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支糖浆哈哈哈

主食幻璃镜(冻死),杂七杂八

【仗亿】【土味乡村爱情故事】第二回——亿大泰和形大兆

▲屯、屯不住


这得再说到亿大泰家的情况,也着实是有些复杂。


这要说到亿大泰他爹,就是这村出过的那个大老板,他爹当年做生意发了家,本来说好的去城里买房,留恋村里父老乡亲,就在村头盖了最高的房子,他家当时一共四口人,亿大泰形大兆俩兄弟,还有他们的漂亮母亲,可以说的上是人人艳羡,后来亿大泰他爹搭上了个叫做迪奥的英国人,说是要合作,签完这个保证,盖了那个协议,想借人家的钱做买卖,没曾想那满是英文的协议是假的,那外国人寻思起骗人可着实是厉害,亿大泰他爹这个老江湖都给着了道,这折腾来折腾去,搞得他爹欠了一屁股债,公司倒了,员工跑了,他爹酒品不好,在家打起老婆孩子来,于是婚姻也散了,俩兄弟的娘办好离婚手续那天,这爹也不知所踪了。


亿大泰是形大兆一手拉扯大的。


大兆初中就辍了学,就为了他弟上高中,俩兄弟在村头家附近开了冰淇淋店,基本就都是形大兆打点,亿大泰这孩子傻,村东张大柱有多聪明他就有多傻,虽然听大哥的话,可指哪哪不得劲儿,经常在店里啥忙帮不上,学习也不好啊考了个大鸭蛋,都不好意思告诉他哥。


他这天就正吃着自家草莓味儿冰淇淋走在田埂里,他最喜欢甜食,甜食能让他逃避成绩单和这些个糟心事,远远的,他就瞅见颗鞋拔子头,定睛一看,原来是那村草张大柱,在地里正忙活呢,他就见张大柱穿了件白背心,烈日炎炎下流着汗,越发看着帅气又能干,亿大泰一直可羡慕这张大柱,他不由得走近些,越看越觉得那大柱真是一俊小伙,他不由得就自惭形秽了,心里翻江倒海,可憋屈,一不留神就给他弄掉了手上的冰淇淋,他看着冰淇淋掉地上,变了形,鼻子一酸,站田埂上就哭了。


他没想到他这一哭,张大柱会来找他搭话,他和张大柱一直在一个学校,他知道张大柱聪明,知道张大柱帅气,知道女孩子们都喜欢围着张大柱打转,可他不知道张大柱会这样安慰同学,连冰淇淋掉了都愿意帮他再买一个,他的手给张大柱拉着,那只手还冒着汗,热乎的,他傻乎乎跟着人家,到了家门口才想起冰淇淋店就是他家开的。


他大哥看着他眼泪兮兮的给人拉着手带回家里,脸就阴了,亿大泰不敢说话,他看着张大柱拿着一点零钱就要买冰淇淋,可那点钱不够,他清楚的很,他大哥也清楚的很,更何况现在形大兆眼里训弟弟才是第一要务。


张大柱在不远处看着这兄弟俩,一个阴着脸,一个低着头,看着是要在他面前来场说教,心想咋回事啊生意不做了?攥着那几张皱巴巴的零钱,不知道要不要上去插个嘴,他冰淇淋没买到,也没安慰成亿大泰,看人家兄弟这架势,可能安慰也不顶用了。


张大柱一向不是个好事的人,人家家里人要谈话,他杵在这也不太好,他想,要不他自己付了钱拿上个就溜吧,他也没在村头这家店买过冰淇淋,想来是跟镇上一样的价,钱撂柜台上,挑了个喜欢的口味就想走。


“站住!谁让你拿的?”


大兆回头吼道。


张大柱以为他是没看到自己刚付了帐,指指柜台上那几张烂纸。


“一块五是吧?我付了啊。”


“一块五就想买我家冰淇淋?”


“这冰淇淋镇上不就卖一块五吗?”


“镇上是镇上,我这是我这。”


“那你说几块?”


“我明码标价写在招牌上,三十块。”


“啥?你怎么不去抢?”


“买不起就给我放下!”


张大柱看着这形大兆脸不红心不跳,张口竟然给他把价钱涨了二十倍,就觉得这家伙抬价未免也太不要脸,他手里还拿着人家冰淇淋,兜里拿不出三十块来,又没面子把冰淇淋放回去,亿大泰在一边不吭声地等着挨训,形大兆因为他弟的事儿正气头上,看啥啥不顺眼,瞧着张大柱这样,火噌地就旺了。


“你小子脑袋和头发一样糊成屎了吗?我说要你给我把东西放下!”


他一言不合,破口就骂,张大柱给他说得变了颜色,形大兆一把抢回自家冰淇淋扔回冰柜里,就听着脑袋后面拳声呼呼,那张大柱竟然因为一句话开始动手打人了。


“别打我大哥!”


形大兆正躲闪不及,侧里就冲出来个亿大泰,伸手把张大柱的拳头挡了去,这张大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像变了个人,没了理智,也不管谁在他跟前,没命似的挥着拳头,一边打着,一边喊。


“你说我头发咋了!”


饶是他拼了命地挥拳,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拳拳重得厉害,还是给亿大泰挡住了,这亿大泰乍一看比张大柱矮上半个头,冰淇淋掉了都要哭,可该上的时候这一上,就瞧出了不得了来了,他哥大兆就站在他身后,光这一点,就让他跟拼命攻击的张大柱齐了平,他也不要命似的防守起来,一来一回,张大柱是一点便宜没占到,再加上他失了理智,最后反倒是给亿泰一拳揍到脸上倒了下去,这一拳给他打醒了,脸侧青了一块,口腔里崩出点血来。


他清醒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亿大泰这小子,还怪有种的。


那股狂暴的怒气因为两人打上这一架,竟然是消弭于无形了,看张大柱坐在地上,没再蹦起来打人,亿大泰也就没再追击,只是防备着大柱,怕他再对大哥出手。


“不许再来打我大哥!”


亿大泰放下狠话,他占着优势,气势未消,比他平时看起来要凌厉得多了,瞪成三角的眼睛里射出刀子似的光,看得坐在地上的张大柱一愣,这种狠话并不让他觉出害怕,他也觉不出被激怒来,他呼口气,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擦擦脸上的血,又变回了潇洒的俊朗小伙。


“对不住啊,动手打人是我的不对,我赔礼了。”


他这么说着,就给俩兄弟道起歉,亿大泰给他这态度转变整得一愣,敌意被困惑挤走几分,张大柱的语气恳切,是诚心在为自己的失控道歉,亿大泰还记得张大柱愿意给他再买一个冰淇淋的事呢,只是他俩打上了一架,他没受伤,大兆也毫发无损,被揍到的反而只有张大柱,他心中一动,态度缓和下来。


“既然你这样说……”


“阿泰。”


形大兆打断了他的话。


没那么好打发的形大兆站了出来,他瞪着张大柱,一开始他就没啥好态度,现在更是没有。


“你小子倒是翻脸比翻书快,三言两语就想道歉了事?我告诉你,想在我跟前糊弄我弟,没那么容易!”


形大兆身形其实比亿大泰更魁梧些,他兄弟俩常年打理自家店里,肌肉都是锻炼开了的,如果不是发型遭到贬低激得张大柱怒发冲冠,他偷袭也不会对这家伙出手,张大柱自知他在这上头理亏,也不吭气,只是低头听着,然后再适时道上声歉,这小子显然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比亿大泰要油得多,搞得形大兆都不知道从哪发火。


“滚滚滚,别打扰我做生意!”


形大兆坐回柜台后面,单手撑着脸,不爽地对张大柱下了驱逐令,态度差得像在赶一只苍蝇,张大柱多站了一会儿,见大兆没有别的话讲,这才转身走掉,他身后站着个满脸纠结的亿大泰,他走过亿大泰身侧,就听到小小一声。


“对不起啊,把你脸给揍了。”


把张大柱都说得呆了一下。


“没什么对不对得起的,兄弟,你那一下挺爷们的,真的,我刮目相看了。”


他可能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可他自己不知道,话讲完,头也不回就走了,没去看亿大泰脸上是怎样的神情,自然而然的,他也就不知道,亿大泰站在那儿一直目送他,一直到他消失在村东拐角才回去。


【仗亿】【土味乡村爱情故事】第一回——村草张大柱

▲是群里的大家一起讨论的土味乡村爱情故事pa仗亿

▲仗助=张大柱,其余人名都有所更改

▲可能更到中间就公布群里设定的人物名单(笑死)


要说那大山背靠海的杜王村,在那附近可是名气不小。


一个海边小渔村,不仅出了几个大老板,还有那外国人频频造访,出个画小人书的都走红了大江南北不说,村里还有俊出花来的俊小伙儿,说的就是那住村东的张家大柱,公认的村草,在山背背几个村里,说到梳了个鞋拔子头的小帅哥,可没几个人不知道是他的。


张大柱生在个有点复杂的家庭里。


当年有个年逾七十的美国老汉,开私人机途径杜王山坠机,人不知怎么好端端从飞机零件里蹦出来,当时就住在杜王村张家了,那年张家千金朋子丫头才芳龄二十,在城里读大学,正巧寒假呢回家过年,人俏得很,又是个火爆个性,小辣椒似的,可招人疼,和那老汉隔着几十年的鸿沟呢,也不知怎么地就好上了,一来二回有了大柱,那美国男人却回了国,留下人姑娘家家一个人带孩子,这一带就是十六年。


所以张大柱是全村唯一一个高鼻梁蓝眼睛的男娃子,眉毛浓眼睛大,个子一下窜老高,外国人似的,村里有知识青年下乡支教的,姓孔,叫孔乙己,个头虽小却啥都懂,说张大柱这样的叫混血儿,听着老时髦了,除了孔支教女朋友油菜花,村里就没有小姑娘不喜欢他的,张大柱能干活,脑子好,人也俊,他娘朋子有文化,给他送去镇里高中念书,走读,挺苦,可那学生气就是不一样,一到傍晚,村里的小姑娘就都到村头看他放学,别说他这才十六岁,他那身板跟杂志模特似的,再一穿学生制服往那一站,嚯,那儿俊一小伙儿,还爱笑,谁又遭得住哦。


可这大柱呢,是一点不爱上学,也不爱谈对象,除了爱打游戏,就爱整他那头发,把那头发整得跟个鞋拔子似的,还不让人说,抵不住这小子俊啊,什么头发都撑得住,村里也不是没有嫉妒大柱讨姑娘家喜欢模仿他梳这头发的,那是左一个东倒西歪,右一个歪瓜裂枣,底子不够,可真要说吧,这大柱是挺怪,到了他这年纪的小伙,都开始对小姑娘动歪心思了,就他毫不在意,小姑娘给他打招呼,他给人打回去,小姑娘给他告白,他就一一回绝,村里的姑娘他恐怕是全拒绝了一遍,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人气,或者该说是更火爆了,他反正是一点不关心,平日在家给地里帮帮忙,上学的时候逃逃课应付应付考试,就是找镇上的街机厅打游戏,他外公张良平在镇上公安任职,还有两年才退休,经常给他抓包逮局里看着去,然后恶作剧一样扣个手铐,像扣少年犯一样放学时间给他提回家来,然后朋子就抽出笤帚,把这小子从村东打到村西。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那天张大柱正是周日在家的日子,也没打算去镇上,就在家帮地里干活,那日头烈得人直冒汗,生生给大柱湿透了件白背心,他擦着汗,从地里出来,就瞅那田埂上站了个人,一动不动僵着,他一好奇就凑上前去了。


“兄弟?你没事吧?”


他凑近点看,那个背影还看着挺大块的,个头都快赶上他了,他看着看着觉得眼熟,就出声叫人了,手搭在人肩膀上,就发觉这人肩膀在抖,听他叫唤,也不回头,光把脑袋垂下了。


“兄弟你……你咋了?”


张大柱觉出有情况了,他堵到人正面去,果然,这大兄弟正哭得满脸眼泪,稀里哗啦的,他心想,坏了,这大兄弟怕不是家里有谁出事了咋哭成个这呢?忙不迭地开始安慰人,可又不知道人家啥情况啊,说啥啥也不对,也只好杵在那干着急,他一边想啊,一边瞧着那张花脸,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几分眼熟,再这么定睛一瞧,这小他一号似的头发,这脸上两条线,哎哟,这不他隔壁班亿大泰吗——就那个,考大鸭蛋的。


怎么亿大泰在这哭上了?


“你这是咋了,不敢拿考卷回家吗?”


他想哪说到哪,就听见亿大泰哭鼻子的声音小了点,张嘴努力抽了两口气,还是说不出话来,然后指了指地上。


地上有个化了一半的冰淇淋球。


这张大柱就有点傻眼了。


“我说亿大泰……?”


他想说点啥,他看看亿大泰皱起来,还是憋不住眼泪的脸,再看看他手上的空甜筒,然后转回地上那个冰淇淋球上,又把想说的话憋回去了,亿大泰哭得像天塌了似的,哭得大柱都没法在他面前纳闷儿了,他想了想,拍拍亿大泰的肩膀。


“多大点事儿,别哭了,我给你再买一个去,成不?”


“……欸、欸?”


“草莓味儿的,是吧?你要介意之后再还我钱就行,走吧,冰淇淋店在那边。”


张大柱牵上亿大泰的手,事实上,这是他第一次跟同班同学手拉手,亿大泰傻傻地看着他,就这么被他给牵着走了,他俩沿着田埂走到村头,那儿有全杜王村唯一的一家冰淇淋店,店主形大兆是个辍学在家的,更年轻点的时候染了头金发,整个人无论气质还是模样,都不像个能把冰淇淋卖出去的家伙,仗助把皱巴巴的零钱递过去,说要买一个冰淇淋,草莓味的,店主却连看都没看他。


“阿泰。”


他正要再说一遍,就听到形大兆的声音隐隐是要发火,叫的却是他身后的亿大泰。


“我跟你讲过多少次,叫你他妈的不要再哭了?”


大兆皱着眉头,死死盯着张大柱身后的亿大泰,张大柱回头看去,就见亿大泰擦擦眼泪,犹犹豫豫回望回去,然后叫了一句。


“……大哥。”


大哥?


是最近的狂草摸鱼

P1是逃课失败高中生

P2是群里讨论的极道主夫版亿泰

几乎全是草稿上色超随便我枯了

老师们都太强了(我哭

蔬菜婆娘:

仗亿群接龙!p2原图 来源推特
有lof的老师我都艾特了!
1排1烫脚...糖浆老师!! @急支糖浆哈哈哈
1排2兔哥
1排3桃老师 @木北
2排1F老师 @昵称一个字母F
2排2巴老师 @🐬
2排3花老师 @种花法则
3排1涩火老师 @涩火每天都炸
3排2茶哥 @一屁股坐地上
3排3叉哥 @Cyako
4排1金属属@头皮屑强
4排2菜逼@本人
4排3小迪老师 @冰箱承太郎
超开心和老师们一起玩!!以后接着嗑仗亿!!!

茶绘了一张仗助侧脸

还有两张潦草仗亿车,点下面

https://ibb.co/album/jOEMov

【仗亿】口

感谢特老师在群里产的se tu,发车为敬

@蔬菜婆娘

度盘链接放评论

P1尝试画下散发被大清早叫起床的仗助

P2是不良男子高中生日常

今天份的摸鱼练习是性转

我今天也在爽摸鱼!!!

P1是我练习了好多天终于可以画的勾肩搭背

P2是今日份亿泰练习