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主食幻璃镜(冻死),偶尔磕别的

【白金承】爱

1.【在群里讨论跟替身使者谈恋爱的问题突然突发啰嗦脑洞】
2.【试图写糖,试图掩盖自己不会写糖】
 
       
        白金之星的心脏里有两份爱。
        一份是承太郎的,一份是他自己的。
        所以他的心脏比别的替身长得更加大,也更加沉,就像他比承太郎大一圈的体格一样,他的心脏也比承太郎的心脏大一圈。
        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白金之星爱着很多人。
        所有承太郎爱着的人都是他爱着的人,他爱着空条夫人,爱着徐伦,还爱着所有在他身边的同伴,即使跟这些的分量比小很多,有些不足似的,承太郎本身也爱着自己。
        白金之星拥有的爱的另一份,仿佛是为了弥补这点不足的分量而存在的,以至于白金之星对承太郎和承太郎所爱的人拥有同样分量的爱,他的心里有两份爱。
        他一直忙着去爱跟承太郎有关的一切。
        所以白金之星的心,就像铁块一样坠着,这颗心所告诉他的一切就是他的一切,他的行为也像铁块一样冰冷硬气,让人感觉不出他心里有爱,他是个听话的,可靠的替身,也有人评价他天下无敌,他拥有爱,但是没人知道。
        但是白金之星知道自己有两份爱,也知道自己爱着承太郎。
        他从来都听承太郎的话,满足承太郎的需求,随着自己心里的爱付出行动,和承太郎一起去爱承太郎所爱的人,给承太郎的爱和承太郎给的爱加起来太沉了,白金之星没有闲暇再去爱自己。
        白金之星的爱是不求回报的。
        “那才不是爱吧。”
        承太郎经过可以躲雨的咖啡厅的时候,隔壁桌的两个顾客正在和失恋的同伴讨论着。
        因为雨伞坏了,白金之星被叫了出来,研究那几缕不明原因缠在一起的细铁丝。
        “一直不求回报的话,对方根本不会珍惜你的付出吧,不求回报的爱根本不对等,只是一厢情愿,对方注意不到你的心情,离你而去不是一点也不奇怪吗?”
        “……我说,稍微说得过头了吧。”
        白金之星拆好纠缠在一起的线,那边也传来了女生低低 的泣声,承太郎点了一杯咖啡,隔着玻璃看外头的雨幕。
        他手头上拿着的是刚刚整理好的海星论文,从杜王町回来以后,他总算可以稍微甩开些替身相关的工作专注一下他的研究,去往学院的时间还有富余的,他打算喝完这杯咖啡再走。
        人近三十精力有点下降了,通宵写资料,让他稍微有点累。
        在他刚刚觉得疲惫的时候,白金之星的手指就已经在他的太阳穴上贴心地揉动起来。
        一会儿结束了,要不要顺便去徐伦的小学看看呢?
        咖啡的清香和店内的氛围让他放松下来,紧绷了一整晚的思绪有点飞了出去,他又是一趟出去了好久,徐伦肯定也长大了不少,这个年龄的孩子一天一个样,一直都是妻子在照顾女儿,觉得女儿的变化新奇的,可能只有他一个也说不定。
        在他想着问题的时候,白金之星已经开始给他的肩膀和背部做起了全套按摩。
        “……白金之星?”
        虽然按摩之后感到轻松,但他之前并没有按摩肩膀的意识,他仰头看着专心为他按摩的替身,心里的拒绝也被无视了,积累了疲惫的身体一点点的放松,承太郎却没再继续喝他的咖啡。
        他感觉肩膀上重量一轻,然后白金之星也低头看向他。
        心脏沉甸甸的。
        承太郎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心口,突然这么觉得。
        双份的东西被放在天枰的同一侧的话,那一侧总会狠狠地沉下去的。
        这样不平衡的东西,是假的爱吗?
        白金之星的两份爱,一份是为了承太郎而存在的,一份是为了承太郎的爱而存在的,他没有为了自己而存在的爱。
        也没渴望过被爱。
        他看着承太郎的脸,仰着头的视角是很难见的,帽檐挡住了直入发鬓的挺直眉毛,可以直接瞧见承太郎绿色的眼睛带着疑惑,倒映着昏黄的灯光看过来,在那底下是高挺的鼻梁,下唇略厚的嘴唇。
        ——对方注意不到你的心情,离你而去不是一点也不奇怪吗?
        是刚刚隔壁的顾客所说的话。
        本体和替身是不可能分开的,承太郎明白的事情,白金之星自然也能明白,但是在承太郎即将移开那双绿色的眼睛的时候,他还是毫无预兆地行动起来。
        什么是表达爱的行为,他是知道的。
        他吻在承太郎的嘴唇上。
        雨中的街头没有替身使者,咖啡店里也没有替身使者,这个亲吻只有白金之星自己和承太郎两个人知道,穿着白衣的海洋博士拿着杯子仰着头,以一个不自然的状态倒映在全是雨点的玻璃窗上。
        驱动白金之星的行为的,是跟两份爱有关又不同的心情,这颗心告诉他的一切就是一切,白金之星不会违背自己的心情。
        他从承太郎那里得到了很多承太郎的爱,但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的爱给承太郎,爱这种东西是很重的,跟一个完整的灵魂一样重。
        虽然很重,但他还是想要被承太郎爱着。
        他想让承太郎知道自己的爱。
        频繁地知道什么是爱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情罢了。
        咖啡杯被放下了,承太郎把白金之星的头往上推了推,自己的嘴唇碰到自己的嘴唇的感觉,实在让他觉得奇异。
        心脏沉甸甸的。
        白金之星的嘴唇有两份爱那么重,承太郎没在嘴唇上感觉到,倒是在心里感觉到了。
        这份重量还不至于把他的心脏也变得大上一圈,倒是让他拉下那颗脑袋,吻了吻思路让他摸不着头脑的那个脑门。
        原来的两份里,本来就有承太郎爱着白金之星的部分,现在加上爱着自己的部分,白金之星的心里有三份爱了。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