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主食幻璃镜(冻死),杂七杂八

【白金承】大猫承和他的白金之星

注意:
【迟到的喵喵日贺文】
【天天脑补大猫承】
【不是原著向】
【喵喵日快乐】

亚洲南部的雨林,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他作为这个这支临时组建的捕猎小队领头,刚刚突入到这里也不过一两天,虽然事先做了各种准备工作,大家还是在湿热的环境中感受到了极大的疲惫,树上的山蚂蟥趁他擦汗的时候钻进了他的后领,那玩意儿处理起来真是糟透了,更糟的是在行进的途中,出点意外还没办法立刻处理,必需先保证今天的行程。

他们是为了一头黑豹而来的。

这个世界上开始出现替身这种东西也不是最近发生的事了,spw财团一直致力于替身相关的研究,替身这种资质,其拥有者,无一例外都是些超能力者一样的家伙,作为领队的他就是一个替身使者,除了人,动物也是可以拥有替身的,这雨林里盘踞的那只黑豹就是其中之一,办理入境许可太耗费时间,他们在得知黑豹的存在后就立刻想办法偷渡来到这里,任务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已经有人把黑豹的事情几乎查了个清楚。

这次来他们是要抓活的,事先已经有研究小组给黑豹起了名字,始发现者和命名人是个姓空条的日本研究员,他用自己的姓和“承服”这个词做了个底,抱着一种仿佛给他们这个小队祈祷的心情,给黑豹起名叫空条承太郎。

……承太郎。

事先已经知道黑豹的替身白金之星有多么棘手的他,用力晃了晃头,露出苦笑。

真希望真的能像名字一样是个温顺的家伙。

承太郎的活动区域是写在资料里的,擅长隐匿的捕食者有一块相当广阔的猎场,他并不是浑身全黑,据说背上还有一块偏白的星型花纹,在他之前的先祖们都是实打实的花豹,到了他这一代才患上黑变病,在这附近的村庄说到强壮的黑豹,谁都知道是雨林里的承太郎。

黑豹常在夜间活动,如果白天找不到在几个常驻地点睡觉的承太郎,他们在天黑前必须扎营,现在正是正午刚过,他们已经进入到承太郎的地盘了,脖子上一阵被蚂蟥吸足了血的疼痛,他感觉自己正变得紧张起来。

“队长……!出、出现了……!”

背后传来队员急促的声音。

他循着声音,向着队员所指的地方看过去,视野上移,在一棵树的枝桠上,找到了那只健壮的黑豹。

那是一只绿眼睛的公豹。

他被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紧紧盯着。

黑豹的身体和皮毛都是极柔软的,呼吸带起的伏动肉眼可见,他咽一口口水,手里的枪杆被手汗浸得发了滑,他是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大型捕食者的注视,甚至来不及思考绿色眼睛的豹子有多么奇怪,他不敢挪开眼睛,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那只黑豹,不,承太郎的爪下有只吃了一半的水鹿,很显然现在正酒足饭饱。

面对的不是饥饿状态的野生替身使者,让他稍微心安了几分。

“不要莽撞,再观察一会儿,等他放松警惕。”

他下了命令,所有人往后退了一步。

承太郎没有发起攻击。

他盯了这群人类有一小会儿,然后就皱着鼻子打了个哈欠,露出嘴里尖利的牙齿和微卷的舌头,然后开始舔他被血濡湿的爪子。

小队的队长却是一刻也挪不开眼睛,不敢有丝毫松懈。
他记得情报里提及过承太郎的故事。

一般而言,花豹一胎会生下两到三个孩子,但是承太郎却是独生子,一出生就突变成了黑豹,虽然并没有遭到抛弃,独立之前却遭到了一只扩张领地的公花豹的攻击。最后是奋力跑出领地,出于侥幸活了下来,刚过半岁就开始了自己的独立生涯。

但是本应该忍饥挨饿非常悲惨的幼年,承太郎他却过得很滋润,几乎没有一顿不是吃得顶饱的,哪怕是那些足够强壮和狡猾的成年豹,也不能保证在雨林这样残酷的竞争环境中顿顿饱食,捕食者的食物保障是狩猎的高得手率,以及足够防范被抢食的实力,一只未独立的幼豹本应没有这样的力量。

除非它是替身使者。

承太郎现在的年龄是刚刚跨入性成熟的两岁半,在两年前,他就开始用自己的替身狩猎了。

一个天生的猎手,用替身战斗的经验有两年之久,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了。

动物的替身使者本来就没一个好惹的。

他迟迟不下命令,承太郎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从这些站得跟石头似的人类身上挪开,他在树上翻了个身,肚皮朝上,做出了一个相当无防备的动作,接着,这支小队的队长,带队的替身使者,清楚地看见一个紫色的影子浮现出来,出现在承太郎肚皮的上方。

那是个人形的替身。

紫色的皮肤上有着白色的纹路,面部就像金属一样有着分割线,身材和体型都是相当巨大的近身型,光从形态上看就是个非常强力的替身,这个看起来很强力的替身伏下身子,正一本正经地挠着本体朝上的肚子。

承太郎发出一阵“呼噜噜”的声音,眯起眼睛,前爪半蜷着,看起来就像是哪里的家猫,看来真的一副完全不设防的样子,替身所能防范的范围只有主人有意识警戒的部分,狩猎队的队长拿出几只麻醉剂,自己站着不动,由着他能拟态成小型昆虫的替身爬上那颗树,打算从承太郎靠近枝丫的背部偷偷进行注射。

他的替身拟态成了树干色的覆背螽,这次攻击可以说是相当神不知鬼不觉,如他所料的,注射器的尖端刺入了承太郎的背部,黑色的大猫瞬间发出巨大的吼声,几乎是一瞬间就翻过身来,然后露出獠牙,目光森寒地逼向了树下的一众人类。

替身的偷袭暴露了。

可是刚才注射器已经刺进肉里,强力的麻醉剂应该已经注入到承太郎的血液中了,狩猎队队长并没有因为承太郎的愤怒表现出多少惊慌,一直到黑豹从树上蹦下来,用时速七十公里的冲劲把他扑倒在地,獠牙上的血腥气扑上他门面的时候,他才知道已经大事不妙了。

为什么麻醉剂……

大猫的嘴里正传来麻醉剂隐隐约约的气味。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承太郎显然正处于暴怒之中,爪子都弹了出来,隔着衣物扎在他的皮肤上,痛得他全身紧绷,狩猎队的其他人为了保他,向暴起的黑豹发射麻醉弹,然后凭空出现紫色人影用资料上所描绘过的速度和精度,把所有的麻醉弹都扔回了发射人自己身上。

接着承太郎抬起脑袋,对那些开始头晕摇晃,委顿倒地的人类发出了怒吼。

这是威慑。

承太郎并不缺少和人打交道的经验,附近村落的人平日里敬畏他多些,但也不是没有不知死活的,他不会得罪集团生活的人类,但也绝对不会对上门招惹他的家伙认怂。

他挥起前爪,刚想下抓,看起来比他还愤怒的白金之星就窜了出来,对着狩猎队长的鼻梁狠狠地揍了一记。

“欧拉!”

把人揍得直接昏了过去。

也就一小会儿的功夫,这支小队就全栽在了白金之星手上。

舌头麻痹的承太郎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人类,动了动无法闭合的嘴巴,最后还是让白金之星帮他强行按合了,他在被注射的一瞬间停止时间吸出了麻醉剂,现在受药效的影响,无法正常地咬合。

他感觉到白金之星在挠他的下巴。

拥有人形替身的大猫对人形的生物一向不做多余的攻击,他也就没再管一地死了一样躺倒的活人,扬起头放任了下巴上的动作,承太郎并不能理解白金之星热衷于抚摸的意义,他并没有被驯养过,只知道恰恰好的力度让他非常舒服,他喜欢被抚摸下巴和后颈,因为幼年期开始就被白金之星保护着,抚摸肚子的殊荣也就放任给了这个漂浮着的古怪人类。

即使成年期以后,他捕猎已经不再喜欢依赖白金之星的力量,更倾向于靠自己的体魄,这种对抚摸的依赖还是残留了下来。

麻痹的嘴巴叼不起剩下的水鹿,血腥气很快就把擅长爬树的掠食者引来,那是条挂在树上的巨蟒,为了保证持续捕猎的体力,承太郎不会轻易得罪这缠力惊人的巨蛇,不得不放弃了他刚刚到手的猎物。

丝绸一样的绒毛流动着似的,从草叶的缝隙里挤进去,年轻的大猫从草丛钻到另一侧,向着今晚的猎区缓步而去。

紫色的替身跟在他上下挥动的尾巴后头,替他防范周围,其实大猫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但是生物的警戒还是胜不过超越生命的能量体,一直到承太郎口中的麻痹感散去,他才慢慢消失。

“嗷呜……”

那是发生在对豹来讲很久以前的事。

奄奄一息的幼豹没命似地逃出升天,那天下着雨,缩在岩缝里的黑色毛团身上带着成年豹的齿痕,血腥气引来了附近的一只巨蜥,但个头还不很大的黑豹并没有害怕,他支着又冷又饿的身体,对巨蜥发起了进攻。

在他扑到之前,巨蜥就被杀死了。

一个巨大的紫色人类把巨蜥一拳揍进了地面,让他利用那新鲜的血肉活了下来,从那天开始,白金之星就再没远离过他的身边,在他因为独立狩猎被干扰而发怒之前,白金之星代替他再见不到的母亲,提供了所有他必要的食物。

即使是到了今天,承太郎还是不能理解什么是替身。

他疑惑地发出低吼,不知道白金之星又跑到哪里去了,转了一圈之后,想起要去捕猎的事,又踱着步子,向着另一块水鹿的栖息地而去了。

反正只要他想着需要对方而吼叫,白金之星就会一秒出现,这一点承太郎知道的很清楚。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