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终于有新剧情了了了了了了!!!!

一把剥好的松子仁

……其实之前是在贴吧写的文题然而因为太渣不敢放……但是还是想放一篇试试看……就闭着眼睛点了一篇……而且是最不明觉厉的……【……请尽情给予批评意见……】

     
      他并不知道他此时在干什么。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手上一刻不停地剥着松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侧过头的时候明明旁边已经剥好了小山般的一堆,可是他剥着松子的手还是怎么都停不下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手法这么熟练,剥好的松子仁很快地在他面前越垒越高,而他似乎很是期待着达到所想要的数额的那一刻。

       真是奇怪啊。

       一有意识起他就开始不停地剥着松子了,完全没有闲暇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和自身的状况,虽然剥着松子的手闪着金属的光泽,卡着松子细小的缝隙掰开两片滑溜溜的壳时会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这也是颇令他感到惊奇的,他的心中满是对没有在清醒时抬头去看的外界的好奇,然而有什么东西总阻止他听从内心的召唤,他始终都未抬头,专注于一堆缩在壳里的松子仁。

       对,松子仁,这实在有些荒谬,他明明没有觉得松子仁比了解眼下的状况更重要,可是他的身体却一动不动,手指不屈不挠勤奋地动作着,好像全身的骨头除了指骨和腕骨之外都坏掉了一样……不,他没有骨头……他只有冷冰冰非血非肉的材质不明的框架,而他此时明明没疯,却对这么一具超现实的身体熟视无睹,竟然只是在剥松子?!

       明明还有很多很多事情他还没有搞清楚,他是谁?是谁啊?他的身体怎么那么奇怪?这里是他熟悉的坏境吗又或是在其他的哪里?为什么他会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最重要的问题——现在坐在他的对面,在他低头剥松子的期间,一直维系着连影子都一动不动的姿势的人是谁啊?

        对,那个才是重点。

        这也是他急切地想要剥完预计数额的松子的原因,也是他为了剥出更美观完整的松子而放缓了些许速度的原因,这使他陷入了矛盾,思维变得紧张,以至手指有些颤抖,但他强行压抑住这种慌乱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比起满足自己的想法和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他更想在那个人面前表现,为那个人做些什么。

       所以在他结束了一直期盼结束的工作之后,他立刻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抬了头,若他的人造皮肤的里面包裹着的是真正的血肉,此时应该会从皮下的神经中收到精确的信号,从因为信号而扩张的毛孔中流出放松的汗水,虽然没有这么人类的反应,然而谁能说那脸上的表情是不生动的呢?被本人在本人不知道的过去丢弃的血和肉这些自然造物,仿佛一瞬间就在脸上重现了,回到了原位。

       然而丢掉的东西终究是丢弃者再也找不回来的废弃的东西吧,再过相似也终究是没有的东西了啊。

       那些因为机械短时间内的精密动作和伟大发明的敏锐触觉而造就的短暂的奇迹,维持着那生动的姿态凝固在一团悲哀的空气里,明明肌肉的任何细节都没有变动过,却再也没有那种生动的感觉了,就像被急袭的寒流瞬间冻结了一样,没有人会觉得那样的东西具有赏心悦目的勃勃生机吧?即使冰中的东西具有值得欣赏的美感也不是能打动深层内心的东西了。

       那里,何曾有人在?

       洁白无垢的洁净的空间,连一片灰尘都未曾飞进来过,耳中填满了滴滴答答的仪器的声音,景象像波纹一样一层一层地荡漾在他人造的虹膜之上,空间像是被拉伸一样压缩成小小一团,然后猛然弹开,他被拉伸改变的空间拉远了。

       他的身体或许是变长了,他看到的一切都扭曲成红蓝长条状的虚幻的场景,空间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一抖一抖,视野也在他恍神的一个刹那间变得清晰起来。

       ……

       ……?

      这里是?

      我是?

      ……

      ……

      啊,埼玉……老师……?

      ……

      不……会……吧……

      二三十平米的小居室,这里大隐于市一般生存着强大的英雄,老公寓楼周遭有着安静的环境,和埼玉老师住在这里过的日子虽然有些艰苦但是令人放松,这样啊,他原来就是杰诺斯,是埼玉老师的弟子啊……

       ……那……那松子……?

       ……

       啊……

       他剥着松子……

       老师坐在那里……

       在他对面……

       他不敢抬头去看……老师是不是也在看着他呢?不快些将松子松子剥完就不会知道……所以要快些剥完手里的松子才行……

       他真的很紧张……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然而埼玉还是不按他期望的,没等着他剥完那些松子,没有等到弟子所期待的对视,悄无声息地倒下了。

       等到他抬头的时候……

       等到他笑起来,抬起头,期望看到那个人正看着他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

        ……那个时候……?

        ……

       空白刷地一下就包围了这空间,杰诺斯眨眨眼睛,眼里最后看到的是一颗光头……

       不!……不、不……不……

       ……

————————————————————————————

       ……为什么?

       ……他非得要剥这些松子不可啊?

       简直是不可理喻……太荒谬了……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没有了解啊!

       对面那个人是谁啊?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