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老顽固

让我来发下暗搓搓摸的女装攻脑洞,P1是半截剧情脑洞,P2是不知所云后续,摸鱼很爽

P2是今天也有粮吃太太的两路人里的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的砚哥和哭唧唧的小树苗

P3P4P5是互换衣服的小树苗和砚哥

P6是莫名其妙的条漫一则

肩膀……肩膀……!(痛哭
先当适应一下小树苗的衣服

叠叠乐☆
在树苗群跟太太聊天聊到三个主角的本体重量,因为太太讲到的叠叠乐太可爱了没忍住就……!(握拳
大概是檀霜踩到黛砚的衣服撞倒前方的青槐以后发生的惨剧

【十カラ】去年的两辆日期车

《五月二日》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333923551&uk=1360822217

《五月二十二日》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950353910&uk=1360822217

最后清下小号库存的海星摸鱼

【暗表】搬运小号里一些零零散散的海星车

《关于一件童实野高中校服的悲惨的一天》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670543415&uk=1360822217

《最近真的太懒了发个口X混更》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394859636&uk=1360822217

《查了百度百科我很关心王样的毛发》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710255325&uk=1360822217

《人兽》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524534550&uk=1360822217

【おそカラ】反正都是R18就是了(搬肉)

《小松哥哥的O管教程》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056868391&uk=1360822217

《桃子》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924865822&uk=1360822217

《小蜻蜓》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933012293&uk=1360822217

《恶魔天使》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208659669&uk=1360822217

《恶魔天使2》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434017993&uk=1360822217

《揉屁股》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290930265&uk=1360822217

《机副》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306132875&uk=1360822217

《恶骑》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268876071&uk=1360822217

《恶魔社畜》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914049098&uk=1360822217

《女装攻》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070659328&uk=1360822217

【十カラ】青空的颜色(搬旧运文)

发现那个茧的是十四松,第二个知道那个茧的存在的是空松。

他们是六胞胎里唯二知道公园的枝条上结了茧的人,每天十四松早早起来,都欢快地拉着空松往公园的方向跑,偶尔他们二人会这样异常亲密地一起行动,在其他四个兄弟的心目中,不过只猜得到是十四松的棒球运动或者偶尔的日常小钢珠,茧的存在一点也没有被察觉。

那是一个淡黄色的,呈倒钝角三角造型的茧,纤细的连丝黏着在枝条上,不可思议稳靠地吊着它,茧藏在绿叶后面,那是一个相当隐秘的角度,空松不知道十四松是怎么找到它的,但是因为那是十四松的发现,他从没有觉到过意外。

他们常常穿过公园去河边的空地练习棒球,某一天十四松说那里有茧之后,他们就开始这样天天一起活动了,每一次,十四松都会蹲在路边看着那个茧好一会儿,每一天天气都那样好,每一天都是夏日青空,蝉鸣不绝,十四松看着茧的眼神就像是一松看着猫似的专注,每次蹲下就是十几分钟不动弹,所以空松每次也说着痛语站着等着,直到弟弟的兴趣转移,就又陪着他到河边的空地上打棒球,度过漫长的炎热的时间,午饭时间才带着满身的汗回家去。

夏天如同蒸笼,下雨前的水分蒸腾使炎热更甚,直像是猛添了一大把火,空松成功因为穿着黑色皮夹克出门而中暑倒下的第二天,一场携夹了狂风的倾盆大雨就干干脆脆地降临了人间。

大雨阻断了日常的行程,十四松坐在玄关打开拉门看着雨幕干瞪眼,他坐了一整个早上,午饭时间空松把他劝进了屋里,十四松像往常那样大口吃完饭,又趴在了窗台上,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外面,空松知道十四松是记挂着那个茧,他把伞拿出来,偷偷招呼十四松走到玄关,在没有谁知道的情况下冲入了雨幕。

一把伞在这样的雨势下根本挡不住两个人,空松和十四松的身上很快被大滴的雨点打湿,雨伞直如同摆设,他们用有着脆弱伞骨的伞徒劳地挡着风,在雨中沿着熟悉的路奔跑着,天空乌云密布,蝉鸣全部断绝,但是穿着蓝色衣服的空松带着十四松在雨幕中跑,大雨所应带来的沮丧丝毫没有到达十四松的心中。

虽然被打湿,空松衣服的颜色变得深了些,但是蓝色让人联想到晴天的青空,明明全身湿透,最后也没有找到理应挂在树枝上的茧,十四松在和空松湿淋淋地回到家之后却没有表现出对茧失踪的在意,被轻松推进浴室的时候,甚至同空松嘻嘻哈哈笑闹着,仿佛已经得到了什么似的。

空松原以为,这就是茧与他们两人故事的结束,虽然再也找不到茧的下落,也未来得及想象过茧内的生物是怎样的存在,却也不能算是坏的结果,十四松也没有怎样受到波动,只是像是从前不知不觉消失的很多东西一样就这么消失的其中一个东西,却在清晨被十四松叫起来,和活力满满的弟弟像往常那样走到了去往河边的道路上。

到了公园,十四松还是蹲下,娴熟地掰开了树丛,绿叶的间隙里空无一物,就如他们前一个晚上所见到的那样。

“十四松?”

“已经,不在这里了——”

“是的呢。”

“在那里——!”

“诶?”

十四松突然手指向反方向指去,空松看向他手指所指的方向,那是太阳所处的方向,强光狠刺到空松的眼睛,但还是令他看清了在树间飞舞的蝴蝶。

“……a beautiful little girl——”

在那里的,是一只黑色的,依稀点缀了些许蓝色斑纹的蝴蝶,蝴蝶的蓝色斑纹被太阳照射,薄薄的蝶翼变得半透明,使得那蓝色如同晴日的青空,完全不知是什么时候破了蛹,在午后清新无比的青空中飞舞的蝴蝶,毫无疑问非常的美丽。

发现了那只蝴蝶的是十四松,第二个知道蝴蝶存在的是空松。

他们是六胞胎里唯二知道蝴蝶存在的人,蝴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破的蛹,他们连它的蛹都找不到,空松不知道十四松是怎么发现它的,但是因为是十四松的发现,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他始终没有搞清楚,也没有意识到那青空一样的蓝色,那种半透明又纯粹的蓝色,还有十四松对于茧的执着的源头,蝴蝶飞走的时候,他们就往湖边走了。

直到一天的结束,他们为了茧而进行的,种种的活动,才终于算是划上了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