真不愧是他……话说为什么他下意识找了条被子……?

       看着埼玉整个身体卷着那条本来叠得整整齐齐的可怜的被子,像只大条的白色的虫子一样在沙发上扭动了几下,接着发出了几声意义不明地喃喃声……

       索尼克的脑中突然浮现出杰诺斯在日记中的描写:脸窝在布料里……像猫一样……

       诶……?

       好像真的是这样……?

       话说回来……埼玉这家伙的脸真的有点圆诶……也是啦这家伙这么懒……而且还是秃头……

       索尼克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慢慢靠近埼玉的脸颊,埼玉不知梦见什么脸鼓起来像是咀嚼一样抖动了几下,于是他的手也用和抖动同样的频率颤动了几下。

       ……睡脸……

       ……睡脸……看起来……

      然后索尼克听到了钥匙进锁孔哗啦啦的金属音,是杰诺斯,杰诺斯出了一天的远门去看望库赛诺博士,现在回来了,想象着埼玉在家中的活动,急切地打开了房门。

       他一进门,就只看见在沙发上睡着的埼玉,原先在的索尼克已经不知所踪,然而开门的声音有些吵闹,埼玉已经在慢慢醒转过来了。

       “唔?杰诺斯?你回来了啊……”下意识地把身上的被子看作是杰诺斯的杰作,埼玉暗暗在心里稍稍地愧疚了一下对于杰诺斯忙碌了一天回家还要顾家务这件事上自己的失责,然后他看到了被子上有着被刻意写上的巨大的英文单词——poached  eggs(水煮蛋)……

       ……?!!

       所以说索尼克君怎么会什么纪念都没有留下来呢?但是此时在城市里灵活地高速穿越的忍者恐怕会有比他恶作剧给别人带来的困扰更苦恼的事情吧………

       那一瞬间不自然的慌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脑海里……还尽是杰诺斯笔下的关于埼玉的描写呢……

       这样的疑问,果然很纠结吧……

评论(1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