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起床后桌上的一杯热水

       其实埼玉并不是一开始就像现在这样四体不勤的,他可以自己做家务,自己做饭,英雄服装也是自己缝制的,虽然并不是特别勤奋,也不是特别精通这些技能,但是至少能料理好自己的生活,之前虽然是一个人生活,但从没有什么特别的不方便。

       当然,那是之前。

       埼玉在第一百零一次厌恨自己的懒惰起意整理阳台被杰诺斯抢先之后,表情沉痛地看着手里漫画上被敌人的激光束穿透了身体的代表正义一方的主角大约十秒,然后就听见了弟子写字的沙沙声……

        ……果不其然,杰诺斯拿着那本样式熟悉的笔记本,以如以往一样奇快的笔速记录着些什么……

        “……杰诺斯?”

        “是的,老师。”

        “我记得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吧……?”埼玉一边说着,一边目光不离杰诺斯手中摆动速度丝毫不减的笔杆,不……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那上面记了些什么……真的……

       “……不……老师即使什么都不说,一言一行也已经足够我借鉴学习了,老师的言行品质和能力,是我终其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请务必让我学习一二。”杰诺斯的语气满是不可挑剔的恭敬,脸上甚至还挂着满足的笑容,听了他的话,埼玉的表情……更加沉重了……他索性合上漫画,去日历前回想最近做记号的特卖日期去了。

       而杰诺斯还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之中,维持着奋笔疾书的姿势。

       老师连看漫画都饱含着的正义的责任感的眼神,那真是太高尚了……对于同样背负正义之责的同伴被险些击败的义愤,哪怕相隔一个次元也如此鲜明……这样发自内心的英雄的责任……不愧是埼玉老师……

       没有注意到自己虽然在记录,极尽赞美地在纸页上编辑着令人难以直视的文字,目光却总是有意无意看向埼玉的背影的杰诺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只是单单想要记录这样的细节,而是内心深处不断催促着让他走近一些……再……走近一些……

       然而这样的信息还是被无情地忽略了,杰诺斯终究只是在坚持记录埼玉的看漫画的姿势和眼神,而日历前已经研究日期很久了的埼玉,其实只是在面壁思过。

       在追忆了自己生活的数年间所曾拥有过的勤奋和独立,杰诺斯刚刚住进来的时候两个人商量过交替日期处理家务的日子之后,埼玉对于他变得如此懒惰的现状感到越发沉痛了……杰诺斯的照顾实在太过具有侵略性质而且完全找不出任何毛病,属于在一起生活的过程中渐渐变得趋于完美的类型,简直就是无微不至……

       他明明……是年长的一方……应该反过来他照顾年幼的一方才对吧……

       埼玉把头垂得更低了一些……

       他是该下定决心治治自己的懒了,这样下去完全不行!他要改!一定要!尽快地……!

       “老师……今晚吃咖喱可以吗?”

       “……啊……那个……我……”今晚我来做晚餐!强行压制着期待咖喱的雀跃之情,埼玉就差半句话没说出口,却还是被杰诺斯抢了先。

        “……这样啊……虽然说本来计划做咖喱但是……那我还是准备乌冬面的材料好了……这样可以吗?老师?”

       “……哦哦……好……” 败给了乌冬的诱惑,埼玉无力地(?)咽下了到嘴边的半句话,不……应该说是非常快速地舍弃掉了从晚餐开始变得勤奋起来的念头,之后沉浸在弟子的厨艺里,直到睡前才想起自己沉痛了大半天所为何物。

       躺在被窝里的埼玉啪地一下把自己的手掌拍到了脸上,捂着脸觉得自己不能再好了。

       明……明天开始……一定要……!

       ……

      然而第二天一早,埼玉迷迷糊糊爬起来,顺手一抓就抓到一杯热茶,顺口就喝下去了,温度和口味都调得刚刚好,以至于他喝完了茶水才猛然想起……他昨晚的自立宣言……

         ……

        这样完全不行啊……

        埼玉心想着至少茶杯要自己洗,他低头看了一眼茶杯,杯中泡的茶是典型的茶叶包连着细线和标签的那种类型,他今天不知为何特别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标签上的“生发饮品”的字样。

        ……

       …………

      他真的要回归勤奋,他说真的。

      埼玉的眼神从沉痛懊恼变得坚定十足,甚至在瞳孔里都能看见闪烁的火光,看来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

       “老师,早餐做好了。现在吃吗?”

       “……吃。”

       当我没说。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