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买回来的是你最喜欢的口味(狂OOC)

       对于英雄而言,拥有过于在意重视的人无异于给自己创造死穴,尤其是真正拥有可以树立强大宿敌的实力,渴望于战斗和行使正义的英雄中的明星们,对,而且是人气很高的英雄,像杰诺斯一样的。

       情感对人的感染是潜移默化的,却无疑永远是猛毒,带有强烈的腐蚀性或者说是放射性——简直就像是核辐射一样,被烫伤的心灵的表面死了几层细胞,渐渐化为水,你会为此心悸,会感到窒息……那是让一个人最深刻地感到自己不过就是个人的奇妙的东西,却也常常为人类的感受带来甜头,着迷于其中之时,会比海洛因更加难戒。

       综上所述,全是杰诺斯的经验之谈。

       更纠结一些认真来说的话,对象是他的老师,也是怨念的源头,不不不,师道尊严尚且先不论好了,同性也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或许吧……

       至于他的老师,埼玉的实力……那是根本不可能被怀疑的绝对强大,所以他担忧的自然也不会是埼玉因为他的仇敌而被伤害……不这点即使是老师很强大还是会担忧的!

       但是问题还是……最严重的问题果然还是在他自身……是他最近的心态的问题……

       三天前潜进Z市的怪人,那个不怎么强的性格恶劣的怪人,竟耗费了他那么多力气才勉强解决就是最好的例子,因为他放不开手脚战斗,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可怕的事,他害怕自己在完全了解对方实力之前会起自爆的念头,害怕自己死掉,害怕自己或许哪天就不能再走进那间二十平米的小客厅和忙碌各式各样日常事务(其实是看漫画、打游戏、锻炼、圈特卖日期……)的埼玉再一次打一声招呼了,这令他惶恐万分,常在梦里回想起枉死的家人朋友,以及不断嘲讽着他的懦弱的仇人,那个残忍的杀人者……

       他构筑的为了复仇而存在的和他钢铁的外表一样令他觉得足够坚硬的钢铁一般的仇恨心和决心,出现了被电解腐蚀一般立竿见影的溶解,而另一极的他对于老师的感情则渐渐愈发深刻,甚至偶尔一点接触不到和老师相关的事物,他就会趋于发狂,他人接近老师的时候也开始嫉妒起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变得越发奇怪,他不应该这样子,他大仇未报,又身为英雄……

       他把自己打造成非人类想要如机械般坚定不移,然而还是没能挽回自己渴望回归的人类之心,那么脆弱又卑鄙的心灵,竟然会去那样地思考保全自己的过分的事情,明明四年前的灾难还历历在目,怎会如此过分……

对自己的内心降以无比的罪恶感和愧疚,杰诺斯发誓要改变现状,他不能再肖想老师的事情了,他要克制住自己,做好自己的角色,守好弟子的本分,必须要变强和复仇,这才是他应当做的。

       于是第二天他真的开始下定决心地不再找机会触碰老师,也不再有事没事找机会以非与提升实力有关的理由来搏求接近的机会,他成功做到了这些,直到埼玉下午听从特卖的召唤出门,杰诺斯才从紧绷的神经系统中得到了稍许松懈。

       明明只是半天的克制,竟让他感觉像是煎熬了一周一样,他无比唾弃自己的抑制力,一边把思路规整到中规中矩的对于埼玉实力的研究,一边抑制自己的种种逾矩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开始渐入佳境, 以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已钝痛得嘎吱作响的大脑神经……

一整个下午,杰诺斯都如此克制地一个人在家中整理思绪。

       直到准备晚饭的时间,埼玉才回到家。

       然后埼玉就径直走进了厨房,竟然比杰诺斯的动作还快了一倍。

      “……老师?这些我来弄就……!”杰诺斯慌忙迎上去,但是在一脚踏进厨房前却对上了一个光溜溜的脑袋。

      “行了,你就坐那等吃吧杰诺斯。”埼玉就这样把杰诺斯支出了厨房,剩下一个因为无法在家务事上帮忙杰诺斯君孤零零地呆在客厅里,虽然他真的很期待老师做的菜,真的……

       虽然失落但还是略带幸福地脑补了一下埼玉的厨房围裙装,那一定是非常……不行打住……!

       对,没错,身为弟子理应为老师做更多事,他应该更加感激和失落自己的无能才是……以后绝不能再有这种懒散的想法……

       虽然这么说,却是心中满怀期待眼睛一眨不眨地等着埼玉走出厨房的杰诺斯,从某种角度来说果然还是弃疗比较好……

       这大概也是在吃了第一口饭菜之后才后知后觉桌上有些什么食物的原因吧,然而待他定睛一看,就发现那些竟然都是合他口味的东西。

       他猛地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埼玉,只见埼玉有点不自在地避开了和他的对视,用筷子夹了一口菜,目光不自在地上下飘移了几下,然后就摆出一张不在意的脸,用不在意的语气问道:“额……那个……感觉……怎么样……?”其实还是流露出在意了。

       杰诺斯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立马很认真地回答:“是的,非常好吃!”然后扒了两大口饭以示态度,目光灼灼地表达自己对这顿饭的喜爱和感激,显然,这使得埼玉不好意思起来。

       然后埼玉就笑了,也不知是无奈还是开心,但是这笑容搅得杰诺斯心中颇不安宁,杰诺斯觉得自己快死在埼玉的笑容下了。

        ……您这样……我怎么下定决心啊老师……

       胸中积聚着不知是苦闷还是狂喜的情绪的杰诺斯,在恋爱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